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距离元宇宙只差一个周杰伦

2022-01-10 22:45:30 惊蛰研究所 微信号 

作者|小满

声明|题图来源于网络。惊蛰研究所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留言申请开白。

周杰伦入局元宇宙NFT幻象熊(Phanta Bear)的“罗生门”刚过去没多久,陈冠希也加入到了宣传NFT的阵营当中。

1月8日,陈冠希在个人社交媒体账号上晒出幻象熊的同系列NFT头像,并与周杰伦进行了互动。1月10日又传出消息称,或有可能在年底前发布一些与周杰伦合作的 NFT 项目。

当元宇宙还只是一个受到资本追捧、被企业强行蹭流量的热门概念时,大多数普通人仍然可以无动于衷。但当名利双全的偶像明星们都开始纷纷入局的时候,人们就无法再淡定了。而事情的背后,也并非粉丝们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明星引流,NFT翻红

其实NFT早在2017年就已经出现了。只是相较于比特币在这一年12月创下2万美元价格新纪录的“大事件”相比,NFT的出现自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

彼时,以太坊作为万众瞩目的明星项目,吸引了不少项目团队开始尝试在其网络上开发具体应用,而以加密猫(CryptoKitties)为代表的区块链游戏就曾掀起过一阵NFT的流行潮。

加密猫类似于一种基于区块链网络的“电子宠物”,玩家可以购买和出售自己所拥有的加密猫,也可以让它们进行繁殖从而产生新的加密猫。加密猫的独特之处在于每只猫的眼睛、皮毛等外观都各不相同,加密猫也因此拥有不同的“价值”。

至于周杰伦和陈冠希接连“力挺”的幻象熊,则属于另一种类型——加密朋克(CryptoPunk)。从表面来看,周杰伦等明星所使用的NFT头像只是一张JPG图片,但其实每张JPG都对应了一个区块链网络上的唯一地址,并能够以此验证NFT的真实性。

在价值方面,加密朋克虽然不具备类似加密猫一样的游戏功能,但它作为头像却可以拥有一定的社交价值。特别是在近年来,NFT成功地吸引了体育和娱乐明星们的注意,NBA球星库里就曾在2021年9月花费了约18万美元,买下了一枚蓝色“无聊猿”的JPG头像,也彻底带火了“无聊猿”这一系列的NFT作品。

在很多明星看来,拥有一个NFT作品作为头像,是一件非常潮且酷的事情,而他们这种基于身份认同的行为,也对粉丝群体形成了一种偶像号召。所以当元宇宙平台Ezek宣布联合周杰伦名下潮牌推出限量NFT幻象熊时,才会出现40分钟售罄净得6200万元的狂热现象。

艺术还是投机?

在很多人看来,NFT的大火不过是又一次粉丝为明星们买单的追星行为,但NFT本身不仅仅是一个商业行为,它还被加密货币爱好者们誉为是一场艺术实验。

在传统收藏领域,由于普通用户无法辨别艺术品的真伪,因此往往需要在第三方机构鉴定后才敢获得艺术家们的作品。但是NFT基于区块链网络所具有的唯一性,使得普通用户只需要通过查看NFT的加密地址,即可验明收藏品的真实性,从而排除了第三方的存在,让艺术家们得以和用户面对面。

2021年3月份,英国拍卖行佳士得首次上拍NFT作品。美国数字绘画艺术家Beeple创作的NFT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起拍价为100美元,上架后一个小时内价格便攀升至100万美元,经过353口叫价,历时15天,最终以6935万美元成交,约合人民币4.5亿元,而该作品也成为在世艺术家作品拍卖史上价值第三高的艺术品。

NFT的支持者们认为,NFT作品在世界知名的拍卖公司作为艺术作品被拍卖,意味着NFT的艺术价值得到了主流艺术界的承认。但在一些经历过加密货币泡沫破灭的普通投资者眼里,这也不过是一种新的炒作方式。

“佳士得本身就是个拍卖平台而已,NFT产品拿去拍卖本身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而且那笔拍卖的最终买家,本身也是一支NFT基金的创始人,这就是给自己人捧场,与其说NFT获得了主流艺术界的认可,倒不如说是自嗨。”

从2017年就开始关注加密货币的小袁告诉惊蛰研究所,“明星们本身自带流量,加上他们推出的一些NFT实际也并不贵,所以完全可以看做是粉丝应援的一种行为。而那些真正抢购NFT的人,大多是抱着投机目的入局的加密货币爱好者。可能在他们眼里,这些明星和之前给资金盘项目站台的所谓KOL们差不太多,唯一的区别就是周杰伦的流量更大,能把NFT的价格炒得更高。”

NFT专割年轻韭菜?

