我已授权

注册

陈莉:金融科技为传统金融赋能

2019-04-25 16:09:06 和讯互联网金融 

  和讯互联网金融消息 2019年4月25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办的“普惠金融国际高峰论坛”在北京举办,论坛以“数字普惠金融助力实体经济”为主题展开研讨。WeLab中国区副总裁陈莉发表了主题演讲。

陈莉:金融科技为传统金融赋能

  以下为陈莉的演讲实录:

  尊敬的各位嘉宾,尊敬的主办方,中午好!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WeLab中国区的副总裁陈莉,今天上午受益匪浅,因为我们也发布了重磅的报告,也分享了包括国内外,日本,还有捷克等等知名公司普惠金融的经验。接下来,我想谈谈关于金融科技为这个行业能带来一些什么样的赋能。

  谈到中国的金融行业,“赋能”这个词其实是非常火热的,从去年到今年它的热度一直不减。我们觉得中国的互联网和中国基础设施的发展,已经让大部分中国人被科技已经宠坏了。刚才有位日本嘉宾提到人口老龄化是普惠金融要面对的一些问题,今天我们也会谈这些问题在中国是如何解决的。第二是关于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现在也成为整个国家和传统持牌机构重点要扶持的方向,我们会谈一些案例。

  我们的使命是让我们的金融科技,使传统的金融服务得以改善,改变人们的生活。这个使命是从2013年在香港创立的时候,至今一直不变的初心,不仅通过我们自己持牌的业务去实现,同时我们跟超过200家的传统机构和其他支付类的,以及旅游业,各行各业,用我们的科技去解决他们金融服务的一些问题的实践。

  “WeLab”这个名字,可能在座的各位嘉宾不算陌生,我们在2013年成立于香港,在香港有一个目前非银机构排名第一的零售产品叫“WeLend”,中国 在内地有一个自己的品牌,主要是金融科技赋能的“我来贷”品牌,第三个,我们在2018年的时候进入了印尼,跟当地的巨大财团合资成立了WeLend品牌,从目前覆盖的区域来讲,我们们覆盖了中国内地,中国香港,以及印尼。

  谈及国际版图的延伸,有必要讲一讲我们发展的整个经历。大家都知道香港是全球金融的高地,从2013年我们初创在香港以来,是以纯移动互联网的方式服务香港的年轻人,我们当时在香港成立一个品牌叫WeLab,为香港的年轻人提供纯移动的借贷服务,两年之内迅速占领了市场,已经有5年的历史。

  中国内地的业务叫“我来贷”,我们分离成两个经营模式,2C和2B,2C主要是服务传统机构的助贷业务,2B主要是服务传统持牌机构的白牌的产品。最后是印尼的业务,我们从2018年发现印尼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以及硬件的发展,跟我们2013年的时候整个固金行业的发展非常相似,所以我们果断在2018年的时候跟当地的财团成立了这样一个maucash品牌,服务它旗下包括零售行业、地产行业等等需要金融科技去赋能的地方。

  谈及赋能,从去年到现在,很多公司都在谈,这是一个苦差事,因为从我们被传统金融机构和认可,以及延伸到其他版图,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也需要论证自己的能力。我可以讲一个数字,从2018年12月份,我在北京做过一次分享,当时服务的个人用户是3300万,当时服务的机构是107家,仅仅过了大约4个月的时间,我们这个个人服务的用户已经超过了3600万,其次跟我们合作金融科技的机构已经超过了204家。这个扩展的速度已经极大显示出,现在金融科技要赋能真正的传统金融业,已经不是春天了,已经进入了盛夏。

  右下角是跟我们合作标的性的案例,包括中国邮储银行的总行,他们线上一部分借贷产品是跟“我来贷”合作的白牌产品,包括长江和黄,等会儿我们也会提及它在全球的零售业布局的时候,跟我们一些金融行业是怎么去结合的。还包括富士康跟众安集团,大家耳熟能详的这些机构,也可以看到他们跟我们合作的身影。

  前段时间有个信息非常火,就是香港在监管局发布了虚拟银行的牌照的持牌方,相信在座的行业人士是非常关注这个消息的,至今发放了四张牌照里面,“我来贷”是唯一一家独资持有这个牌照的企业,前面三家有我们传统金融行业,也有现在耳熟能详的金融科技行业,我们把虚拟银行目前持牌的企业大概分两种类型,第一种是传统金融转型的转型,他们经历了长久的金融行业传统的发展模式,基于技术、数据,包括硬件设施的发展,向虚拟银行的模式进行转型。第二种持牌机构,就像我们的金融科技企业,还要回到金融本源,我们拿到了虚拟银行的牌照。在我们整个拿到虚拟银行牌照以后,很多业界和媒体的朋友说未来虚拟银行到底会成为什么样的模式?跟内地的互联网银行有什么区别?刚才日本友人提到人口老龄化,怎么去解决我们普惠金融的这个问题?我们知道我们银行交流和交互的方式,其实在几十年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第一种交互是我们走入线下门店和网点,第二种是互换式,使用线上的手机银行。目前仅限于我们点击,仅限于搜索,都是以文字信息为主,老年人怎么使用这些高科技的产品?的确是一个很高的门槛。我们在上周有个闭门会,演示了虚拟银行未来发展的模式,最颠覆性的是将采用语音交互的方式,实现所有财富管理,商业保险,以及股票交易等等的银行传统业务。这种交互方式我们相信一定会颠覆传统行业银行里面带给客户的体验,让更多对移动互联网的技术不那么熟悉的年龄偏大的人群,享受到真正方便的金融服务。

