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比特币抑郁患者不断增加 那些炒币的韩国年轻人

2018-05-02 02:39:01 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记者 梁耀丹

  最近几个月,韩国首尔居民吴艺媛一直监视着电子货币市场的行情,几乎每天每分钟都会刷新手机。2017年初,她投资了4万美元购买以太坊。这在韩国已经非常流行,像许多经济困难的韩国人一样,她把投加密货币投资视为“唯一的出路”。

  这位不到20岁的白领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履历:留学海归,曾经在韩国几家令人羡慕的公司工作,目前正在一家发展势头颇好的初创公司担任高管。但她和她的丈夫依然买不起一套8万元一平方米、总价251万元(40万美元)的首尔公寓。

  “对我们刚刚进入职场的年轻人来说,需要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真的很难。”吴艺媛说道。

  吴艺媛的现状只是众多韩国年轻人中的一个缩影。根据韩国央行(BOK)的一份新报告,相比其他年龄段的人,韩国千禧一代(18-34岁)更热衷于加密货币投资。

  2/3工薪族投资电子货币

  韩国央行调查了2500多名居民,结果表明,超过1/5或21.6%的人对加密货币感兴趣。年轻人显得更加积极:在20多岁和30多岁的年轻人中,分别有29%和40%的人了解加密货币市场。在20多岁的年轻人中,24.2%表示愿意投资加密货币,在30多岁的年轻人中这一比例为20.1%。

  根据韩国招聘公司Saramin的一项调查,估计韩国2/3的工薪工人在2017年12月前已经投资电子货币。这些人中有80%是20多岁和30多岁的年轻人。

  对于韩国的年轻人来说,加密货币似乎是一个难得的发财机会。去年2月加密货币泡沫破裂后的几个月内,韩元仍然是比特币第三大交易货币。据韩国2月份的公开报道,这个有5200万人口的国家占以太坊交易总量的17%,而去年冬天全球最大的加密币交易中有2/3发生在韩国。

  在韩国,无论老少都在使用最新的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的NFC功能和摄影技术,人们可以便捷地访问稳定的Wifi和蜂窝数据,正如新技术与智能手机的市场渗透,在韩国接受比特币的门槛是很低的,所以,这是一个前景光明的比特币潜力市场与数字国度,这使得短短的三个月内加密货币应用用户数量增加了14倍。

  近年来经济放缓和失业率上升同样推动了人们用创新的方式赚钱的兴趣。对于许多韩国人来说,其中一种就是投资加密货币。

  “我可以继续工作30年,我可以偿还一套马马虎虎的两居室的房贷,以及一辆汽车的贷款。这就是我人生的终点。”东西大学教授贾斯汀·费多斯如此描述韩国年轻人的普遍想法。

  韩国的住房极其紧张,首都首尔拥有该国一半的人口,约为纽约市人口密度的两倍。此外,韩国的年轻人面临的竞争环境极其激烈。在25-34岁的韩国人中,近70%都拥有大专学历,这个比例是经合组织(OECD)国家中最高的,而高中学历几乎人人都有。据费多斯表示,尽管如此,韩国的年轻人依然受到38%的就业不足率的打击。

  在这样的背景下,比特币的出现创造了许多财富神话。

  “我公司的一位高级管理人员对比特币投入了1亿韩元,从中赚取了2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2亿元)后辞掉了工作。”一位投资公司的雇员表示,“我没有亲自见到他,但他是这里的传奇人物。”

  一位姓云的学生表示:“当你听到有这么多人都从中获得了额外的收入,你的一些朋友本来一无所有,突然他们就能买车了,你不免会有些嫉妒。”

  比特币抑郁症

  根据韩国加密货币交易所Korbit的交易量数据,韩国境内对加密货币的大规模兴趣始于2017年秋季。而到了2017年12月,韩国的青年失业率达到10%的历史新高,这正是加密货币价格达到其历史最高点的时候。

