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蚂蚁金服“拓荒”东南亚:移动支付出海方兴未艾

2018-08-11 08:05:17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陶力 马尼拉、吉隆坡报道

  导读

  出海仍然面临诸多痛点。印度之所以能发展互联网,是因为其吸收了足够多的外部投资,加上人才的优势,外力和资本推动了产业的变革。东南亚国家和区域之间都很分散,也形成了财阀垄断,用户的使用习惯根深蒂固。如果没有足够多的玩家,也很难打破格局。

  凌晨五点半,上海。

  当绝大多数人还沉睡在梦乡,38岁的赵皓已经准备出门,他要乘坐八点多飞往吉隆坡的早班机。到达TNG Digital办公室的时候,虽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但一天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等他从这栋CBD的大楼回到自己的住处时,已经是凌晨一两点。这是赵皓日常生活的写照,双城来回,三点一线。作为蚂蚁金服的高级技术专家、TNG Digital技术负责人,他参与过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的多个项目。

  赵皓只是全球化趋势下,个人选择的一个缩影。目前,支付宝的全球化线下落地分为两条主线,一是服务中国人境外线下支付的“出境游”,覆盖了40多个国家和地区;二是在“一带一路”沿线上9个国家和地区以入股或合资的方式,联合当地合作伙伴输出技术,打造服务当地人的本地版“支付宝”,面向的是超30亿人的蓝海市场。而东南亚有6.2亿人口,1.6亿互联网用户,由于华人数量庞大,也是中资出海最容易切入的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多地采访发现,在印度,不管是用Uber还是乘坐街上的突突车,都能用Paytm或者支付宝进行支付,互联网的火热也让印度被投资人看作是下一个中国。而在中国邻近的东南亚地区,移动互联网的应用还远未普及,更谈不上火热。但是,不管在菲律宾,还是马来西亚,年轻人们都对热门的应用津津乐道,并愿意去尝试,除了移动支付,抖音、探探在本地都拥有不少用户。

  这里是淘金的热土,也是挑战的所在。中国企业走出去,从昔日以贴牌为主的“借船出海”阶段,到后来买买买的“买船出海”阶段,如今已经到了“造船出海”阶段。8月8日,蚂蚁全球本地化钱包技术负责人熊务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透露,造船出海的困难很多,对团队的本地化能力是很大的考验。“语言能力、对外沟通、市场把控、赋能模式都是要考虑的。最重要的是,怎么能够不单单是自己把事情做出来,而是把本地的团队带起来。很多东西不是硬搬过来就可以,要找到一些真正的难点或痛点,去打动当地用户。”

  菲律宾人口过亿,当地版“支付宝”GCash用户数量有800万。这些年轻人都期待,未来也能像中国人一样,扫码支付、在线约车、吃上外卖,最好也能有淘宝和拼多多。近期,腾讯也上线了马来西亚版微信钱包,为当地用户提供移动支付服务。但是,东南亚的竞争注定会比国内小很多,一切都还刚刚开始。

  孵化本地版“支付宝”

  马尼拉有着明显的两面性,满街的英文招牌、汉堡店,仿佛身在美国,城中西班牙殖民时期留下来的一大批古典建筑,又让人恍惚重返欧洲。而狭小的街道、密集的人流、成队的摩托车,才提醒你是菲律宾没错。

  它的国土面积只有29.97万平方公里,人口却有1.049亿。在人们的消费习惯上,记者发现了诸多与印度类似的地方。例如,66%的菲律宾人没有任何银行账户,90%的人没有信用记录和信用卡。尽管人均GDP较低,但70%的GDP是由消费拉动,菲律宾人敢消费,也愿意去消费。于是,在菲律宾的很多公司,一个月会发放两次工资,甚至一周发一次工资。

  “他们买东西都是一小包一小包买,手机电话充值经常一次充个5块10块。对于移动支付来说,这都是非常好的场景,小额高频。整个国家23岁以下人口占60%,人口红利巨大。年轻人没有钱消费怎么办?就借,所以这里小额借贷需求非常发达。所以,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蚂蚁金服菲律宾负责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直言,在这儿看移动互联网,仿佛看到了五年前的中国。毕竟,全国1.12亿人有手机,智能手机的覆盖率约在40%左右。

  2017年2月,蚂蚁金服和数字金融公司Mynt达成战略合作,后者旗下拥有菲律宾最大的电子钱包GCash,蚂蚁金服和Globe两家占股45%,菲律宾第二大企业集团Ayala占股10%。从去年10月开始,GCash在当地也开始落地扫码付。

