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币圈熊市,矿工如何迎来春天?

2018-08-11 11:15:53 和讯名家 

  深度探讨

  自 7 月下旬以来,比特币(BTC)与其它加密货币的交易量大幅下降,降幅超过30%。从年初的 2 万高点,到现在徘徊在 6000 美元,比特币带来了造富神话,也带来了焦虑和绝望。

  今天,不是要制造焦虑的,而是希望分析那些在比特币世界里“淘金”的矿工、矿场,还有“卖工具”的矿机制造商们,遇上漫漫熊市,挖矿链条上的你我他,该如何度过?

  中国厂商为何引领矿机生产?

  我们不妨先对整个链条进行一个梳理。可以看到,挖矿最上游的相关产业包括芯片设计厂商(ASIC Design)、围绕芯片设计提供服务的晶圆厂代工(Foundry)和半导体封装和测试厂商(OSAT);中游则是矿机生产商们:比如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等;至于下游,包括了众多矿工、矿池,还有矿场。

(硅谷洞察研究院制作)
(硅谷洞察研究院制作)

  通俗点说,首先,矿机制造商把矿机生产出来,然后矿工购买矿机。矿工们可以选择单独作战(但已经越来越少),也可以选择“集体作战”,于是就有了矿池,让矿工加入。至于矿场,就是大量矿机的集合,不少矿池选择自建矿场,用自有算力挖矿。

  密探分析 Bernstein 和多方数据发现,ASIC 芯片设计的领头企业跟矿机设备的制造企业高度重合,只有ASIC 芯片设计服务、代工、封装等领域,出现硅谷、台湾企业身影。也就是说,矿机三巨头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自主完成矿机芯片的设计环节,制造、封装、测试等多个环节都进行了外包。

  为什么以“硅”出名的硅谷,反而没有在矿机芯片方面领先,而是中国厂商独领风骚?挖易创始人李培才告诉密探,这跟矿机产业规模和生产配套有关。

  最早 ASIC 矿机的发明人普遍被认为是南瓜张,也就是现在嘉楠耘智创始人张楠赓。但是,最初张楠赓在研发阿瓦隆矿机的时候,没钱,需要到处筹资。最早一代矿机制程采用的却是110 纳米制程,这正是由资金决定的。“110 纳米的流片费用低,仅一两百万就可以出来。” 李培才表示。

  这恰好反映了矿机行业起步团队的现状:小团队,经验、资金方面都不充裕。从整个行业来看,大公司在 2017 年前都没看上这个行业,就是产值太小。

  再加上矿机对芯片技术含量的要求远比对迭代的速度要求低,所以有了芯片,还要把成品矿机制造出来。这时候,深圳的厂商就有了得天独厚的条件。“上午给图纸电子厂,下午PC板就加工出来了。” 李培才说,正是这样的速度,才让中国矿机企业有了先发优势,而谁有更快的迭代速度,谁就能领先对手,比特大陆就是如此领先的。

  根据2018 年第二季度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榜单,如今比特大陆估值700亿元人民币,嘉楠耘智、亿邦国际分别估值200亿元、100亿元人民币。

  今年,三巨头纷纷传出希望赴港上市,从招股说明书中可以看到,比特大陆 2017 年净利润超过 11 亿美元,预计 2018 年全年净利润不低于 22 亿美元。而嘉楠耘智2017 年净利润为 3.60 亿元人民币,相当于 2016 年的 125 倍,2015 年利润的 230 倍以上。此前有媒体预测,嘉楠耘智在 2018 年净利润可能超过 30 亿元人民币。

(数据来源:硅谷洞察研究院根据招股说明书、公开资料报道整理,除标明美元之外,货币单位皆为人民币)
  (数据来源:硅谷洞察研究院根据招股说明书、公开资料报道整理,除标明美元之外,货币单位皆为人民币)

  不要以为,高达上亿美元的利润,会系数落入矿机厂商的口袋。当中很大一部分利润,还落到了代工厂的口袋。

  据彭博社报道,目前全球九成挖矿用的 ASIC 芯片由台积电生产的,加密货币挖矿芯片 2018 年预计将占到台积电营收的 7%。如果按台积电 2017 年营收330亿美元来看,预计可达 23 亿美元。

