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郑毓栋:智能投顾的目的不是打败市场 是做好财富管理

2016-09-25 00:33:09 和讯互联网金融 

  和讯互联网金融消息 9月23日,2016博鳌观察金融创新峰会在京举行。本届峰会以“新科技、新理念构建新金融”为主题,邀请国内外专业人士就如何充分利用科技与业态创新,推动金融发展、促进中国金融改革与经济社会发展等问题进行深度探讨。峰会当日下午的第二场嘉宾对话以“从大数据到人工智能:真正风口已经到来”为主题,五位行业专家围绕话题进行了讨论。

  璇玑公司CEO郑毓栋参与了讨论,他表示智能投顾的目的并非是为了赚更多的钱,每个人都利用智能投顾打败市场是不成立的。智能投顾的真正目的在于通过需求的分析,来帮助客户去管好自己家庭的财富,做好对未来的财富规划。

璇玑公司CEO 郑毓栋
璇玑公司CEO 郑毓栋

  以下为郑毓栋的发言实录:

  主持人:大数据提出的时间比人工智能早很多,人工智能就我的理解是一个算法,如果没有好的人工智能,你的数据再全再多,都得不到任何的结论,但是如果你没有一个好的数据来源,没有准确的数据来源的话,你的人工智能算法再精确,也无法给出准确的信息,所以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这两个词,主要是从科技领域开始发起的,不管是IBM还是谷歌,都给大家描绘了一个从如果人工智能发展起来,人类会进入更好的社会局面,但我们知道这都是在自然科学领域提出来的,作为一个典型的社会科学,人工智能这么一个概念在金融领域是否能够有很好的应用呢?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如何在金融领域推进人工智能,它目前的进展是什么,包括它未来会往哪个方向发展,我想听听在座各个嘉宾的想法。

  郑毓栋:昨天我看了一下对人工智能的定义,其实没有大家想得这么高大上,人工智能只不过是机器呈现出来模拟人思维的一种智慧,它能够在特定的环境和场景下根据变量和环境的变化,以最大可能成功的可能试图解决一个问题,或者达到一个目的,这个是人工智能的一个定义,所以大家看到它对人思维的模仿,人的思维有哪几种呢,现在讲了很多的学习,当然是一种,但是它只是其中的一种,比如说还有逻辑推理,推理也是一种人的能力,在这当中其实有的时候你不需要数据,1+1=2,你不需要有很大的数据才能让机器知道这样的一个结果,所以其实我觉得人工智能的范围非常广泛。金融这个行业是一个社会科学,确实非常复杂,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个复杂度,在传统的金融行业里面有大量的工作,它需要有专业知识和技能的人,有经验的人在其中进行一些思维和判断,比如说信贷员,比如说投资银行的分析师,其实他们都是一种思维的过程,有的是一种逻辑推理的过程,有的是对数据总结、挖掘、整理,通过概率的判断形成一个结论的过程,这样的一个过程在技术的角度,我有没有可能通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方式来进行一定程度上的替代和转换,其实这个工作不是这两年,而是一直在发生,从有计算机的时代就一直在发生,所以我觉得这个变化不但过去在发生,现在在发生,将来也可能会持续的进行下去,这是我一个浅显的观点。

  主持人:现在有一个词非常流行叫智能投顾,中国目前所做的智能投顾和美国比的话,它的区别是什么,我们能从中学到什么东西,第二人工智能接下来的发展会不会使人的整个投资理念以及资产管理行业发生一些改变,比如说人工智能会不会取代人类,人工智能会不会跟人之间有一个非常强烈的分工?

