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政策向左,火币向右

2018-07-02 14:47:49 搜狐 

  原标题:政策向左,火币向右

  成功是一种丑恶的东西,因为它的假相会让人把它与功绩视为等同物。人们就是如此被历史愚弄的。

  ——雨果《悲惨世界》

  引子:反目

  6月30日,节点资本杜均发了一个竖起中指的朋友圈,称交易所的强势与独裁一去不复返了,节点资本不再参与火币网Hadax任何项目投票事宜。

2013年底到2016年底,彼时杜均是火币网创始人身份。

  2013年底到2016年底,彼时杜均是火币网创始人身份。

  3个多月前,火币网李林还在称杜均为“哥们”,节点资本和火币网的合作为“哥们之间互相支持”,没想到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瞬间就“反目成仇”。

  针对杜均的愤怒,火币网创始人李林称,火币Hadax对超级节点规则进行了升级,目的是平台自身风控需要,而且Hadax要推动重建。李林也承认,Hadax上线4个月以来,运行不太好,火币所有的争议和负面,都来源于Hadax。

  此前Hadax不仅仅由于项目频频破发引发争议,甚至还引来项目方反戈一击,指责Hadax操纵价格,坑害投资者。

  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朋友。在现实世界中,这又是一个生动的诠释。


政策向左,火币向右

  李林(左)与杜均(右)

  从表面来看,这是杜均等人对火币乱改规则的愤怒,本质上则是李林在数字货币领域越走越远的尝试而带来的冲突。

  包括杜均在内的所有人,也许还没有了解到在李林平静的外表下,已经逐渐显露出来的“野心”:

  他不再满足于只是打造一个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商人身份,而是要彻底颠覆旧有的金融秩序。如果说中本聪只是对哈耶克“货币非国家化”一次浅尝辄止的尝试,而李林,现在要做一个真正的践行者。

  序幕:一个惊天秘密

  2014年2月25日,火币网创始人李林参加了一场由Techweb主办的线下沙龙活动,介绍比特币的发展,并畅想火币网的未来。

  20天后,3月15日,李林登上了中央电视台,这个媒体巨头给予了李林和火币网足够的曝光度。

  然而,人们也由此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李林两次亮相穿了同一件衣服,被调侃其20天没换衣服!

政策向左,火币向右
  
彼时,火币网刚刚上线6个月时间,在创业路上狂奔的李林也许还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关注这些。因为短短半年时间,李林和火币网已经感受到了比特币世界的惊涛骇浪,这是一个跟他以往的创业经历完全不同的行业。

  彼时,火币网刚刚上线6个月时间,在创业路上狂奔的李林也许还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关注这些。因为短短半年时间,李林和火币网已经感受到了比特币世界的惊涛骇浪,这是一个跟他以往的创业经历完全不同的行业。

  在金融市场中,人类的赌性总是能得到最大体现,参与者获利欲望无节制扩张,每个人都在试图采取毫无双赢、从开始就是最后一击的策略,从而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人们一旦陷入进来,就会吸食上瘾,每个人都在试图制造更大的风险,将泡沫越吹越大,直到破裂。远者如几百年前的郁金香泡沫,近者有贾跃亭吹起的巨大“生态泡沫”破裂而远走美国

  正因为此,严格的监管与“金融鸦片”如影随形,政府试图勒住这些从业者的脚步,将泡沫压缩到最小。

  但是,毕竟这个世界上的暴利不是循规蹈矩的人能够得到的,只有那些敢玩的人,大胆的人,才有资格在金融交易世界里生存,只要良心过得去,心脏承受得住,想来都是多么刺激,令人神往。

  至于监管,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有时候如同糊着白纸的窗户,就看你有没有胆量去捅了。

  开头:与监管和黑客相伴而生

  2013年9月1日,火币网上线,此时比特币的价格为120美元左右,而从10月份开始,比特币开启了一轮上涨,到11月份,比特币已经涨到1100美元,短短2个月时间涨幅超过了8倍。而这个价格,相比与2013年年初20美元的价格,涨幅更是达到惊人的5400倍。