  GCash CEO Anthony(安东尼)透露,蚂蚁金服带来的经验主要是在数据、风控等核心技术上。“在东南亚,基本所有的支付公司在风控这块都是空白。蚂蚁的数据平台以及阿里云的基础底层设施都带来了很大改变,未来还期待会有AI人工智能、人脸识别等在中国已经成功的服务。”

  当然,GCash的部门不仅只是支付,Mynt旗下还有一个实体FUSE,是专门的持牌小额贷款公司。根据菲律宾本地监管规定, GCash是央行直接监管的EMI,可以发行电子货币,需要专门的支付牌照;同样,FUSE也需要另外的小贷牌照。因此,无论是小贷还是保险服务,都可以将GCash作为入口。

  看起来其架构与支付宝类似,但是在不同国家,用户使用习惯又完全不同。Anthony(安东尼)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包括菲律宾在内的东南亚国家,公众对于移动支付的认识非常初级,用户教育十分重要。“创建一些场景很重要,比如我们和Facebook Messenger合作,它在这边有大概超过3600万用户,是最主流的社交软件。在关注GCash的账户后,就可以通过Facebook去支付账单、充值、转账等等。另外,帮助企业代发工资也是重要的应用。”

  因此,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技术出海并非简单复制,更多是孵化的过程。赵皓说:“在与本地团队的融合中,技术、看法、观念都不一样,并不是你把你的方案技术给到他们就可以,而是要把管理理念传授过去,设身处地帮助他们解决痛点。”

  用户习惯教育

  中国速度正在改变东南亚。

  在蚂蚁金服投资之前,GCash已经自行运营多年。相比于投资前,其APP整体的用户数已经翻了三倍,交易的规模也已翻倍。一年多时间里,蚂蚁金服在菲律宾成立了30-40人的团队,对接的维度覆盖到了产品、技术、风控、数据甚至于生物识别、运营,还有市场和UED(用户视觉和用户交互)。

  赋能几乎渗透到了每一个毛细血管。Anthony是典型的印度人,务实又有点内敛。在他的印象中,平时大家会一起合作做项目,要对外的时候,双方一起出去谈。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天气炎热,热衷商场消费是菲律宾的一种文化。8月6日,当记者来到马尼拉市中心最大的Mall格劳列塔购物中心时,虽然不是周末,这里仍然人头攒动。商场内除了吃喝玩乐的商家,甚至还修建了小型教堂,以便顾客进行活动和礼拜。在亚洲,菲律宾是唯一的天主教国家,90%的人信仰天主教。

  从去年国庆节开始,格劳列塔购物中心的商户陆续接入GCash,现在的接入率已经达到35%。一家连锁果汁店的店员称,平时使用移动支付的用户不多,直到周末年轻人多了以后,手机扫码支付占比能达到20%。

  “这边跟中国可能不一样,中国是电商先起来,有了淘宝之后,支付宝再配套起来。到了菲律宾,你会发现各种基础设施跟不上,电商也没有那么发达,反而是线下支付非常集中,而且消费量非常大。我们为什么不从线下先走呢?所以我们就引入了这个线下支付。”Anthony解释称。

  没有年轻人真的乐意排很久的队才买到一张电影票,他们只是还没有移动支付这样更好的选择。2017年9月,马云来到格劳列塔购物中心,为第一个最大的电影院商户Ayala Mall发布电影票在线购。当天,整个国家的人都通过媒体知道了“手机购买电影票”这一新鲜事物。以此为节点,GCash的商户从0发展到了12000多家。

  除了支付,GCash的重点业务是个人转账汇款、代发工资、金融服务。被问及GCash在本地的竞争对手是谁?Anthony想了下回答,是现金。

  这毫不夸张。民间借贷需求,也催生了当地的典当行业。Villarica是本地最大的当铺之一,在全国有500多家分铺,主营业务有典当,汇款,和珠宝售卖等。同时,也可以提供Gcash的余额取现、转账汇款、用户认证等。即便是处在金融服务的最前线,这家当铺店内出售的珠宝商品价格不菲,也依然只接受现金支付,不能使用信用卡。

  此外,菲律宾全国线下有12000多个充值点,用户可以自助用现金为自己的GCash账户充值。“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还是现金,这是实话。菲律宾非常大的一块市场是现金,移动支付没有很好突围,渗透率大概在34%,用户对于现金的使用习惯,这是最大的障碍。”Anthony相信,移动支付在菲律宾是蓝海,下一步要突破的是用户习惯的教育。他希望在3-5年,五个普通菲律宾人里面有一个是GCash的活跃用户,用户量能突破2000万。