  在这种狂热的推动下,韩国市场上的一些加密货币比其他地方的价格高出51%,被称为“泡菜溢价”。一些外国炒币者受此吸引,在国外购买了加密货币,到韩国市场来倒卖。

  但随后就发生了这起事故。根据Korbit的数据,从2018年1月6-16日,比特币兑韩元的价格差不多从25065美元的高位跌到了13503美元。到2月5日跌到7410美元,而4月2日,比特币的价格为7241美元。其中,韩国政府的监管被认为是比特币等加密货币跳水的重要原因。

  币市大跌使得许多韩国年轻人遭遇财务和精神上的重创。

  韩国心理学家报告称,所谓的“比特币忧郁”患者正在不断增加,还有离婚辅导员称,投资失败造成了一些人的婚姻破裂。

  “我的经理向比特币投入了1亿韩元,除了讨论比特币之外,他在正常工作时间内没有做任何事情。他在下午6点人们下班时才开始工作,这意味着我也必须待到晚上10点或11点。”一位姓朴的小型银行的员工表示,“我应该去年就买比特币,我听说了不少人赚到了数百万元的故事,这让我讨厌自己的生活,想着明天去上班会让我想死。”

  英国剑桥大学新兴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盖瑞克·海勒蒙怀疑,加密货币正在影响该国的社会结构。

  “加密货币正在创造着一种抑郁症。”海勒蒙说,“韩国人显然失去了去上班的动力,他们看到同龄人赚到了比他们通过辛苦上班赚到的十倍的钱,而这些仅仅只是通过猜测加密货币的价格完成的。”

  韩国知名精神病学家吴庆植博士表示:“人们看到其他人投入的少量资金涨了10-20倍。他们不能忽略正在发生的事情,奖金是如此之大,有些人可能会觉得他们错过了同龄人的成功。”

  韩国媒体报道称,已经有多起自杀事件被认为与加密货币交易损失有关。

  一名20岁出头的大学生在当地时间1月31日自杀身亡,该名大学生投资2000多万韩元购买虚拟货币后,一度暴涨到2亿多韩元。但在去年年底,他所投资的虚拟货币暴跌,不仅获利归零,连本金也全赔了进去。

  同一个月内,一名30多岁的男子自杀,据悉,其生前在加密货币上投资了超过1000万的韩元。

  政府监管有限

  事实上,在加密货币抵达之前,韩国也是世界上著名的酗酒和自杀之国(两者之间被认为有很强的相关性)。比特币抑郁症只是韩国长期未能成功克服的问题的新名称。

  加密货币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引起了韩国政府的注意,他们在今年发布了一系列监管法规。正如韩国国务总理李洛渊此前发表声明表示:“一些韩国年轻人,包括学生在内,纷纷加入赚快钱的行列,而加密货币常被用来做毒品交易或虚假营销……如果听之任之,这可能会导致社会严重的扭曲,或出现病态现象。”

  1月,韩国政府开始禁止匿名交易,并且加强对加密货币交易所的银行账户进行检查。此外,韩国国防部发出禁令,宣布禁止在军事基地使用在线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并且在多个军事基地设置防火墙,禁止军人访问加密货币交易所。

  1月16日,韩国区块链协会成立,其成员中有66家公司,其中包括25家加密货币交易所,该协会在4月17日发布了自律监督监管方案,协会将对韩国交易所进行自律审核,指定财务情况、保安、透明性等方面的最低要求。

  4月初,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KFTC)下令要求12家加密货币交易所修改附加合约,因为他们的原合约无法为消费者提供足够的保护。

  但有分析人士认为,韩国对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遏制力度是有限的。

  由韩国总统文在寅领导的现任政府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年轻选民的支持。毫不奇怪,这与投资加密货币的人群高度重合。因此,政府在监管加密货币时可能会支持平衡力度。

  正如位于首尔的加密货币交易所Icon的高管亨利·李所说:“政府需要年轻人支持从而继续掌权,而年轻人喜欢加密货币,他们不会搞砸这一切的。”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比特币抑郁患者不断增加 那些炒币的韩国年轻人》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