  像台积电旗下的创意电子,曾协助比特大陆对前几代芯片进行设计,以及台湾另一家芯片设计服务的世芯电子等,两家公司股票 2017 年飙升了 180% 以上。

  台积电属于最明显坐享红利的企业之一,8 成订单来自比特大陆之外,嘉楠耘智 60% 以上由台积电代工,亿邦国际部分由三星代工。业界已传出,三星正在加快布局 7 纳米生产线,希望从比特大陆跟台积电的订单中分一杯羹。

  矿机领先的命脉:7纳米芯片

  7nm (纳米)制程,是目前矿机生产商们遇到的最关键技术门槛。

  “现在比特大陆也好,阿瓦隆也好,基本都处于同一代制程上,芯片设计遇到了技术墙——就是 7 纳米制程”,李培才表示。在挖矿过程中,矿工对矿机的要求很简单,更高的运算能力,更低的能耗。

  7 纳米芯片制程,恰好是如今世界上最先进的集成电路生产水平。

  这里所说的 7 纳米制程,指的是芯片代工的相应生产线,因为三星的 7 纳米工艺采用了更为先进的技术,性能几乎达到极限,因此量产时间较晚。相比之下,台积电的 7 纳米采用的是传统光刻技术,性能提升相对不大,所以在量产上夺得先机。

  此前业界对台积电的 7 纳米制程工艺进行全面解读后发现,全新 7 纳米技术将会比目前 ASIC 芯片主流采用的 16 纳米技术降低约 40% 的功耗,并在速度上提升近 65%。

  其实,矿机进入 7 纳米时代从去年起就一直有讨论,日本企业 GMO 也一直传出挖矿 7 纳米芯片矿机量产,但至今仍处于预售阶段。

在本月8号,嘉楠耘智公布了全球首款 7 纳米制程 ASIC 芯片矿机——阿瓦隆 A9 系列。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可以看到,现有的算力门槛能由原来的 14TH/s 跃至 30TH/s 的水平,整体提升幅度超过100%,典型能耗为1720W。
  在本月8号,嘉楠耘智公布了全球首款 7 纳米制程 ASIC 芯片矿机——阿瓦隆 A9 系列。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可以看到,现有的算力门槛能由原来的 14TH/s 跃至 30TH/s 的水平,整体提升幅度超过100%,典型能耗为1720W。

(数据来源:硅谷洞察研究院根据各矿机制造商官网、中关村在线、挖易矿业等数据整理)
(数据来源:硅谷洞察研究院根据各矿机制造商官网、中关村在线、挖易矿业等数据整理)

  密探对现有主流挖矿矿机型号、能耗、芯片制程对比发现,主流挖矿用的蚂蚁矿机 S9,是比特大陆生产的全球首款使用 16 纳米制程芯片的矿机,在2016年6月发布。

  由此可见,越早拿下下一代制程,就越有可能成为下一代主流矿机。如今阿瓦隆比比特大陆更早发布 7 纳米的A9 矿机,显然会对现有矿机格局带来挑战。

  有业内人士表示,从制程上来说,其实 7 纳米跟 10 纳米可以算是同一代制程的,所以优化空间并不是特别大。更何况,价格对于矿工来说,也很关键。GMO 公布的 7 纳米制程矿机预售价格近 2000 美元,A9 则并未公布价格。 如果用 7 纳米制程的矿机,至少按 GMO 公布的价格来看,价格是目前蚂蚁 S9 价格约三倍,蚂蚁 S9 成为主流矿机的一个原因就是至今性价比仍比较高。

  何况,拥有先进制程生产线的代工厂并不是随时等候着矿机生产商们。目前,台积电的 7 纳米制程生产线只有两条,给的基本都是主力订单——苹果 A12 芯片大单,紧接着还有华为海思、高通、博通等大厂。大客户对台积电贡献有多大?台积电曾透露,去年最大客户贡献超过2000亿元台币(约65亿美元)营收,整个 ASIC 芯片行业加起来也不及。

  所以,恰恰是在代工厂环节,卡住了现有矿机生产商的命脉。“几大矿机巨头在向台积电抢产能的时候,是面对苹果等巨头。但矿机和苹果手机又有本质性的不同,矿机是生产工具,会受到币价制约,而苹果是消费产品。因此,对代工厂而言,矿机生产的稳定性肯定是不如苹果产品来得大的。” BTCC 高级副总裁赵千捷告诉密探。

  因此,如今首个宣布采用 7 纳米制程的国产阿瓦隆 A9 矿机能够何时大规模量产,出货,还有价格,无疑对国内矿机行业有着风向标的作用。

  矿池:留住矿工,熬过“熊市”