  移动支付3.0

  在每一个国家,蚂蚁金服的团队信奉的都是绝对本地化。与其他国家从消费支付着手不同,马来西亚的移动支付直接从交通切入。

  2017年7月,蚂蚁金服与联昌国际银行(CIMB)旗下的Touch 'n Go (TnG)公司签署协议,组建一家合资公司,为当地用户提供电子钱包服务和其他相关金融服务。“Touch Go”APP在今年3月投入运行,短短四个月时间里,不仅逐步实现了支付、转账、手机充值、缴费水电煤、转账、买机票等常见应用,而且在吉隆坡还能刷码过闸坐地铁。

  因此,马来西亚成为继中国之后,第二个可以用手机二维码坐地铁的国家。在吉隆坡的大街小巷,小到榴莲档口,大到KICC里的LV专柜,“支付宝”的二维码随处可见。店员看到中国人面孔的顾客,都会热情喊出“AliPay”。这是支付宝出境游的主营服务,即为海外中国用户提供线下支付。2017年4月开始,现在已经接入了数万家商户。

  马来西亚第三方收单机构代表黄志雄透露,与支付宝进行合作后,收单金额每个月增长20%-30%,中国用户消费平均每笔800-900元左右。在他所有的收单业务里,支付宝业务占了60%。“另外,我们还服务淘宝上的马来西亚人,他们也会在中国的电商网站购物。现在对商家的手续费用大概1到1.5个点,以后会调低一些。”

  过去几年间,从服务于海外消费的中国人,到服务于热衷于淘宝的外国人。移动支付出海已经发生了本质的变化,服务本地用户成为移动支付3.0要突破的问题。

  为什么马来西亚本地人使用移动支付不多?熊务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马来西亚人使用银行卡和信用卡都非常方便,现金交易也占了很大比例。选择从交通入手,主要因为场景覆盖率高,有助于用户支付习惯的转换。但是国内用户对移动互联网的使用习惯很成熟,教育成本也低。马来西亚的用户习惯还在培养中,初期也会采取一些优惠返利的方式。

  不过,出海仍然面临诸多痛点。印度之所以能发展互联网,是因为其吸收了足够多的外部投资,加上人才的优势,外力和资本推动了产业的变革。东南亚国家和区域之间都很分散,也形成了财阀垄断,用户的使用习惯根深蒂固。如果没有足够多的玩家,也很难打破格局。

  共担风险,共享成功是蚂蚁金服赋能本地团队的理念。TnG并没有公布具体的用户数据,但是一些改变在内部已经发生。“以往到了下午五点员工就下班了,定好的产品可能要延迟几个月才交付。现在这种现象很少发生,大家意识到自己的努力,真的在改变人们的生活,才会有驱动力。”赵皓进一步阐释。

  他们试图在每个区域,都按照“一地一策”做出最好的钱包,服务到本地用户。蓝海之后,也会有暗流涌动。公开信息显示,由于智能手机使用以及3G和4G网络扩张推动,东南亚区域2020年的移动互联网用户将达到近3亿。但是,无论是发展电商还是移动支付都存在挑战,包括技术采用程度低,地区高度分散,特定国家的文化、法规、基础设施和客户支付偏好等。

  对于熊务真来说,并不惧怕挑战。他的外曾祖父是著名数学家、华罗庚的老师熊庆来,母亲是曾获得过法国骑士勋章的科学家。12岁时,他便跟随家人去法国生活,曾先后就职于西门子、Business Objects,回国后在SAP、易保任研发总监、副总裁。2016年,熊务真加入蚂蚁金服,任国际事业部技术总监。

  “我们是为了愿景而来,初心是在全球范围内服务更多的用户,每一个新的市场,对我们来说都是很陌生的。不仅需要频繁出差,去适应本地的文化合作方式,更需要考验团队的技术、沟通、表达能力。”他说,眼下就是把这九个钱包的基础一一夯实。从印度开始,如今到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等一共9个国家和地区,支付宝模式都已经在当地落地开花。目前,蚂蚁金服的全球的用户量已经超过8.7亿;而在不远的未来,蚂蚁的目标是服务全球20亿用户。

  这个愿景能实现吗?或许,对于拓荒者来说,并不急于寻求答案。他们看到的是布局未来,而非眼下的投入。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蚂蚁金服“拓荒”东南亚:移动支付出海方兴未艾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