  作为新入局者,火币网一开始就宣称永久免除交易手续费,从而吸引了大量玩家。在李林看来,与交易手续费比起来,增值服务收费才是比特币交易平台的挣钱之道。或许这种想法已经为后来火币Pro推出Hadax打下了伏笔。其推出的投票上币模式,普一问世便争议不断,负面频发。

  这一波比特币牛市带来的巨大获利机会驱使各种韭菜蜂拥而入,其热度与2017年开启的数字货币狂潮一般无二。李林对外称这是比特币价值回归的过程。与此同时,李林或许第一次表现出对政策监管的警惕。因为在当年11月,时任央行副行长的易纲公开表态,不可能承认比特币的合法性,但是比特币交易作为一种互联网上的买卖行为,普通民众拥有参与的自由。

  李林对《ZMoney》认为这是最好的态度,“因为这个表态反而为我们预留了发展的空间。”

  而此前,李林的创业经历主要限于团购网站——人人折,而火币网面临的严格而又复杂的监管环境是电商网站远远不能比拟的。

  随后在2013年12月5日,央行、工信部、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要求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开展与比特币相关的业务,不得接受比特币或以比特币作为支付结算工具。12月6日,比特币从1002美元,跌倒765美元,一天缩水23.5%。

  3个月后,也就是2014年2月,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Mt.Gox被黑客攻击,74万个比特币消失在虚拟世界中。按照24日倒闭之前的比特币交易价格,这些失窃的比特币价值3.5亿美元,资不抵债导致了Mt.Gox的倒闭。

  严厉的政策监管叠加黑客攻击,严重打击了市场信心,此后比特币踏上了长达三年多的熊市。

  而由于监管政策的不明朗,火币网在野蛮生长的同时,也让李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彼时,李林私下表示,还是希望多与监管层沟通,了解监管动向。

  中场:寄望将交易平台合法化

2015年,李林在《清华金融评论》发表了一篇名为《当前比特币行业发展现状及政策研究》的文章。《清华金融评论》为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所办,虽然此时五道口金融学院已经从央行划归清华大学,但是作为原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院,该院所办这本杂志的读者和作者遍布金融监管机构,而其办刊目的也主要是为经济金融政策的制定者提供借鉴。

  2015年,李林在《清华金融评论》发表了一篇名为《当前比特币行业发展现状及政策研究》的文章。《清华金融评论》为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所办,虽然此时五道口金融学院已经从央行划归清华大学,但是作为原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院,该院所办这本杂志的读者和作者遍布金融监管机构,而其办刊目的也主要是为经济金融政策的制定者提供借鉴。

  当时监管机构对比特币监管还是在犹豫中徘徊,尚无定论。李林也许希望通过此文能对监管机构有所促进,使其能够效仿美国,将比特币交易纳入监管范畴,从而使得比特币交易合法化。

  李林在对比了美日欧等国家对比特币的监管政策后,提出在监管体系上,可以考虑将数字资产交易、数字资产存储管理等核心领域纳入已有的成熟监管体系。针对中国用户关心的资产安全问题,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可以纳入到场外互联网资产交易平台管理办法进行规范。

  李林甚至认为,对监管部门来说,过于严格的或不甚明朗的监管论调,会造成市场恐慌,压制行业创新,影响行业中创业公司的生存发展。李林将严格监管有可能打压“双创”(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联系起来。彼时,“双创活动”已经写入当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从中央到地方已经掀起了“双创”的热潮。李林敏锐的捕捉到这一点,希望能对政府监管部门施加一定的压力,给比特币交易争取更大的空间。

