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杨涛:数字普惠金融未来有可能成为发展主流

2018-09-17 20:21:03 和讯互联网金融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杨涛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杨涛

  和讯互联网金融消息 9月14日,由凤凰网wemoney 主办的“第二届新金融•普惠实践峰会”在北京召开,峰会主题为“从普到惠,新金融普惠实践”,和讯互联网金融对论坛进行独家全程图文报道。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杨涛认为,未来普惠金融将呈现许多特征。一是产品和服务日益丰富,普惠金融不仅包括信贷,还应包括储蓄、投资理财、保险、支付、汇兑、租赁养老金等安排全功能、多层次的金融服务;二是参与主体更加多元化;三是数字普惠金融发展迅速,并有可能成为未来发展的主流;四是普惠金融商业模式不断创新,可持续得到极大改善。

  以下为嘉宾发言:

  杨涛:在这样一些数字化时代,新技术不断演进对金融带来巨大冲击的时代,当我们讨论普惠金融的时候,从我个人的视角需关注哪几方面的内容,我把它分为三个方面的内容。

  普惠金融的概念是指立足于机会平等的要求和商业可持续原则,为这些相关的社会各阶层都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前一句是什么概念呢?它是一个普遍性的广义概念,而后面一句话提到小微、农民、城镇低收入人群、贫困人群和残疾人、老年人这些特殊群体,是我国普惠金融重点服务对象,后面这个概念其实是一个狭义的,更窄的一个概念。我们大量讨论普惠金融的时候,那么一个重要的分歧就是说我们讨论的这些所谓的普惠金融创新,那么是针对所有各类群体来改善它的金融服务,而是针对特定的人群来实行特殊的一些金融政策和金融创新手段。

  所以大家首先看到这个概念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它其实在广义和狭义范围内,二者按照国家层面的概念来说其实都涵盖了。

  前一段时间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研究团队也和相关的机构合作,做了一个《中国普惠金融创新报告》,这个报告里面也谈到了近期我们普惠金融创新和发展逐渐体现出一些新的特征。比如说,一方面产品跟服务是日益丰富的,早期我们说普惠金融的时候,经常把它等同于小额的信用贷款,等同于简单的一个融资需求。但是除此之外金融的功能是多元化的,包括政府清算、风险管理,各种各样的融资配置方式,各种各样的投资方式,多元化的金融产品需求不仅仅是金融业自身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也体现在从广义跟狭义普惠金融层面。

  第二个就是参与主体越来越多元化,早期我们谈到普惠金融的时候,大家脑海当中首先想到的是那些特定的小贷的组织,后来能够直接或间接提供普惠金融服务的机构也是越来越多。还有一个典型的特征就是现在谈到数字普惠金融,因为随着技术的不断演进,整个金融业都受到数字化新技术的巨大挑战,那么在这种大的环境下,所有跟金融有关的活动不仅是这种商业性的活动,而且带有政策性的金融活动肯定会受到新技术和数字化的冲击和影响,这也是今天讨论的重点。

  最后一个是普惠金融的商业模式不断地创新,不是过去简单的纯公益的模式,也不是商业模式解决问题,而是大量混合的模式试图把商业可持续性与政策性、公益性有效的结合在一起。所以整个普惠金融的发展无论从广义还是狭义层面,现在确实处于一个非常活跃的阶段。

  可以看到里面特别谈到了跟数字化新技术有关的普惠金融理念,这就是2016年的杭州峰会单独提出了数字普惠金融的高级原则,这个高级原则大家仔细看一下,实际上也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概念,利用数字化的手段,新技术运用于金融领域,创造出全新的普惠金融发展模式,什么是普惠金融发展模式呢?又到了我们一开始所说的究竟是广义还是狭义看这个问题。由此我们简单地回顾了一下,普惠金融的概念边界,我们当前面临的一个迫切的问题,就是一方面整个金融发展遇到了向左走,向右走的重要挑战。向左走就是所谓金融监管越来越严格,传统金融运行、新金融运行当中的一些风险不断显现,由此带来大家对于金融发展的一些反思。向右走就是与我们整个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相比,大量的金融有效供给还是严重不足的。在这种大的环境下讨论普惠金融,那么似乎被很多人认为是解决矛盾的一个重要的着眼点。但是我们面临的问题就像每次讨论普惠金融的时候,相关的一些论坛都出现一个矛盾,就是不同的专家,不同的学者,不同的机构,都从自己各自的视野理解自己心目当中所谓的普惠金融,甚至普惠金融的概念它的边界有时候也出现了泛滥化的倾向,人人都在谈普惠金融。

  我个人认为在新时期、新技术环境下,金融科技、数字化叠加普惠金融,就具体的路径来说,我自己把它分为三个方面。从广义到狭义,我觉得都可以涵盖。

  第一个方面就是水涨船高的概念,什么叫水涨船高呢?过去我们在金融发展当中一些矛盾,一些短板可能不是局部的,是整个金融服务体系存在的一些共性的矛盾和不足。如果说我们能够利用新技术,利用数字化手段,利用金融科技来普遍改善现有的金融产品与服务的质量,那么减少那些低效、高风险的供给,这在本质上来说可以认为是一个广义的普惠金融,它使得各个阶层,各个群体都能够更有效的接受适合于他的金融产品与服务,而且风险可控。这是一个水涨船高的概念,当你整个金融服务体系质量提高之后,自然而然,它的普惠金融水平也是提升的,这个着眼点是一般讨论金融科技的视角。当然讨论金融科技现在也是一个重要的着眼点,从过去探讨互联网金融有大量的误读,以至市场中有很多的矛盾。到现在大家重新用金融科技理顺新技术+新金融的挑战,下一步是更精准的定位金融科技的边界。