  除了矿机制造商被中国企业领先之外,矿池的算力趋近中心化也是一个不可避免的事实。这背后,实质是个体矿工已经越来越少,纷纷投奔矿池。而现有大算力的矿池,背后往往也站着中国矿机企业的身影。

  根据 BTC.com 近三日(5号—8号)的矿池算力数据显示,前五名的矿池分别是 BTC.com、AntPool(蚂蚁矿池)、ViaBTC、BTC.TOP 和 SlushPool。纵观近一个月、三个月,乃至一年内的数据,矿池算力排名前五当中,只是第三名至第五名企业在排名会发生不同的变化,前两名已经是稳稳的 BTC.com 和蚂蚁矿池了。

(来源:BTC.com)
(来源:BTC.com)

  BTC.com 由比特大陆旗下运营和技术人员搭建,比特大陆旗下还有另一家矿池巨头蚂蚁矿池,而 ViaBTC 则接受了比特大陆的投资。

  即使如此,BTC.com 运营团队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虽然背靠比特大陆,但矿工都是“抢来”的:“初期去拓展客户,你要和鱼池、蚂蚁矿池、比特大陆抢客户。”

  在矿池算力“中心化”的背后,实质上是依托于拥有大算力矿工的“站台”,因此,大算力矿工是所有矿池争抢的对象。

  对于矿池而言,无论熊市牛市,吸引矿工,都是最重要的事。而熊市里如何吸引矿工,则更需要技巧了。不止一位矿池业内人士跟密探透露,“

  矿池必须吸引、并维护好矿工才能走下去,但越来越难了。”

  难归难,但矿池总有办法,毕竟生存要紧。

  这就说到矿池的利润来源。简单说,矿池会按照矿工的计算能力,把矿工应得的奖励按照固定的时间周期支付,矿池在过程中承担着运营、技术和相应的风险成本。因此,矿池会向矿工收取不定额的技术服务费。

  而这技术服务费就是矿池的主要利润来源。

  但熊市的到来,让诸多矿池已经开始打“价格战”,纷纷把服务费降低到 1%。在李培才看来,这留给矿池的利润空间已经很少了。当然,密探研究时发现,并不是所有矿池收取的技术服务费比例会对外公开,这需要矿工在真正获得收益时进行计算。

  如今,矿池还在矿工的收益上下功夫,希望通过提高矿工的收益,来吸引矿工。稍微介绍一下,矿工挖矿收益一般由两部分组成,包括爆块的区块奖励(如今比特币爆块奖励为12.5个比特币)+ 交易手续费,交易手续费指的是比特币在转账的时候支付的手续费。

  目前矿工的收益模式主要有四种模式:PPS、PPLNS、PPS+ 和 FPPS。后两者 PPS + 和 FPPS 如今被更多矿工接受,原因是,在过去采用 PPS 和 PPLNS 分配模式下,交易手续费是不参与对矿工发放的。

  在 BTCC 高级副总裁赵千捷看来,现在跑 PPS+ 和 FPPS 的矿池都不少,从 PPLNS 到 PPS再到现在的 FPPS,都是从交易手续费比例急剧上升的时候开始的,其目的把原来不参与分配给矿工的部分也作为挖矿奖励,分配给矿工以提高挖矿收益。

  对收益分配调整之外,矿池也尝试对矿工的服务变得更为纵深,“粘”住矿工。

  比如 BTCC 矿池已经对旗下 APP 进行了优化,不仅仅实现矿工的收益查看等基本功能,还能对矿工空投权益,矿工可以实现交易、借款、社交等行为。李培才也观察到,有些矿池确实开始发行代币(token)吸引矿工,但效果仍然有待观察。

  但总的来说,相较于矿机的高利润,受访的矿池合伙人们都认为,矿池在熊市较为稳定。作为纯技术型的环节,一个稳定的矿池,维护的工作人员可能只需要四、五位,一年开销不过十余万,并不需要太多的现金流的话,是可以熬过去的。据李培才推算,如果算力达到一定程度的矿池,服务费在1%的话,一天利润可以达到2至3个比特币。

  有了稳定的矿工,矿池自身的技术和运营维护做得好,让算力跑稳定了,就可以争取比理论出块数多一些,“这对于矿池而言,是一种盈利补充。” 赵千捷认为。

  挖矿:已不是暴利行业

  在美国西部淘金时代,一个特征就是:极高的不确定性,因为进入的人越多,挖到金块的不确定性越高,矿工们还要承担着能否到达西部的未知风险。

  比特币的世界里,亦存在着高度的不确定性,但这已经跟挖矿不相关。业内人士承认:经过这么些年的“洗礼”,挖矿相对来说属于一种稳定的收入来源,和一些产业比起来,回本周期也是可以接受的。

