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芝麻信用升级背后,蚂蚁金服在为花呗下一盘更大的棋

2020-03-25 11:50:55 和讯名家 

  支付宝宣布全面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后,旗下芝麻信用已率先开启一系列升级。

  不仅芝麻分评估方式进行了升级,全新的“芝麻GO”服务还将芝麻信用和花呗服务绑定在一起。

  看似为用户提供更多便利的背后,蚂蚁金服进一步抢占场景的野心昭然若揭。

  不过,芝麻分关于个人隐私数据、个人信息处理的尊重,也值得其他金融科技公司借鉴。

  透视芝麻分升级背后的敏感政策

  首先来解剖此次芝麻分评估方式升级的细节——

  1、升级后每月6日-次月5日任意时间内用户可以主动申请评估个人芝麻分(如有违约行为可能直接引起降分)

  2、评估维度更新,可视化评估让用户清晰了解评估过程

  3、解读用户芝麻分同时打造信用成长指导

  4、可修复用户因特别原因造成的逾期

  简言之:用户对芝麻分评估与否有决定权,有些逾期可以修复,但是芝麻分的评估维度似乎也更多了。

  芝麻分评估权限交还到用户个人手上,是对用户个人隐私信息,以及个人信息使用处理的尊重。

  一位资深风控从业者分析,用户有需求的时候,再授权平台使用,这样的模式是合理的。

  支付宝APP显示,芝麻分的评估维度主要有五方面:历史、行为、履约能力、身份特质和人脉关系。

  也就是说,支付宝评估用户的芝麻分需要通过用户的学习及职业经历、实名消费行为、人脉关系、购物和缴费等活动痕迹,以及社保公积金缴纳等信息来进行综合评估。

  《个人金融信息保护技术规范》中定义个人金融信息——指金融业机构通过提供金融产品和服务或者其他渠道获取、加工和保存的个人信息,包括账户信息、鉴别信息、金融交易信息、个人身份信息、财产信息、借贷信息及其他反映特定个人某些情况的信息。

  毫无疑问,芝麻分的评估,需要通过用户的一系列个人金融信息来进行综合评估,也就需要遵守《个人金融信息保护技术规范》,获取用户C1级别个人金融信息,需要数据所有者的授权,C2、C3级别的个人金融信息,需要取得数据所在机构及数据所有者本人的双重授权。

  如果按照此前支付宝每个月固定更新芝麻分,尽管用户主观意志并不需要芝麻分的服务,但支付宝仍然会自动读取用户的相关信息进行评估,实际上也有悖于新版《信息安全技术 个人信息安全规范》等相关条例。

  今年3月6日发布的新版《信息安全技术 个人信息安全规范》(GB/T 35273-2020)(简称《规范》)严格规定了个人信息处理活动应遵循自主意愿的原则。

  “保障个人信息主体自主意愿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不强迫个人信息主体接受多项业务功能;二是保障个人信息主体对个人信息收集、使用的知情权和授权同意的权利。个人信息控制者,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运营者,应通过以下方式实现:区分基本业务功能和扩展业务功能;基本业务功能的告知和明示同意;扩展业务功能的告知和明示同意等。”

  用白话说就是,“我不想用芝麻分,支付宝就不能收集我的相关信息主动评估我的芝麻分。”

  趁着疫情期间,芝麻信用暂停评估,再紧急更改评分主动权,这一招很妙。

  至于用户以后可以修复特别原因造成的芝麻信用逾期,有持牌消金风控人士坦言,新增逾期修复服务,实际上是对征信体系的正常维护,也可以说是对此前缺失功能的一个弥补。

  尽管芝麻信用属于草根征信评分产品,但仍然需要遵守《征信业管理条例》(简称《条例》)。

  亦有分析人士认为,芝麻信用运营主体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已经在2016年获得央行颁发的“企业征信业务经营备案证”,另一方面而言,芝麻信用也是百行征信的股东之一,所以理应遵守《条例》。