  在火币网三周年致用户的信中,李林也透露正在联合有关机构启动《数字资产研究课题》,准备向央行提交监管建议。

  不过与此同时,在2015年端午节前后,趁着股市火热,火币推出了股票配资平台——财猫网。此时的李林在谋划多元布局,希望在比特币之外,找到另外一条退路。不过随后而来的股市狂风暴雨般的下跌,导致杠杆牛市戛然而止,配资这条路也被证监会宣布非法而彻底堵死。

  但是,伴随这场牛市终止的不仅仅是配资,而是随之而来的金融大变局。历时多年近乎放任自流的金融监管模式被终结了,一轮金融周期已经走到顶部,金融去杠杆显露苗头,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政策导向已经取代了原来的金融自由化。整个金融监管骤然提速。

  2015年12月,P2P平台e租宝崩盘,2016年1月警方公布e租宝非法集资500多亿。随着e租宝问题爆发,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监管政策频繁出台,一次比一次严厉,到今天仍然没有终止。

  针对P2P领域的严厉监管,随即也蔓延到交易所领域。2017年1月,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召开,由证监会主导的清理整顿现货交易所的风暴席卷全国,对贵金属、邮币卡、原油等现货交易所涉嫌非法期货活动进行打击,300多家各类交易所被关停,部分负责人甚至被追究刑责,锒铛入狱。因为这些交易场所借助监管和法律的漏洞,大肆发展公众参与类似赌博甚至欺诈式的交易活动,造成大量投资者损失惨重。

  比特币交易平台也没有躲过此次整顿风暴,由央行牵头开始了对比特币交易平台的清理整顿,一份《关于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比特币交易平台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也被曝光,要求比特币平台不得开展融资融币业务;不得参与洗钱;不得违规从事支付业务;不得违反证券期货等法律法律,等等。

  李林希望将比特币交易平台合法化的设想彻底落空了,迎来的反而是暴风骤雨般的打击。

  2014年时候,李林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最难的还不是技术和市场,而是政策。“攻击银行触犯法律,但我们却必须自己承担起所有后果,完全没有人来保护。”

  在政策对比特币交易平台的态度逐渐明朗化之后,李林承受了越来越多的压力。

  2017年夏天,李林一度被传患上了抑郁症,甚至打算卖掉公司不干了。据有媒体报道,当时火币网估值达1.5亿美元,但因为种种原因,在快要交割的环节,这笔交易最终被否决,未能达成。

  2017年9月4日,监管的“铡刀”正式落下,央行等7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ICO。9月15日,北京市监管机构约谈包括火币在内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要求各交易平台当日明确所有虚拟货币交易的最终时间,并立即停止新用户注册。10月31日,火币网停止了所有数字资产兑人民币的交易业务。

  虚拟货币的价格再次呈现了“瀑布式”的全线大跌,比特币报价从3万元人民币迅速跌破1.7万元。

  李林曾经表示自己是一个喜欢接受挑战的人,不过,这次“挑战”也许对于李林和火币来说,有点过于猛烈。

  而这也促使李林彻底转向,与此前寻求通过监管合法化不同,李林这次走向另外一条道路。

  尾声:脱离监管一路狂奔

  2017年10月,火币全球专业交易平台——火币Pro上线,李林开始将火币交易平台业务脱离国内监管范畴。自此开始,李林在数字货币领域彻底丢弃了包袱,没有了监管的束缚,似乎再也不用担惊受怕,李林带领火币开始一路狂奔。

  而伴随着比特币价格一路飞涨,最高价格到了2万美元,大量投资者涌入,火币Pro交易量也高歌猛进。

  今年4月份,央行宣布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已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而且大部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已经被屏蔽而无法访问。虽然火币的主域名https://www.huobipro.com/无法正常访问,但是其对外公布的域名:https://www.hbg.com,仍然可以正常访问,火币Pro的APP也自带访问境外网站功能,中国大陆普通投资者仍然可以很方便的登录并交易。

