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虚拟货币:我是如何被玩坏的

2018-01-22 00:01:39 新金融观察  新金融 彭俊勇

  许多年以后,币圈玩家们一定会记得2018年元旦之后的日子,随着1月19日国家工商局、公安部联手对以虚拟货币为幌子的网络传销活动进行打击,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未来规范化生存还是死亡,不再是一个问题。

  技术信仰者认为比特币担负去中心化的使命,是未来的世界货币。而人们更应该思考的是,理论上可能带来变革的区块链和比特币们是如何被玩坏的。

  前世与今生

  我的总体名字叫虚拟货币或者数字货币,其中一个更简单直接粗暴的代表性标识性的名字叫比特币,如果以比特币2009年出现为标志,那么我今年已经9岁。

  2008年11月1日,一个化名为中本聪的人在互联网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的论文,提出了一种新型数字货币的设想。很快他就写好了程序,并于2009年1月3日开始运行,挖出了第一个比特币区块,内含50个比特币,在当时这件事情无人关注,这50个比特币也许买不来一瓶可乐。

  事实上是,到了2010年5月21日,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位程序员Laszlo Hanyecz用1万个比特币购买了价值25美元的比萨优惠券,第一次为比特币定了价。

  现在,如果有人评选出一个最遗憾排行榜,这位程序员上榜应该没有太多疑问。因为在2017年末,比特币最高曾经达到2万美元一枚。

  2017年2018年新旧之交,曾经有人做过一次调查,目前你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排名第一的答案是焦虑——时代快速发展,容易被甩下的焦虑;知识更新迅速,对新事物可能无知的焦虑;财富呈现几何级数增长,被平均数嘲讽的焦虑。

  而比特币迅速而剧烈的价格变化,理论上为焦虑着的人们提供了不可能再好的逆袭机会。2017年初,我的每枚价格是1000美元左右,而到了年末最高接近了20000美元,有什么东西可以短时间内取得这样的升值速度?更不用说,从2009年第一个比特币面世至今,已经实现了几百万倍的暴涨。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玩家们无论表现得多么洒脱和理想化,盯着价格走势熬夜变化的心跳节奏,才是这一行最真实的写照。

  时间到了2018年,区块链与虚拟货币火爆得一塌糊涂,力挺者和质疑者也是阵线分明。有人认为这是颠覆世界的全新发明,有人认为这只是割韭菜的击鼓传花游戏;力挺者总爱挂在嘴边的话语是,比特币是对自由的信仰,是去中心化的美丽新世界。

  但吊诡的是,所谓去中心化的直接结果就是,目前全世界一半以上的比特币集中在不到一千人手中,去中心化变成了再中心化。

  同样在整个虚拟货币产业链条中,全球的挖矿算力集中在少数人的手上,比特币的维护和开发集中在少数码农的手上,虚拟货币的舆论影响力集中在少数大V的手上……

  全球虚拟货币市值曾于2018年1月7日到达8320亿美元的高点,而2017年全球GDP总值不到70万亿美元,各种虚拟货币总值已经超过了其1%,大致与土耳其的8400亿美元或者是荷兰的8200亿美元相当。

  之后随着所有币种下跌而严重下跌,目前全球市值5000亿美元上下,缩水了近40%。也就是说,超过2万亿元人民币蒸发了,绝大多数是最后那批接盘侠、韭菜的亏损。

  当财富与理想同时来临,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选择将理想放在地上摩擦,恰似那魔鬼的步伐,但是在区块链、比特币的圈子里,通常流行的是——创立自己的虚拟货币,让别人来为我的理想埋单,至于谁会在最后成为被收割的韭菜,那与我无关。

  监管的愤怒

  对于虚拟货币行业来说,2018开年没有最冷只有更冷,这股冷风来自美国,来自韩国也来自中国。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