  在《条例》第一章第二条也提到,在中国境内从事征信业务及相关活动,适用本条例。

  信用修复和异议处理本就是征信必备的。

  《条例》第四章中提到,信息主体认为征信机构采集、保存、提供的信息存在错误、遗漏的,有权向征信机构或者信息提供者提出异议,要求更正。

  经核查,确认相关信息确有错误、遗漏的,信息提供者、征信机构应当予以更正;确认不存在错误、遗漏的,应当取消异议标注;经核查仍不能确认的,对核查情况和异议内容应当予以记载。

  实际上,不仅是芝麻分,其他涉及征信业务的机构,也应当为用户提供逾期修复的选择权。

  巨头的新动作,总是能为行业带来些许思考。

  此番芝麻分评估升级的动作,十分值得市场上其他民间信用机构借鉴,如腾讯征信的支付分、京东信用的小白信用分等。

  用户未主动授权同意,京东信用、腾讯征信是否应该自动评估用户的相关评分?目前来看,这两项评分仍然处于按月自动更新状态。

  全面推广预授权,抢场景,铺花呗

  除了芝麻分评估升级,此次芝麻信用还将此前的“轻会员”升级为全新的“芝麻GO”服务。

  据了解,“芝麻GO”及其前身“轻会员”,集合了芝麻信用与花呗两大能力,消费者可以凭借自己的芝麻信用或冻结花呗额度,无需预付会员费,提前享受商家提供的会员优惠,到期结算。

  如果已获得优惠超过会员费,或履行约定任务,只扣会员费;如未达到,则不收会员费,扣回已享优惠。“多用多省,不用不扣”是这款产品一大特点,有效避免了预付费带来的风险。

  从消费金融的角度来看,这就是支付宝预授权的玩法。

  此前新流财经曾在相关文章中提到过“支付宝预授权”,比如中移金科与支付宝的ISV服务商合作,在消费分期中应用支付宝预授权,当用户申请手机分期时,会被冻结一部分花呗额度或余额宝金额,而且往往等于或大于被包装成直降金额的贷款本金,以此作为增信兜底方式,再由另外的金融机构进行放款。借款人还款期间,如果发生逾期,则最后这笔预授权会转成交易,用来代偿逾期金额,如无逾期则到期解除冻结。

  此次“芝麻GO”升级,将预授权的模式应用到了多场景商户,不过与上述中移金科项目略微不同的是,用户用做担保的花呗额度/余额宝,换成了花呗额度/芝麻信用。

  “芝麻GO”的玩法,为消费者节省了会员费、预付款,也为商家带来了流量。

  但实际上蚂蚁金服的野心是要大力拓展除阿里体系外的其他场景分期服务,全面推广花呗,使芝麻信用的存在意义也变得更强。

  据此前媒体报道,截至2019年末芝麻信用与最后一批合作金融机构解约后,芝麻信用将不再和其他金融机构合作,会更聚焦在商业信用服务领域。

  从当前“芝麻GO“,以及芝麻信用的其他信用服务来看,芝麻信用从未断掉与金融机构的合作,而是换成了另一种形式,连接场景和金融。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飞猪的信用住服务,用户可以凭借一定的芝麻分(550分以上)免押金入住,退房后,系统再自动扣款。此处的自动扣款,如果用户余额账户资金不够,则会自动扣除用户花呗额度。

  芝麻GO也是如此,用户享受商家会员服务的同时,花呗额度被冻结,而花呗背后均关联了资金方,尽管用户可能没有用到资金方的额度,但也凭借信用享受到了资金方的担保服务。

  从这一服务流程来看,芝麻信用并不是完全脱离了和金融机构的合作。

  支付宝与商家合作信用购、信用租、信用住等服务,有花呗额度做担保,商家在用户支付环节又与花呗支付或者花呗分期关联,花呗的资金方中,除了自己的蚂蚁小贷,还有上百家的银行、信托、消费金融公司等。比如新流财经的花呗就显示合作金融机构是平安银行(000001,股吧)和天津信托。

  尽管新流财经并未使用花呗的额度,但系统已经为用户提前授信,提前匹配了合作金融机构。

  支付宝系统也显示,花呗额度高低,芝麻分是其中评估维度之一。

  综上来看,芝麻信用在抢占场景,广推花呗的同时,与金融机构的关系却是更加密不可分。

  诚然,我们并不否认这样的服务,甚至,对于消费金融行业其他机构而言,预授权的模式还是十分值得借鉴思考的。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新流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