  郑毓栋:我想说这个之前再回到人工智能的本质,它是对于人思维的一个模拟来最大程度的达成某种目的,所以第一个大家要问的是智能投顾的目的是什么?如果简单的说智能投顾的目的就是赚到最多的钱,那么这个目的是不可达成的,投资是艺术和科学的一个结合,一个大数据和一个理性的机器如何在艺术层面上达成,比如说巴菲特在投资的时候,他有的时候会去那家公司的CEO住的一个社区跟大家聊聊天,了解一下那家人的生活状况,他管理人的道德品质,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够让一个机器去模拟,可能五十年后可以,但是今天还没有看到,所以如果你的目的是在资产管理行业人人都想成为下一个巴菲特,你的目的是赚最多的钱,那很遗憾,这个不是智能投顾在美国被发明出来的一个目的,这样的话你就回答了刚刚主持人的第二个问题,人和机器在未来谁能够战胜谁。

  如果假设智能投顾这么厉害,它能够打败市场,未来所有的人都用了这个工具,每个人都打败了市场,请问谁输给了市场?每个人都得到了阿尔法,谁贡献了那个阿尔法?所以在哲学上,这是一个不成立的话题。所以我们看到在资产管理行业,大数据也好、人工智能也好、顶尖的量化基金也好,它到最后一定会面临一个问题,量做不上去了,因为你获取阿尔法的能力是有限的,你的策略的有效性是有限的,没有人说我一个量化的策略是永远有效的,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我觉得智能投顾的目的就是大家不要把它想成我要去赚最多的钱,这是缘木求鱼,不能够达到的,那么它的目的是什么?它的目的是我帮助所有的中产阶级家庭,所有的客户能够去规划自己的一个财富的规划,这个目的就可以达成了,因为每个人生活的规划,他的需求,他对流动性的需求,他对财富的需求,他对风险的认知都是不一样的,一个60岁的人和一个20岁的人不一样,一个明年要买房的人,和一个买完房的人不一样,智能投顾其实解决的这样的一种思维逻辑,当我面对每个人不同的财富需求的时候,我如何来帮助你规划你的人生财富,能够满足你接下来的生活需求,所以从本质上,它的目的就不在于要打败市场,所以我们看到美国的智能投顾的特色,包括中国可以学习的一个地方,有非常多的地方,第一个,它强调被动投资,当然它有一个前提,因为美国市场是非常有效的市场,个人投资者只占20%左右,据统计,大约有15%的基金经理在美国无法长期持续的战胜标普500指数,我们要面对的是中国市场会变得越来越有效还是无效?如果我们的回答是前者的话,那我相信被动投资在中国的一个发展也会越来越大。

  第二,即使我们说中国现在还是一个半有效的市场,那么我能不能持续的去打败市场,作为每个个人来说,大家都知道在股市里是七亏二平一赚,并不是这个基金不好,而是它本身错误的行为和习惯,导致了它无法长期持续的去获利,如果你能获得一个符合自己需求的市场平均水平,已经能够好过市场上80%的人,也能比你过去做得要好,那么智能投顾就已经在这个方面能够给你带来,给这个投资人,给这个家庭带来莫大(博客,微博)的一种好处和能力,所以这是第一,美国强调的是被动投资。在中国,我们觉得在数字化资产配置情况下,我用被动的投资,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我消除了不确定性,因为我们国家很多的主动管理基金的基金经理风格是非常漂移的,他一会儿满苍,一会儿空仓,一会儿大盘,一会儿小盘,这不是不好,但是在配置的环境中,它有可能带来不确定的因素,所以我觉得在智能投顾过程当中,在数字化资产配置过程当中,可能我们在取得被动的方向是我们可以向美国去学习的第一个方向。

  第二个方向就是说整个市场在美国市场被动的一个指数的发展,产品是非常非常丰富的,流动性也非常好,但中国市场这块目前还是一个比较困难的比较少产品的列表,所以我觉得这块也是我们可以向美国去发展的第二个地方,就是发展被动性投资的一个产品来为整个智能投顾、数字化资产配置带来更多产品的空间。

  第三点,在美国,它其实非常强调个性化,它对于客户需求的理解比如说像(英文)这样的公司,它已经开始收集客户交易的行为,这样的话它通过人工智能的学习,进行预测,它决定你可以要去进行赎回的动作了,这时候你可能会犯一个交易上行为上的错误,他就事先提醒你,长期投资是好事,分散投资是好事,最近市场可能有一些波动,但是你坚持一下,你不要去做错误的行为,其实这是把金融行为学和投资结合在一起,人都是非理性的,但是智能投顾恰恰是把理性经纪人的好处应用在一个不理性的人身上,减少他可能犯的错误来获得长期的获利和收益,所以这是我们可以向美国学习的第三点,就是对于客户这一端如何去进行非常深入的理解和了解,去得到它的一个需求。