  根据美国研究机构 Fundstrat Sam Doctor 团队对比特币挖矿成本的分析,主要包括矿机设备费用、数据中心维护成本、维护机器相关成本、电力成本四个方面。

  简单说就是,首先,购买矿机要付钱,在矿机运转过程中,会涉及到机器散热、冷却、安全、技术维护、损耗等方面的成本,再加上电费,就是挖矿总成本。

  李培才透露,以主流的蚂蚁矿机 S9 为例,目前回本周期约为 314 多天,接近一年,即使是挖矿大户,回本周期也在 300 天以上。如果是用 S9i 挖矿的话,挖易矿业的数据显示,目前静态回本周期大约在 252 多天。在回本周期当中,电费占据了近一半的成本,现在挖矿的风险主要来自币价下跌的风险。

  在今年初,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工作领导小组曾下发文件,要求各地引导辖内企业有序退出“挖矿”业务,并定期报送工作进展,会不会影响挖矿?

  受访人士们皆表示,矿场确实聚集了大量矿机,也需要消耗大量电力,但关停的矿场原因在于非法用电,而非政策原因。有合法用电,交纳各项税收的矿场,是没有被关闭的,但有些矿场的扩容计划是暂停了。

  如何穿越熊市?

  在采访中,不止一位受访者提到了熊市过程中,挖矿业存在的难题:

  从上游来看,对于大的销售矿机巨头而言:当币价和算力堆高两边挤压导致矿工利润锐减的时候,矿机的销售会遇到瓶颈—— 销售遇到瓶颈,意味着现金流的减少:而研发芯片尤其是流片的成本又占到矿机整体营收的很高比例。

  流片成本是指芯片设计的最后一个环节——流片,流片和封装的价格都取决于制程技术,制程越先进,价格越昂贵。按照现有 16 纳米的流片费用约在 600- 800万美金来看,7 纳米的流片价格,可能突破千万美金。同时,流片价格也与出货量有关。从矿机平均半年— 1年进行迭代的速度来看,每次制造芯片的量不可能很大。

  因此,作为整个挖矿行业里“卖工具”的矿机生产商们,熊市不仅需要面对产品如何更新迭代的问题,还有现金流的问题。“如果熊市持续一两年的话,开销成本还是不小的,所以现金流很重要。” 李培才说。

  矿机生产商已经开始转向新的市场寻找机会,比如 AI 芯片领域,嘉楠耘智甚至在本月 8 号的新闻发布会上,推出了搭载挖矿芯片的电视机和电暖器。“矿机商在 ASIC 矿机上获取了利润和经验,转型拓展新的产品线是一个明智的战略布局。” 赵千捷说。

  正如前面所说,在熊市到来时,矿机销售的走低,可能会影响台积电等下游代工厂的利润,但代工厂受影响不大。

  受影响程度相对较小的还有矿池,受访者们认为,矿池属于利润较低,但较为稳健的技术环节,并不参与任何涉及交易的举动,从政策监管的角度来说,风险也最小。但是,矿池的转型也在悄然发生,无论是尝试发行代币,还是针对矿工提供更多的新型服务。赵千捷认为,矿池也要努力拓展比特币的生态,生态越完善,比特币的价值越高。

  按照中本聪对比特币的设计构想,当 2140 年新发行的比特币挖掘完毕后,用于支持挖矿和维护比特币网络的正是用户支付的交易手续费。“矿工和矿池肩负着维护区块链网络稳定的重任,对矿工和矿池的经济激励肯定是必须的,不会因为比特币的挖完而结束,只会继续下去。”

  “要坚持住。”

  一位在 2014 年经历过比特币 8000 元人民币,到4000、1000、最后900元的一位受访者说,“我庆幸我在 1800 元人民币的时候卖掉了那10个比特币。但是,我现在却后悔,再也买不回来了。”

  这位受访者也表示,尽管无法预测何时走出熊市,但今年内是看不到牛市到来的可能性了。

  或许,对于真正经历过 2014 年熊市的人来说。2018年,并不是最寒冷的冬天。如今抓得住转机的人,才能迎来下一个牛市。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硅谷密探。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币圈熊市,矿工如何迎来春天?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