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李笑来式骗局,距离群体性事件只差最后一根稻草

2018-07-13 08:08:49 和讯名家 
“只要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啊?”
“只要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啊?”

  --《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

  眼下,这个无与伦比精彩的江湖,非币圈莫属。

  昨日,锌财经接到Bigone交易所的重大爆料,电报群里群情激愤,投资人和散户各个磨刀霍霍,甚至已经有不少人提出,想要众筹搞事情。

  “如果我ICO弄死他,你们会有人支持嘛?”更触目惊心的言论,在群里并不少见。

  经过采访和调研,锌财经发现所有矛盾都指向了所谓的“币圈首富”——李笑来。

李笑来超3万人的“韭菜”粉丝群
李笑来超3万人的“韭菜”粉丝群

  从万人敬仰的老师,到人人喊打的骗子,不过1年的时间,而巧的是,今天好像是他的生日。

  不知道这次生日,李老师的账户和钱包里,又多了多少捆曾经他烧掉的美金,但他的门徒和学生们,估计都已经撑不住了。

7月12日,李笑来生日
7月12日,李笑来生日

  空气币、跑路、大佬撕逼,各种千奇百怪却又让人血本无归的项目之后,那个曾经让人充满向往,能够调整生产关系,缩小贫富差距的去中心化生态,早已变成了仅有割韭菜和黑心交易的悲惨世界。

  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

  但是,江湖应该有江湖的规矩。

  1

  Bigone的大暴乱,谁在哭,谁在笑“李狗死全家”,“MD,真想把李狗绑架了,直播斩首”,“筹钱打断李笑来的腿,我出一个ETH”,“直接砍老师”。

  这样的咒骂在BigOne Telegram维权群已经成了刷屏的常态,被割的投资人,亏得越惨,骂得越凶。

BigOne Telegram维权群已失控
BigOne Telegram维权群已失控

  “亏2000万,如果是全部家当的话,杀人的心都有了。”一位投资人说。

  “不是全部家当,也想做了他。”另一位补充,至少得打一顿。

  甚至有人放出狠话,“如果我ICO弄死他,你们会有人支持嘛?”

  “肯定有人支持,昨天好几个人提出这样的想法了。”又有人回应到。

  整个电报群就在这样的咒骂和讨论中,刷了一页又一页。

  当然,还是有一部分人保持理性,真正看到了问题。

  “感觉老李头跟我们鱼死网破了。”一位群友说道。

  “他哪管我们死活,能赚钱就行。”另一位反驳,据他说,群里人每天挖矿的收入,李笑来会分走四成,每天几百个BTC,4天就是几千个。

  不到一周,就有上亿的收入,比国内大部分A股公司的财报还要漂亮,谁还会在乎被割的韭菜?

  而这样的收入,并不用花李笑来太多的时间和经历,套路和攒局显得有点多余,一张嘴就够了。

而更要命的是,不少用户还发现,之前的官方群的历史消息全都被删除了。
  而更要命的是,不少用户还发现,之前的官方群的历史消息全都被删除了。

  “终于理解李狗分叉币名字的含义了,SBTC,傻X套餐。”一位用户说。

  录音事件曝光之后,大众对于李笑来的负面和憎恨情绪,变得尤为高涨,毕竟没人愿意当了韭菜,还要被骂傻X。

  但历史似乎总是惊人的相似,云币、全家桶,只不过今天爆发的是Bigone。

  而这样的肮脏骗局,李笑来已经用了至少8次。

  2

  除了123,还有456,更有789

  今年5月,一直被李笑来力捧的SBTC改名为NASH。

  “圈完钱就改名”,“戏很多,改不了流氓的本质”,一时间,市场骂声一片。

  事情要追溯到去年年底。当时,李笑来及Super Bitcoin团队,声称要在第 498888 个区块高度对比特币实施分叉,分裂出来的币就是SBTC,又叫“超级比特币”。

  自带赚钱效应的李笑来,身后自然跟随了大批韭菜。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发行后,SBTC的价格就直线走低,从最高的4000元降到目前的30元。