  很多人也都关注到巴塞尔委员会分类方法,把金融科技活动分为支付结算、存贷款与资本筹集、投资管理、市场设施四类。前三类是典型的技术对于金融业务跟功能带来的影响,最后一类是纯粹的技术类的市场设施。你会看到在这个表格当中纷繁复杂的这样一些产品、业务跟现象,都受到新技术的冲击和影响。新技术对它的效率、服务水平和质量带来很多深刻的影响。

  换句话说,为什么说当技术演进会带来水涨船高乃至于使得金融体系普惠服务水平有所改善呢?那就是因为从需求的角度来讲,我们在现实的金融发展当中有大量需求的痛点,这些痛点可能是基于成本问题,信息不对称问题,效率问题,风险问题等等,那么由此也引发出来技术叠加到各个领域,在很大程度上都可以弥补现有金融体系当中不同层面的所谓短板,如果说这些短板,这些痛点予以解决,我们可以认为整个金融服务的普惠水平那是切实有所提升的。

  这个我也引用了腾讯提供的数据,大家也可以看到,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一些变化,从根本上来讲,那么也是因为从需求端来说,从居民的需求来说慢慢的往移动端进行转,那么移动端成为未来商业模式一个重要的界面,这是我们所有的金融创新,所有的普惠金融变革从广义上来说一个最基础的支撑。

  当然基于中国特色,无论是中国特色的商业环境、监管环境还是政策环境,那使得中国特色了新技术+新金融,它带来了种种平台经济模式的快速发展,而且产生了大量平台经济的交叉。那么由此使得我们国家在这种新金融发展当中,跟其他国家面临截然不同的现象。那么一方面面对居民多元化的服务需求,有可能使得金融的供给变得更加多元化,更加的实现立体化多层次的匹配,当然与此同时也带来一些问题和挑战。比如说近期相关部门也在关注几个问题,其中有个人信息保护问题,还有讨论是否防范数据垄断的问题,这对于原有我们这种大平台经济发展的模式也带来一定程度的挑战。总而言之,刚才探讨的第一方面的路径,也就是说当新技术涌现到对金融体系各个层面的时候,它能否真正带来水涨船高的局面,如果说真正改善了金融体系的服务效率,那么我们可以认为它在广义上是带来金融服务普惠水平提升的。如果说只是加剧了原有的某些矛盾,那么它的所谓普惠性就会引起质疑。

  整体上来说增加了原有的风险,甚至是系统性风险,那么能不能说它普惠呢?我们就觉得肯定是有问题的,这是第一个广义的视角。

  第二个视角是什么呢?就是金融科技+普惠金融的第二路径就是精准治疗,精准治疗什么意思呢?我们除了要讨论水涨船高之外,那么针对各个政策都不断提到的这些特定群体,小微、三农、城镇低收入人群、老年人等等,他在整个接受金融服务过程当中,大家都公认他确实是一个弱势群体,面对弱势群体不仅仅需要一般水涨船高的服务,而且需要针对他们的需求特征,给予一些金融服务的支持。这部分特定金融服务的支持一直是国际上主流所关注的普惠金融最重要的核心内容。但是在这类业务开展过程当中,我们都知道成本高、效率低,这是全球共同面临的难题,不光中国面临这个问题,全世界都是面临这个问题。我们都知道针对这个领域,他不能依靠简简单单纯粹的传统体系下的市场化、商业化金融活动,它可能依托的是包括政府政策,包括带有政策性的一些金融服务,包括商业性市场化的金融活动,同时伴随一些政府政策的引导或者说支持。往往是这样一些多元化的政策措施,有助于这一领域的发展。当然我们现在讨论的是加上一个新技术的要素,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有不同层面的模式可以具体来细化。

  当然无论是在农村领域,在弱势群体领域,相关的无论是主流金融机构还是类金融组织还是金融科技企业,也进行了一些颇有价值的探索,但是我觉得未来需要把这一块单独的从整个所谓金融体系普惠金融水平提升当中拎出来,看一下它的边界是在哪里,看一下哪些工作是要大家共同来推,而不仅仅是每家机构来单打独斗,因为有的机构它在单打独斗的过程当中,它可能是有一些以很大的资源做这个事,有一些更多的服务于自己的商业战略,这里边是需要有一些商业共性来推的一些领域。

  第三个金融科技+普惠金融的路径,我把它定义为所谓优化保障。除了做一些具体产品与服务层面的东西,优化保障也是越来越重要的。中国金融发展到今天,全世界都在新技术的挑战下发挥了金融的巨大变革,我们在全球既有一些共性的创新结果,也有一些差异性的结果,我一直认为为什么产生差异,很大情况下都是因为这个土壤不太一样,导致于以前一直说的老话,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有时候还可能好心办坏事,所以我们要从优化保障的层面考虑一点事情。

  需要探讨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众多普惠金融面临的难题,我认为想要解决的问题都不是自身能解决的,甚至不是金融能够解决的。在这种情况下,另外一个未来值得探讨的问题就是降低对金融功能的预期,降低对普惠金融的预期,让它只是适度发挥合理的作用,我们今天希望金融解决很多问题,希望普惠金融解决很多的问题。但是小微企业、三农,特定的群体更多需要从金融之外着力,包括新的生产、新消费、新制度等等,这是讨论普惠金融的时候必须理清的。

  

(责任编辑:王刚 HF00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