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24%利率红线:玩不起就别玩

2021-08-11 08:08:00 和讯名家 

要效率,也要正义。最终的监管目标是:贷款是拿来普惠的,不是拿来收割的。可以简化为四个字:贷惠不割。

作者:董云峰

编辑:叶冬

消费信贷利率非降不可。

小微贷款利率、制造业贷款利率还在降,利率4%、5%,消费信贷还能到36%甚至更高,辣眼睛啊。

事到如今,还试图用市场经济那套逻辑去游说,小心监管层甩你一句:玩不起就别玩。

前有房住不炒,今有贷惠不割。

这是大势。

01

在民间借贷利率红线被降到4倍LPR之后,持牌金融机构也迎来了调整。

目前的消息是,监管部门对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提出窗口指导,要求将个人贷款利率全面控制在24%以内。

此前多次传过类似讯息,诸如2019年末曾有媒体报道,部分地区的消金公司接到地方监管的窗口指导,调整现金贷利率到24%红线以下。

以24%作为利率红线,倒是并不意外。过去很长时间以来,这也是司法保护的界线。

司法机关曾经对民间借贷利率划定“两线三区”,也就是年利率24%的司法保护线和年利率36%的高利贷红线,以及由此形成的司法保护区(不超过24%)、无效区(超过36%)、自然债务区(24%-36%)等三区。

不过,去年8月,最高法发布新修订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4倍LPR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取代“两线三区”的规定,大幅度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

一个是24%的红线,一个是4倍LPR(现为15.4%)的保护线,新的“两线三区”是不是就出来了呢?

02

在目前的环境下,几乎所有贷款利率都在下降。

央行最新发布的《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 》指出,6月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4.93%,创有统计以来新低;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4.58%,较上年同期下降0.06个百分点。

另一组数据是,上半年,小微企业新发贷款合同利率5.18%,分别比上年同期和2019年同期低0.3个和1.06个百分点;制造业贷款合同利率4.13%,比上年同期低0.25个百分点。

除了贷款利率,支付相关的费率标准,也在调降。

6月25日,中国银行(601988,股吧)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降低自动取款机(ATM)跨行取现手续费的倡议书》,推动ATM跨行取现手续费大幅降低,其中同城业务降幅10%以上,大额异地业务降幅达80%以上。

与此同时,两家协会还呼吁商业银行、支付机构等支付行业主体适当降低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支付手续费。

小微贷款利率、制造业贷款利率还有支付手续费……都下行到这个份上了,消费贷款利率36%,还好意思继续吗?

已经到了非降不可的地步了。

03

时代的风向早已发生变化。

今年2月,央行在《2020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指出,高度警惕居民杠杆率过快上升的透支效应和潜在风险,不宜依赖消费金融扩大消费。

几乎同一时间,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通过三项定量指标严控联合贷款业务规模,并且要求地方法人银行不得跨区域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大大遏制了互联网贷款的无序扩张。

今年7月,据媒体报道,监管部门要求网络平台在与金融机构开展引流、助贷、联合贷等业务合作中,实现个人信息与金融机构的全面“断直连”,现有的助贷商业模式有可能被颠覆。

前不久,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积极引导商业银行审慎、规范开展消费金融业务,加强消费贷款用途管理。

可以预期的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审慎与规范将是消费金融行业的主旋律,而合规成本势必会不断上行。

一边是利率收紧,一边是成本上升。

04

我们无法再用经典的市场经济理论去解释这一切了。

长期以来,市场主体与监管部门博弈的一个关键点在于:限制贷款价格、增加合规成本,会影响消费信贷的供给,导致大量消费金融需求得不到充分满足,进而拖累消费和经济增长。

听上去没错。不过,近年来消费金融的适度性问题日渐凸显:不是所有消费金融需求都该被满足,消费金融服务也不是适合所有人。

更重要的是,诸如此类的调控手段,未必会带来市场的萎缩。过去几年金融监管不断收紧,助贷业务还是生机勃勃,推动消费金融继续向前。

是不是像极了房地产调控……

过去数年里,楼市调控不断加码,尤其在热门的一二线城市,种种调控手段,可谓五花八门、无孔不入,限购、限贷,限地价、限房价,还要限制开发商的负债率和银行的房贷业务占比。

这么玩下来,很难称得上市场经济。但是房地产市场依然稳中有升,商品房销售额屡屡刷新历史记录。尤其讽刺的是,在管制很严厉的上海、深圳、杭州等城市,楼市更是高烧不退。

概言之,各种调控下来,市场供给与需求,并没有出现萎缩,依然还在发展。

有形之手,能不自信吗?

05

实事求是,24%的利率红线,不算高,但也绝对不低了。

在此,不妨引用银保监会消保局局长郭武平近期的公开表述:“大型互联网平台导客引流费或者信息服务费大概是6%-7%,实际上银行的贷款利率是4%-5%,所以整个实体经济和企业的融资成本里面,大型互联网平台占了很大一块。”

这意味着,按照目前的市场行情,一笔典型的互联网贷款业务里面,获客成本加上资金成本,加起来10%-12%,剩下还有12-14个百分点的空间。

在纯线上的模式下,人工成本不会太高,征信属于基础设施因而费用也不会太高,真正的大头还是坏账成本。

一家正常经营的公司,除非实际坏账率到了7%-8%乃至10%以上,否则赚点钱还是不难的。

从根本上来说,更低的利率红线将彻底杀死高利率覆盖高风险的粗暴玩法。以往被高利率所掩盖的种种问题都会爆发。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最终的监管目标是:贷款是拿来普惠的,不是拿来收割的。

贷惠不割。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新金融琅琊榜。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