今年4月,海南宣布打造自由贸易港,新港口的开放程度将远高于上海自由贸易区。火币随即于5月份宣布中国总部迁入海南,并向海南省抛出橄榄枝,成立10亿美金全球区块链产业基金,寄望脱离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监管异常严格的北京。据知情人士透露,李林的作为引发了北京金融监管部门的不满,毕竟在监管层看来,无论迁往海南的主体是哪一个,火币还是土生土长的“北京属地企业”。

  今年4月,海南宣布打造自由贸易港,新港口的开放程度将远高于上海自由贸易区。火币随即于5月份宣布中国总部迁入海南,并向海南省抛出橄榄枝,成立10亿美金全球区块链产业基金,寄望脱离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监管异常严格的北京。据知情人士透露,李林的作为引发了北京金融监管部门的不满,毕竟在监管层看来,无论迁往海南的主体是哪一个,火币还是土生土长的“北京属地企业”。

  2013年的时候,李林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区块链技术到底是什么?》,李林在里面畅想了未来的金融世界,或许也是其对火币网未来的设想。李林提到,区块链技术能够打破国家、主流金融机构对信用的垄断,政府不能代表绝对的信用。“未来区块链会给我们每个个体赋予金融的能力,就像互联网赋予了我们信息、媒体的能力,未来每个人都有具备一个价值发现,价值传递的能力。”“过去30年,互联网技术造就了信息时代的变革。未来10年,我相信区块链技术能够造就一个金融体系。”

  但是后来随着监管的加强,李林变得谨小慎微,这些言论已经从其口中绝迹了,代之而来的是尽量降低语调,将比特币定位为一个收藏品,从而避免引来政府监管的反弹。2014年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李林表示,未来国际货币不是比特币能解决的,并且比特币是没有潜力取代法定货币的,也不可能颠覆现有的法定货币,成为全球货币。

  而今,在脱离了国内政策监管之后,李林似乎又找回了自信,“自金融”再次被李林提起,而其对火币网的规划更加具有超越政府性质。比特币也不再是收藏品,因为李林准备不再“选择迁就于金融危机中的传统金融机制”,而是打算自立门户。6月初,火币宣布启动火币生态全球化战略,决定致力于开发出一条代表全球行业最高水准的下一代自金融公有链 —— Huobi Chain,由火币生态孵化,以支持未来世界的底层运转。

  李林决心用Huobi Chain重构未来世界的金融生态,“所有资产与权证的生成、流转、公证与确权都在公链上进行,未来将会是一个崭新的基于区块链的自金融世界。”

  彼时,李林已经不再避讳自己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创始人身份,而是频频作为交易所代言人,为交易所“保驾护航”,期望带领火币走的更远。

  返场:哈耶克的践行者?

货币现象可能是很多人最着迷又最为困惑的领域之一,谁掌握了货币,谁就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社会的掌控力和话语权。对政府权力保持高度警惕的哈耶克在晚年提出了货币的“非国家化”和货币竞争理论,他从彻底的经济自由主义出发,认为政府对于货币发行权的垄断对经济均衡造成了破坏,货币非国家化是货币发行制度改革的根本方向,他的这一主张被称为“多元货币竞争理论”。

  货币现象可能是很多人最着迷又最为困惑的领域之一,谁掌握了货币,谁就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社会的掌控力和话语权。对政府权力保持高度警惕的哈耶克在晚年提出了货币的“非国家化”和货币竞争理论,他从彻底的经济自由主义出发,认为政府对于货币发行权的垄断对经济均衡造成了破坏,货币非国家化是货币发行制度改革的根本方向,他的这一主张被称为“多元货币竞争理论”。

  哈耶克认为,个人自由至高无上,而自由市场经济是最能保障个人自由的基础制度,也是最有效的资源配置方式。

  比特币的簇拥族认为中本聪设计比特币的思想正是来源于哈耶克的理论,比特币的有限性、去中心化特征有效避免了政府滥发货币的缺陷。

  或者,李林已经有了自己的伟大构想,他期望自己代替中本聪,成为哈耶克的忠实践行者,而不是在监管夹缝中求生。(完)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政策向左,火币向右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