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说说“矿工”和新老炒币者那些事儿

2017-09-06 00:05:00 金融投资报  苏启桃

  随着央行叫停ICO,比特币的价格就猛烈下跌,暴跌中最痛的莫过于挖矿的 “矿工”和炒币的投资者。 《金融投资报》记者找到多位试水比特币的亲历者,多数对比特币的行情较为悲观,以下还原两位亲历者的炒币经历。

  本报记者 苏启桃

  沈韬略:从“矿工”到职业炒家“还能干嘛,还是得关注着行情啊!”接到《金融投资报》记者采访电话的时候,沈韬略正在查看比特币最新的行情,而那台4年前购入的矿机正孤独地“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

  沈韬略,27岁,现居深圳,最早接触比特币还是在2013年,那一年他刚大学毕业。当年10月的一个休息日,他百无聊赖,玩着初代智能机刷到一条新闻说比特币8000元一个,凭着印象中对比特币的一些记忆,他开始在网上搜索相关信息。“什么改变世界,什么未来货币,什么代替黄金,就在看了各种打了鸡血一样的信息后想要买一台矿机来挖矿挣钱。”沈韬略回忆了一会儿说,当时各种搜索矿机卖家,最终辗转从广州的卖家手里买回来一台矿机,花的是从家里要来的2万元钱。

  矿机到手,刚开始“挖矿”的日子每小时可以挣到25元。但是随着比特币升温,加入“矿工”队伍的人越来越多,电费支出过大,以及比特币行情走低,他的那台矿机在运行3个月之后产出就不够电费支出了,被他果断停掉。毫无疑问,沈韬略在2013年8000元的高点入市,“矿工”身份以亏损宣告失败。

  但是,他对比特币的“热爱”并未结束,此后开始炒比特币,但是依然是持续的亏损。“只要有点钱我就投入比特币,但是8000元之后就进入漫长的熊市,最低在2015年初跌到了2000元左右。”沈韬略说,一直到今年3月份之前其都是亏损的状态,但是此后随着比特币的暴涨,此前几天最高的时候资金在3月份的基础上翻了100多倍,这还是他有几次没抓住机遇的基础上实现的,用他的话说是“有更多的人翻的倍数比我多多了。”而此时,他已是全职炒比特币了。

  正所谓,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随着央行整治ICO,比特币行情急转直下,全部身家押进比特币市场的沈韬略自然大受影响。“今年以来ICO十分火热,很多涉嫌诈骗、非法证券、非法集资,他们搞乱了这个市场,其实老玩家一眼就看得出来,所以我从来不去碰那些,但对这些乱象也无能为力。现在相关部门整治对市场影响很大,但也是必须经历的过程。”算是看惯了涨跌的沈韬略在采访中表现较为淡定,但对于市场他也只有等待。

  陈小华:拿学费炒币的“辛酸史”

  陈小华(化名)的入市时间很短,短到可以用天来计算,但是资金有限,他面临的亏损不是他的年龄可以承担的,因为他炒比特币的钱是他的学费,以及从同学那里借来的钱。“今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比特币,一直关注着,看着它的价格在几个月的时间内翻倍再翻倍,心痒痒。但是我只是大学生啊,一直没钱买,终于在前几天,也就是上周一,我妈把我新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打到我卡上了,一共有小2万的样子,加上之前有一点存的钱,还从同学那里借了几千,终于凑够可以买一个比特币的钱了。”说到这里,陈小华顿了一下接着说,“真的,我想的是就买一次,小赚一点就出来,然后还同学的钱,开学交学费。”

  着了魔一样的陈小华于是在8月31日首次买入了1枚比特币,当天以及次日市场一路走高,他甚是欣喜,准备在9月3日之前再赚一点就出来。

  但是,9月2日开始,受央行整治ICO影响,比特币价格开始持续下跌,不甘心承认失败的他在已经出现亏损的9月3日还是没有出来,期待奇迹出现。9月4日,学校正式上课,也是学费缴纳的最后期限,陈小华没有办法只得向家里摊牌。“爸妈骂了我一顿,帮我把学费交了,同学的钱还了,勒令我马上卖了比特币,我还是再捱到了下午,实在没法了,亏了差不多5000元的样子卖了。”陈小华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是9月5日下午,尽管已经卖出了比特币,但他挫败的眼神明显出卖了他的内心。

(责任编辑:崔晨 HX015)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说说“矿工”和新老炒币者那些事儿》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