值得一提的是,在佳士得3月份这场拍卖的最后阶段,有2200万访客登入拍卖网站见证了来自11个国家的买家的竞投,超过50%的买家为在1981-1996年出生的千禧世代,更有6%的买家为1997-2012年出生的“Z世代”。而在惊蛰研究所加入的一个人数超千人的QQ群里,90、00后的群用户比例已占据群总人数的63%。

NFT似乎特别容易引起年轻用户的兴趣,而在一些年轻人的眼里,购买NFT或许只是一种单纯的消费行为,与投资或投机无关。

在国内NFT发行平台“淘派”的运营负责人刘畅看来,年轻人购买NFT产品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年轻群体作为互联网原住民,本身更容易接受原生的NFT产品,就像一些年轻人喜欢韩寒要多过一些传统作家。”

刘畅表示,很多年轻人会基于自身的喜爱,或以收藏为目的来购买NFT产品,而且在一些公众人物的带领下,NFT产品成为了年轻人眼中炫酷、新奇的代表,他们购买NFT的目的,有时候就像在游戏里购买皮肤一样直接和单纯。

26岁的区块链技术爱好者、加密货币投资者小林告诉惊蛰研究所,虽然一些投机的加密货币爱好者把NFT也看做是又一个加密泡沫,但是从区块链技术的发展进程来看,NFT的价值并非只是用来炒作。

小林认为,NFT的创新之处以及真正的价值,在于它提供了一种标记原生数字资产所有权的方法,且该所有权可以存在于中心化服务或中心化库之外。这意味着不论在何时何地,你都充分拥有资产且可以随意处置你的数字资产,而对于时下最热的元宇宙来说,它等同于在虚拟世界建立价值流通的基础设施。

“现在很多大公司们都在蹭元宇宙的热点,但实际上元宇宙不是靠两三家公司就可以实现的。”小林以移动互联网为例告诉惊蛰研究所,元宇宙作为理想化的数字世界,不光要有底层技术,还需要匹配各种不同场景的应用。而NFT具有的标记原生数字资产所有权的能力,已经让人们看到了它在元宇宙的世界里的价值。

“可能很多大公司都把NFT当做是进入元宇宙的一张入场券了。而且发行NFT产品的门槛也非常低,所以说蹭热点也有好,提前抢夺用户也好,大公司发行NFT怎么看都是一件低成本高收益的事情。”

NFT背后不能忽视的风险

根据市场调查机构Chainalysis报告,2021年NFT市场规模已经至少达到26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700亿元,与一片蓝海的市场前景相对应的是,NFT背后同样不容忽视的风险。

首先,由于大多数NFT产品都与加密货币直接相关,而加密货币交易相关的业务在我国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因此以投资为目的购买NFT产品,以及在国内进行其他NFT产品的交易行为,存在一定的法律风险。另外,由于加密货币来源的不确定性,在NFT产品交易也存在被利用洗钱的可能。

其次,在搭上元宇宙热点和被明星们再次带火之后,一些NFT产品已经显露出了炒作现象,对于以投资为目的而购买NFT的用户,过高的价格背后都存在着血本无归的投资风险。

所以,和国外在二级市场疯狂炒作NFT的现象完全不同,国内发行NFT的平台将其布局在一级市场,产品多基于联盟链而非去中心化公链,并且限制或禁止二级市场交易。

此前,咸鱼还屏蔽了“NFT”关键词,支付宝的NFT平台“鲸探”也在告知用户一页,明确说明NFT是满足用户的收藏需求,不支持转卖,而对于用户的无偿准赠有一定门槛,必须满足持有NFT180天后。

此外,作为发行在区块链技术上的收藏品,很多因为舆论被吸引到的普通用户,对NFT的认知仅仅停留在“一张JPG图像”的层面,对于NFT所面临的技术风险既不了解也完全不感兴趣。但实际上,NFT产品也面临着被黑客攻击和盗走的风险。

总而言之,不论是从价值还是从技术来看,现阶段的NFT产品的确获得了相当一部分人的支持。粉丝购买周边,为偶像应援的行为本身毋庸置疑,但是随之而来的加密货币行业所流行的炒作风气也不容忽视。

目前来看,虽然元宇宙离我们依然遥远,但NFT好像已经成为了一场进入元宇宙的入场券,让互联网企业们找到了链接未来世界的方式,也让普通人浅尝辄止地感受到了来自数字世界的奇妙魔力。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以上人名除“刘畅”外,其余均为化名。

本自媒体所涉法律相关事务,由上海文飞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高飞律师团队提供全面法律顾问服务。

- 今日互动 -

你会购买NFT产品吗?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惊蛰研究所。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泓杨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