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传统游戏遭遇寒冬,到区块链行业做“链游”?

2018-11-08 10:27:33 和讯名家 
传统游戏遭遇寒冬,到区块链行业做“链游”?
  31QU的第197期推送

  ● ● ●

  2018年,游戏行业经过十多年的高速扩张之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国内新增游戏玩家数达到十年以来最低点;年初,国家暂停开放游戏版号更让行业雪上加霜。

  也就在这一年,“区块链”火遍全球。游戏行业从业者们也迅速跟进,“区块链游戏”的概念在经过不断打磨、进化之后,渐渐走出混沌。

  在传统游戏行业受阻,区块链游戏“新萌”出现时,游戏行业的创业者们如何选择未来道路,似乎是个既简单又复杂的问题。

  区块链游戏,能给传统游戏带来新的出路吗?而这些传统游戏开发人员闯入区块链领域,又会遭遇哪些挑战?

  1

  传统游戏行业遇冷

  2018年3月份,国家停止开放游戏版号。

  游戏版号是国家广电总局同意相关游戏出版上线运营的批准文件,如果没有版号,新游戏将无法上线。

  “这对游戏行业,影响比较大。”李梦龙是北京一家网络游戏公司的创始人,他告诉31QU,“这就意味着卖道具赚钱的通道被堵死了。”

  而政策收紧只是一个方面,游戏市场最大的问题是新玩家锐减。

  据中国产业信息统计,2015年以来,游戏玩家人数增长率达到历史最低点。“人口红利没了。”李梦龙称。

2017年,游戏玩家人数增长率达到历史最低点
2017年,游戏玩家人数增长率达到历史最低点

  环境不好,行业之冷,有点超乎想象。

  最近外界对腾讯的口诛笔伐,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腾讯的支柱产品游戏,已经增长乏力,

  导致万亿市值缩水。

  巨头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其他游戏公司。

  “北京这边的游戏公司的数量也从两万多家,锐减到目前的八千多家,”李梦龙告诉31QU,“我们公司人数从年前的三十多人,变成了现在的十多人。”

  李梦龙有些无奈:“也不是我们要赶员工走,没活干,大家伙自然而然选择回家。”

  但在十年前,国内游戏行业刚刚起步,虽然体量娇小,但分外热闹。

  2

  回顾游戏“创业史”

  2008年-2017年,中国游戏市场销售收入由185.6亿元增加至2036.1亿元,增加近10倍,成为全球第一大游戏市场。

  在市值暴增的大背景下,一大批广受好评的游戏涌现。《魔兽世界》、《穿越火线》、《反恐精英CS》、《梦幻西游》等等游戏,每一款,都是那个时代玩家心中的符号。

  2018年,李梦龙一头扎进游戏行业。

  从小玩游戏的他,几乎将国内所有火爆过的游戏都烂熟于心。从九十年代初的红白机,到索尼的PS时代,再到网游手游。提到每个时代,李梦龙都能在2秒钟内想起几款当时的爆款游戏。

  “当时受硬件、通信限制,我们也只能做网游。”李梦龙回忆自己的创业经历,“租场地,注册公司,招人都进行的异常顺利,融资也挺顺利的。”

曾经的记忆,《魔兽世界》
  曾经的记忆,《魔兽世界》

  也是在这一年,《魔兽世界》风靡大江南北,虏获国内千万玩家。

  回忆起当年玩《魔兽世界》的经历,李梦龙两眼放光,“我们有时候都不是奔着玩游戏去的,就几个人带着各自的角色在聊天室谈天说地,只是感觉呆着就挺好的。”

  “游戏一定要好玩!”在一个半小时的对话中,李梦龙用了将近20个“好玩”。

  带着这样的认知,李梦龙投身到了游戏开发中。

  一切都顺风顺水,创业期间,李梦龙的团队每年会推出一款主打游戏,外加一些小游戏。“钱也好赚”。

  但如今,行业遇冷,游戏开发团队也要面临转型:要么壮士断腕,要么另辟蹊径。

  李梦龙团队断选择了后者。

  2018年年初,“区块链”三个字盛极一时,区块链游戏概念也逐渐传播开来。上海、南京、深圳一些小的游戏团队,相继有转型做区块链游戏的。

  这些变化,李梦龙都看在眼里,他也慢慢有了转型区块链游戏的想法。

  3

  做链游,该有的姿态

  “今年年中,决定转型做区块链游戏了。”有了传统游戏行业的历练,做区块链游戏,李梦龙的团队认为无非就是把原来游戏改一下。

  原以为简单的事情,实施起来却并不简单。

  “区块链游戏要求与玩家分享收益,要跨过这道认知门槛就不容易,”李梦龙告诉31QU,“这是任何之前的游戏都没有遇到的。”

  为什么非要共享自己的利益呢?