  最后,为什么我们要把智能投顾改叫数字化资产配置,其实它真正的理念是帮助客户通过波动的控制,通过需求的分析,来帮助它去管好自己家庭的财富,以应对他自己未来的需求,而不是帮他去赚最多的钱,因为这是不可能被做到的,从智能投顾的角度不可能被做到的一点,但是我们看到因为中国市场上跟美国还有一点不同就是监管,美国智能投顾是由IAA牌照监管的,最近也出了一个框架,对于整个智能投顾从算法到科技到体系都有一套全程的监管,但是中国现在大家都还在争论,这是财富管理顾问业务还是资产管理业务,谁能够去做这块,还有很多争论,所以我们看到这个词到中国来以后,也不出意料的衍生出了各种发展的方向,其中有一个方向比如说个股的选择,我相信量化是能够去做好个股选择的,但是你做了个股的选择是不是能够公开的发表让大家去使用,这点是存疑的,因为如果你能够赚这么多钱的话,你应该把这个信息藏起来,由自家使用而不应该发表,所以有很多方面延伸的枝节在智能投顾的名义下,我们觉得跟我们当初的初衷有一些不同,所以在这个层面上,我们就把它改叫数字化资产配置的名词。

  主持人:今天我们非常荣幸有五位业内的专家在这个地方,有来自与传统金融行业的,也有来自于新金融行业的,也有对这个领域研究非常深刻的学者,接下来的时间里面我想做一个思维的碰撞,各位相互之间可以问一些问题。

  张晓东:我想请教郑总一个问题,人工智能除了谷歌之外,另一个比较猛的是IBM的沃尔森(音),大家主要看它的应用还是在健康行业,比如说沃尔森(音)号称今年要考美国的几个医生执照,沃尔森的第二个应用其实就是金融,这里面会不会将来也有牌照的问题,因为大家知道人的金融从业人员都是有牌照的,还有一个问题,可能更多的是一个道德或者贫富两极的差距,我有越多的钱我就可以买一个更牛的系统,你的钱不多只能买一个不太聪明的系统,就是它有没有这种?

  郑毓栋:第一个问题其实在美国是有投顾牌照的,但是在咱们中国很特殊,中国投顾的牌照面是非常狭窄的,它是证券咨询类的投顾牌照,可以说中国在这方面目前来看还是没有监管的,未来肯定要在监管上需要去发展出一套详尽的体系,不但包括所谓机器的投顾,也要包括人的投顾,我们国内连人整个财富管理的投顾都没有,我们国内领先的几家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想不出来它有什么牌照,而且我们国家是分业监管的,销售每个产品都有一个独立的牌照,并没有总的牌照,所以这块可能是监管上的回答您的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这恰恰是智能投顾能够解决的,在平等性上的一个问题。

  主持人:非常感谢几位的分享,最后每位用简短的一两句话,大概说一下在未来五年里面,在您这个领域里面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和后果。

  郑毓栋:在投资领域我不敢预测,因为投资是非常非常长期的过程,五十多年复合回报20%的人目前也就一个巴菲特,一个机器程序的东西是不是在未来打败投资大师这一点真的不敢预测,但是在财富管理这个行业,我相信在未来五年会有一个趋势,就是说人机结合的趋势会起来,因为今天大家做很多的财富管理决策是碎片化的,比如说你有一笔十万块钱的闲散资金,每个人可能思考一下我拿来去做什么,这个思考并没有考虑到你整体的需求,也没有考虑到你的整个组合,它会对你整个组合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和变化,未来这样的决策过程无论你面对的是人还是机器,都有一个智能化的东西在边上进行辅助的决策,我相信你能够作出一个对家庭财富正确的决策的可能性,这样我们可能在财富管理行业有大量的,如果你只会推销产品这样的一种比较低端的从业人员可能会有一些这方面的风险,所以这是我自己的一个判断和想法。

(责任编辑:赵然 HZ00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郑毓栋:智能投顾的目的不是打败市场 是做好财富管理》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