  未来我们将在6到9个月发布虚拟银行的产品,我们这个虚拟银行有一个口号叫作“即刻”,就是马上要获得。“智能”是指利用大数据和AI的技术创造跟交互的方式,最后是“互动”,我们要用跟客户的互动建立起来更有效的紧密的高频的联络,我们知道在现在传统的金融服务是相对低频的行业,如何能够跟我们的用户产生更高频的互动,这是摆在我们面前非常重要的课题。

  整个WeLab集团,我们在全球布局虽然已经超过了三个地区,可以简单分解成零售实践和企业实践两个方面。谈到普惠金融,我们在香港的WeLab,主要是为消费者提供传统金融信贷服务,第二块是我们内地有一个品牌叫“淘新机”,为3C用品客户提供租赁服务。我们每年中国智能手机的出货量是非常大的,但是很多人还买不起比较高价一点的智能手机,我们采用以租代售的模式,一经推出受到了很多消费者的青睐,只要付出比实际售价低一点点的租金,就可以使用最新款的智能手机。

  我刚才讲了虚拟银行,这三块业务是直接面对消费者零售的产品,我们已经超过6年的服务经验,在我们的PPT的右边,是我们集团目前银收和规模最大的部分,就是B2B服务。我们B2B服务,通过金融赋能零售和企业客户,这块主要是通过我们的信贷云平台,我们合作了2014家,包括了几十家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也包括支付行业,旅游行业,包括SaaS的服务商。第二种是我们提供一些金融科技的解决方案,从2015年开始实践B2B服务以后,会发现不管是传统金融行业还是企业,他们需要的其实不是一揽子的服务,而是一种方案,这个方案既解决了现在产业链应用的问题,同时也服务B端、C端客户的问题,我们已经有非常成熟的金融科技信贷方案能够提供给他们直接使用。

  讲到赋能,从去年到今年,很多Fintech公司都会讲到跟哪些传统行业合作,跟哪些小贷公司去合作,甚至跟P2P公司合作,金融行业赋能的能力可以嫁接到更多领域,这是我们对科技行业赋能各行各业的一个见解,包括了我们的商业银行,包括我们的持牌消金,还有运营商,旅游,出行,教育,包括非常火热的新零售。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只介绍几个已经上线的案例。

  我们会看同业和异业,从事普惠金融面临的挑战的确很不一样,我们把现在同业和异业的合作方需要的能力跟在座的各位进行一些分享,这是我们目前服务5年来的总结。

  第一个是同业,就是传统金融业,需要我们帮他们一起补充互联网大数据的采集和分析的能力,中国互联网走到现在,我们不缺大数据,缺的是有效、安全、合理的分析能力。第二部分是提升场景和建模的能力,从去年跟合作机构听到最大的一个关健词就是“标准化场景”,这个层面WeLab做出了很多提升场景和建模的一些标准化的方案,也可以供整个行业使用。最后一个是我们大数据还有整个行业面临的模型的迭代,系统的需求更新,以及像很多我们智能方案,解决人力成本很高的方案,这些都是我们同业面临的问题。在异业来说,我们今天支付行业,旅游行业,SaaS平台和物流行业,其实在他们整个链条里面也很需要我们金融服务,但是由于他们的大数据目前采集能力和应用能力,都不足以让我们传统机构去介入这些场景,所以他们需要的是线上金融产品的一些设计经验,以及拎包入主式的金融解决方案。我们从2016年开始做了蛮多实践工作,接下来跟各位进行一些简单的分享。