SBTC行情走势
SBTC行情走势

  最近,李笑来却站出来声称,“SBTC是林嘉鹏和ranger做的,我只是表示支持”。

  有趣的是,这时ranger也表示,只是友情提供技术支持。

  关系撇得很巧妙。割完韭菜,拍拍屁股,云淡风轻。

  PressOne,是李笑来的又一大作。

  “用 EOS 众筹 PressOne,拿走你的钱,给你筹码,然后收走你的筹码“,这是一个连白皮书都懒得写的项目。

  而在众筹阶段,PressOne就高达2亿美元市值,而撑起这市值的全靠名气、粉丝、讲故事。

PressOne行情走势
PressOne行情走势

  Candy项目则被戏称为李笑来的“糖果计划”。

  不同的项目方,将各自的糖果锁定到同一地址,并联合发行的一种空投代币,总量一万亿个,会相继用空投、赠送等各种方式发放给支持项目的用户。

  当然效果也明显,BigONE平台因此,注册用户数量激增,电报群人数也呈几何级上升。

Candy行情走势
Candy行情走势

  BIG则是由Bigone平台发行的代币,发行总量恒定为2亿枚。

  BIG在上线之初,采取空投战略,李笑来送出大量免费的BIG币给用户,这是一个狡猾的战略,因为更大的份额,几亿个归发行者所有。

BIG行情走势
BIG行情走势

  后来,由于以挖矿来割韭菜的方式太容易了,Bigone又闻风而动,跟风发布了One,废除了BIG。

  而根据One的分配机制,持仓量最大的依旧是Bigone团队,又相当制造200亿个Token来圈钱。

One行情走势
One行情走势

  Motion更是一个与争议并存的项目。

  这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分布式游戏分发系统,也是一个以游戏视频为分发载体的社区,它可以让广大用户参与游戏的开发、测试、分发全流程。

  但3月份,在团队换血,投资人出走的情况下,Motion的估值却神奇地暴涨10倍。

Motion行情走势
Motion行情走势

  GCT是李笑来和老猫颇为关心的项目。

  这个项目非常神秘,有消息表示其与“极路由”有关,但网友纷纷表示“连官网都找不到”。

GCT行情走势
GCT行情走势

  QUBE也是李笑来站台的一个项目,号称要对海量数据进行处理,通过人工智能技术体系下的一系列算法模型训练,最终对数字货币市场各类博弈行为进行模型预测和数据量化。

  但有人登陆其网站发现,其中对外宣传的多个栏目毫无踪影。甚至有业内人士调侃“一股归零的味道扑面而来。”

QUBE行情走势
QUBE行情走势

  “第一大毒枭”,面对8大肮脏骗局,知乎有人这样控诉李笑来。

  3

  操盘手,血淋淋的收割机“我之前和北京的赵老师聊,听说李笑来已经开始变卖资产,准备跑路了。”币圈知情人透露了李笑来最近的动向。

  据这位知情人士透露,李笑来完全透支了自己的信用,不仅在散户和投资人上,收智商税,更依靠自己之前的名气,在项目方端为所欲为。

  “知道又能怎么样,谁敢跟李老师过不去?”某项目方告诉锌财经潘越飞,李笑来在币圈链圈可以用四个字形容:为所欲为。

  知情人士透露,就他目前所知,李笑来通过6种不同的方式,进行项目方和投资人的双向收割。

币圈人士手写李笑来的六大骗术
币圈人士手写李笑来的六大骗术

  1、项目的私募,通常是口头约定,承诺10倍以上收益,实际上这些项目根本都是空气,不仅没有白皮书,甚至连团队都还没有。

  “我是一个有信用的人。”据说这是李笑来最常说的一句话,他用空气的遐想,比如政府管的严,团队不让透露等为借口,找合作伙伴,一些币圈资深人士如老猫,进行敛财。

  然后,在这些项目上交易所的过程中,又会收取大量ETH和BTC,再通过高明的市值管理,赚取暴利,随后砸盘,可能先到50%,最终跌到只有10%的市值。

  “实在玩不下去了,才会找个团队接盘。”比如之前的项目,因为实在瞒不过去,才找台湾的团队接盘,这个估值40亿的项目,实际只有300万的注资。

  2、众所周知的600ETH收费标准的俱乐部,其中推荐给这些投资人的项目,就是上面讲的自己印的空气币。

  3、挖矿分红,用空气币,换取散户手中硬通货比如ETH、BTC。

  4、无牌照投资基金,最终,无论是法币还是虚拟货币,都进了李笑来自己的口袋,无法追查。

  5、偷换概念,以 candy.one 为例。李笑来把一些项目方给交易所的代币,打包起来,号称是有价值的 ETF。

  事实与 ETF 完全无关。这些糖果既不能直接兑换成里面的币,也无法证明这些币跟这个 Candy 有直接的关系。初期是印了 100 亿个币,部分到处发送。后面上架交易所直接卖,宣称未来“可能”会有价值。实际是用空气币换取用户手上的价值币。