李梦龙团队区块链手游部分细节
李梦龙团队区块链手游部分细节

  “这是就是区块链的价值所在,未来不这样做的,就有可能被其他团队淘汰。”北京创世Meetup创始人张海波在分享区块链游戏特点时,这样总结道。

  张海波还用了自己的创业经历,说明了共享收益的重要性。

  2006年,淘宝刚满3年,张海波便在淘宝上注册成为第一批卖家。如今这位电商老兵,转行做起了区块链社群运营。

  “阿里巴巴市值从100万,经过不到二十年的发展,暴涨至3.5万亿左右,作为淘宝生态的贡献者,我几乎没得到什么实惠,”谈到自己的创业经历,张海波有点愤愤不平,“相反,现在的小卖家,反而被淘宝边缘化了。”

  “这就是没有分享收益。”张海波强调说。

  分享收益很重要,但是,在玩家看来资产归属问题同样重要。

  而游戏《龙界启示录》的停服,也许能反映出这个问题的重要性。

  2015年8月,腾讯旗下网游《龙界启示录》宣布停服。“每当一款游戏走向生命末期,如何处置虚拟资产,往往会成为问题焦点。”李梦龙说道。

  在停服这款游戏时,腾讯官方承诺会将玩家的部分装备兑换成指定“大礼包”,看似贴心的“收尾工作”,却并没有满足玩家的真实诉求。

《龙界启示录》停服,一个玩家的最后留言
《龙界启示录》停服,一个玩家的最后留言

  “投入了很多时间、精力、金钱,到头来终究是过眼云烟,心里空荡荡的。”面对《龙界启示录》停服,资深网游玩家图零说道。

  据图零介绍,每当注册一款游戏,总会签署一个玩家协议,协议给出的规定都是“玩家付费购买服务,游戏停服带来的虚拟道具失效问题,玩家自行承担”,如此云云。

  法律缺位,也让这种类似问题的维权变得极其困难。

  “区块链游戏则不会遇到这类问题,所有的资产均可以通过Token存放在个人钱包。”张海波介绍道。虚拟资产归属权问题似乎迎刃而解。

  虚拟资产确权、利益分享,看似美好的愿景,真的会像人们所想象的那样吗?

  4

  问题重重的链游

  在传统游戏市场饱和、游戏虚拟资产权属问题得不到保证的情况下,区块链游戏似乎“志在必得”。

  但是区块链游戏发展现状,却并不乐观。

  “目前这些有名的公链项目,性能也都无法支撑高频应用。”周勇泉带着十多人的团队,正尝试将自家手游改造成区块链游戏,他告诉31QU。

周勇泉与团队正在改造的一款手游部分细节
周勇泉与团队正在改造的一款手游部分细节

  “处理能力比较快的公链算是EOS了,即使把上面所有的运算能力全都分配给一款手游,也远远不够的。我们也会选择中心化加Token的形式。”周勇泉强调道。

  公链处理能力弱,是区块链底层技术的局限性。目前链游生态现状,也让整个游戏市场从业者难以施展拳脚。

  首先是博彩类游戏独霸一方。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以太坊与EOS公链上运行着1293款Dapp,以太坊公链上博彩游戏占比为50%,EOS公链博彩类游戏占比更是高达60%。

博彩类游戏“盛况”
博彩类游戏“盛况”

  “掷骰子、猜大小是真真正的区块链游戏吗?”面对日益兴盛的博彩类区块链游戏,玩家、开发者不约而同地发出了这样的疑问,这也是张海波、李梦龙思考过的问题。

  “我认为这种应用,严格意义上不能被称为游戏,因为这些游戏只解决了人们赌的需求,并没有解决玩的需求。”NeoWorld创始人Kane告诉31QU。NeoWorld上线内测至今,注册人数已超过百万,日活超过22000。这也足以见得链游对玩家吸引力之大。

  其次是游戏安全性问题不容忽视。

  Dapp数据上链,在常人看来,这一定是安全可靠的,但实际上并不不是如此。层出不穷黑客盗币事件给Dapp应用蒙上了一层阴影。

  10月31日,EOSCast游戏智能合约遭遇黑客攻击,黑客共计获利72,912个EOS,根据EOS当前行情35元估算,EOSCast平台损失超255万元。值得注意的是该游戏从上线到被黑客攻破,仅仅经历了10个小时。

  EOSCast被盗应不是个案。EOSBet、Fomo3D、Last Winner、EOSBet Dice等等游戏,遭受到的很渴攻击损失,多则上千万,少则几百万。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智能合约,并不像人们所想象的那样安全。

  因此,以“赌”为主、安全性得不到解决的区块链游戏,面对数以万亿级的游戏市场,处境相当尴尬。

  面对这种尴尬局面,跃跃欲试的传统游戏市场的开发者们,要么尝试,要么观望。

  “虽然链游问题很多,但是大家还是愿意多去尝试。”周勇泉告诉31QU。

  ---

  传统游戏开发者们的区块链转型之路,走得并不算顺利。

  对比互联网,区块链就像运行在平行世界的异度空间,有自己的规则和优势,也有新的挑战和弱点。

  从零到一的过程,从来不会一帆风顺。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31QU。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潮 HZ001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