  说到刚才一揽子的解决方案,WeLab在中国区有一个2B的公司,叫天冕大数据实验室,这个实验室主要是服务于我们传统金融机构的,主要解决的是三种不同的模式,第一种模式是我们刚才看到的,跟邮储银行这样白牌的产品,我们会提供全定制的信贷解决方案,产品的搭建,技术的开发,模型的迭代,还有每年关于消费者用户运营,获客等等方面的建议,都可以通过一揽子方案来实现。第二种方案是随着我们合作机构,从几个到几十个,到几百个,我们总结了一些套路,我们认为风险技能解决方案可能是我们现在目前传统已经有一些能力的机构,但是规模需要迅速扩展,客群需要迅速下沉的时候,我们去提供的一些服务。所以,我们输出了一个很轻量的解决方案,就是风险技术解决方案,我们布一些模型和信贷方案,以便于他们快速的扩展规模。第二种是解决一些我们现在规模比较小,想迅速获得精准客群的金融机构,他们普遍比较缺乏的,因为人才引进的关系,我们在线上的获客能力,尤其是精准获获客能力还需要一些时间。我们通过天冕大数据实验室去识别移动互联网里面对他们最匹配的客群。我们分为风险技术和获客两种方案,我们已经提供一些云技术,可以标准化应用,极大解决了行业赋能的时间。

  谈到传统金融业之外,还会提到别的行业,比如旅游业,举一个例子,比如在西藏开客栈的老板,他是很难获得纯线上金融服务的,他在这个产业链里面扮演的角色是我们最端的服务商,就像我们今天跟携程合作的这样,在他整个生态里面,我们为他去选拔这些最精准的客户,也为他们做风险线上的管控,从而让我刚才提及的这些我们以前不能被服务的旅游业的从业者和从业的小微企业能够获得真正地纯移动、及时获得的、价格合理的金融服务。后面的资金方基本上都是来自于传统金融机构。

  第二个案例来自于香港地区,我们跟零售业也是有很多的实践经验,和黄旗下有个丰泽电器,是香港最大的3C行业流龙头,我们跟他们一起推出了类似于像购买手机但是可以捆绑一些他需要的金融产品以及未来的金融产品授信服务,他在线下买手机的时候当场就可以获得结果。对他们来讲,很多传统购买习惯的客户慢慢通过这种线下的方式会转移到线上的金融服务体验里面来。这种方式在香港大获成功。

  第三个案例,运营商。掌握移动端大数据最多的能够最完整还原这个用户画像的就是运营商。我们2014年的时候就敏锐察觉到这里面的商机,我们跟香港的运营商“3”合作,成立了一个品牌叫3Money,通过随时随地跟我们接触的手机里面所蕴含的大数据,我们去发掘这个客户的风险,从而极强的提升金融为这些运营商服务的客户里面的服务效益和服务成本。从这些案例里面可以看得到,我们中国还有很多行业可以被赋能的,包括支付行业。

  刚才报告里讲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数据,中国移动支付的发展速度非常快,我们2015到2017年,一开始在大超市的时候用移动支付服务,可能很多大叔大妈在去菜市场买猪肉的时候也可以看到他在使用移动支付服务。所以移动支付的发展速度在中国已经远远当上了世界的翘楚。我们也会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我们跟一些传统的支付行业和移动支付行业加起来,纳极大的还原了一个消费者的消费行为、消费偏好以及消费能力。这个时候并不同传统的人行征信的模式去看客户的风险。

  当然不限于这些合作方,我们为他提供两种信贷方案,第一种是为他的消费者,为他提供更便捷的C端服务;第二种是为商家,刚才提及的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提供了一个更加便捷的通道。 接下来是在各行各业服务能力,最终回归到金融本质,因为金融是有后果的,任何赋能都是要讲究经过一段时间的周期,这个金融服务的结果到底怎么样。

  WeLab服务整个行业不到六年的时间,在中国内地服务五年的时间,我们整个客户数据不包括海外已经服务了3600万,这些客户有一些是工薪族,有一些是小微企业主,有一些是个体工商户。二是线路上面运营和风险管控成熟的经验,这个数字已经非常接近传统银行的水准了,这是我们MR以内的坏账水平,从目前整个市场上来说,从贷后表现来看,的确越来越受到机构的欢迎,主要是基于中间这一点。

  三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速度已经非常快,刚才所见到的年轻人和老年人其实都被科技宠坏了,我们推出来的所有服务都是基于手机端的,任何客户都可以百分之百纯线上的方式获得我们的客户。通过这个数据,我们可以去挖掘和筛选对于每一个机构的风险偏好不同的机构最合适的客户。这个能力的确需要一些沉淀的时间,也为我们服务这个行业建立起了不错的壁垒。

  今天我们谈的是数字科技,更多的是谈我们在金融领域里面的实践。金融行业需要助力的是我们目前的FinTech,就是科技这方面的发展。第二个层面,金融科技如刚才所说也可能回归到传统金融的本源就像我们今天在香港持有虚拟银行拍照,未来将直接服务消费者是一样的。在座各位有很多金融的前辈,也有很多潜在的合作对象,我也希望各位能够关注我们未来的一些动向,能够在以后更多的领域有更多的交流。再次感谢主办方,感谢嘉宾,谢谢!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