  6、ICO Plus,扣住项目方募来的价值币,不知去向。

  上线李笑来交易所的部分币。以 ICO Plus 的概念,交易所先让用户交了价值币,但却不交割给项目方。

  宣称项目方尚未开发完成所有里程碑,实际筹来的经费必须由他们的交易所 “保管”款项,按里程碑发放款项。

  这些款项不知所踪。实际有些项目因为经费被扣,虽然经过了 IEO 还是被迫回去融 A 轮,否则无以为继。

  没钱拉盘,也没钱招人。

  真的不行了,就先代垫点法币款项给项目开发团队,安抚价值币未来是会涨的。要他们别卖币。实际上是不给币。

  李笑来的“八大割韭菜”案例,实际上就是上述操作的变形和组合。

  4

  群体事件都有哪些

  纸是永远包不住火的,八大骗局及其背后的操作手法,极有可能导致电报群事件升级,这必将造成群体事件。

  而过去的几年,币圈的群体事件早已经屡见不鲜。

  早在2014年2月,就爆发了轰动全球的“门头沟”事件。

  由于受到黑客攻击,MT.Gox744000个比特币失窃,按当时的比特币价格,总价值高达3.5亿美金。

MT.Gox的维权者
MT.Gox的维权者

  这直接导致了MT.Gox破产。

  随之而来的,除了比特币应声跳水,大量用户也聚集到MT.Gox门口,开启艰辛的维权之路。投诉、去法院告状,沸沸腾腾,但用户却没有得到相应的赔偿。

  而关于失窃原因,虽然网上众说纷纭,但至今也没有明确定论。

  同样值得一提的,还有ARTS项目破发引发的投资者集体不满。

  当时,ARTS被北京金融局定性为“金融诈骗”,而蒋杰也成了第一个因ICO项目被抓的币圈大佬。

  据悉,ARTS在1月8日开始ICO,总量10亿,众筹价约为0.66元,1月20日,ARTS上线澳洲U网,价格严重破发,目前交易所已经暂停其交易,价格停留在了0.13元。比众筹价还低0.53元。

  而在私募的第二天,ARTS就被同行打假。

  这彻底惹怒了投资人,组织上访、举报、维权,要求ARTS退币,甚至部分投资人将蒋杰扭送到北京金融局信访办公室。

  更有趣的集体事件,则发生在今年5月。

  五一假期,微博一名为“比特币博士”的著名荐币师与两万粉丝对赌,惨输300万却耍赖,与粉丝展开骂战。

  4月22日,“比特币博士”在一条微博里声称,如果比特币4月份涨不到一万美金,自己就给每个转发微博的粉丝一个EOS(一种数字货币,又名柚子币)。该博主也因此声名大噪。

但截止5月2日,比特币价格为9150美金,EOS价格为120元,也就是说,“比特币博士”惨输粉丝300万元。
  但截止5月2日,比特币价格为9150美金,EOS价格为120元,也就是说,“比特币博士”惨输粉丝300万元。

  然而这之后,该博主没有公开致歉,反而骂网友“别有用心”,找水军帮自己洗地,拉黑粉丝,关闭微博评论。被戏弄的网友们异常愤怒,对其口诛笔伐,并向新浪微博官方举报。

  这次对赌被网友评为币圈史上第一个“赖皮营销”。

  5

  律师:大多数代币都是个资金盘的运作

  针对这类事件的定性,锌财经特地咨询了京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钱颖刚,钱律师是京衡互联网法律部副主任,执业领域包括金融科技、资产证券化等。

京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钱颖刚
京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钱颖刚

  如果散户投资人闹事,是否会造成群体性事件?

  “群体性事件不是个法律用语,我理解是涉众型事件,参与人员众多,严重影响社会稳定和社会秩序的事件。群体性事件继续发酵,有可能影响到政权稳固和社会稳定。

  如ICO和数字币的违规滥发,以高回报诱骗普通投资者,引发大规模的维权事件,是有可能影响到国家金融安全,进而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钱律师回复到,ICO如果没有监管,肆意欺诈,大量投资归零的事件发生后,是有可能引发群体性事件,如OKEX维权事件等。

“在我国,ICO已经特指首次发行代币,募集代币,然后通知币交所进行集合竞价交易的行为。ICO在国内是明令禁止的,被七部委认定为非法融资活动,可能涉嫌非法集资。”
  “在我国,ICO已经特指首次发行代币,募集代币,然后通知币交所进行集合竞价交易的行为。ICO在国内是明令禁止的,被七部委认定为非法融资活动,可能涉嫌非法集资。”

  一般来说,投资数字币不在禁止之列,但ICO或者变相的ICO是禁止的。

  那么,已经参与区块链投资,或者想要参与虚拟货币投资的用户如何保护自己的利益?

  “目前司法实务,只能规避刑事风险,民事领域的风险是客观存在的,较难规避。在民事领域,所谓的基石投资、私募、公募的投资活动都不受法律保护。”钱律师回答道。

  “在一个没有监管,缺乏自律的虚拟币世界里,不管是交易所、还是项目方,私募投资者,在区块链的代币或通证的应用没有得到真正的大规模落地前,在没有业绩支撑下,除一些主流币,大多代币都是个资金盘的运作,所谓的市值和估值都是资金接力的结果。”

  割韭菜是所有资金盘的盈利模式,并不是区块链世界的首创概念,这与P2P暴雷其实本质是一样的。

  而如果真实的数字币世界,再任由李笑来这样的人操控,那恐怕离群体性事件真的不远了。

  李笑来老师,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锌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李笑来式骗局,距离群体性事件只差最后一根稻草》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