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百融金服张韶峰:大数据技术有可能改变风控的本质

2016-07-14 17:49:26 和讯互联网金融 

  和讯互联网金融消息 7月10日,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主办的“2016第一届中国金融科技大会”在京成功举办。在下午的第三场主题论坛:“金融大数据:突破与局限?”中,百融金服CEO张韶峰参与了话题讨论。

  张韶峰在发言中表示,在中国最权威的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的数据不能充分覆盖中国大部分所谓“屌丝客群”的时候,大数据几乎成为唯一的解决方案。大数据技术是有可能改变风控的本质的。利用市场化民间的大数据公司的技术能够让金融插上快速飞翔的翅膀。

百融金服CEO 张韶峰
百融金服CEO 张韶峰

  以下为百融金服CEO张韶峰的发言实录:

  顾凌云:这场论坛的题目是“金融大数据:突破与局限”。第一个问题,我们之前一直都称呼互联网金融,现在我们把它正确的翻译叫做“科技金融”,在英文当中它简称叫Fintech,第一个问题想问一下诸位嘉宾,在金融科技这个环节中你认为是金融占主要地位还是科技占主要地位。

  张韶峰:不管是Fintech还是互联网金融,如果其本质是金融,毫无疑问,金融更加重要。

  我的出身背景是偏技术互联网这一端的,我看到非常多的互联网金融的从业者、创业者似乎互联网的背景居多一点,我一直以来的观点就是如果你的公司要长久的活下来,我觉得你一定要弄懂金融的本质,风险的控制。但是如果你活下来之后想活的更快,跑得更快,活得更好,插上科技互联网大数据的翅膀跑得更好。互联网也好,大数据也好,其实是个催化剂,它是个乘数,但是它并不改变本质。不过有一点,大数据技术是有可能改变风控的本质的,尤其在中国最权威的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的数据不能充分覆盖中国大部分所谓屌丝客群的时候,大数据我认为几乎是一个唯一的解决方案。其实我觉得推动政府开放数据这个事情,至少可以说咱们从业者早就死光了,等政府开放这个数据这事实不靠谱的,利用市场化民间的大数据公司的技术能够让金融插上快速飞翔的翅膀。

  美国有公司Capital One二十多年的历史,他们怎么能后来居上?它是充分的利用技术,利用数据,做得比人家精细,成本比人家要便宜,处理速度比人家快,客户体验比人家好,虽然那个时候没有大数据技术,也没有这个词,实际上它的本质是一样的,它跟别人一样懂金融的本质,但是它对技术的掌握,对数据的掌握比别人好就可以胜出别人,这是我非常简单的看法。

  顾凌云:我想问一下张韶峰,对于百融金服来讲,你们在反欺诈和个人征信方面做的非常成功,你们百融罗盘包括基于电商数据的很多征信评估产品在市场中处于翘楚的地位,你能不能简单谈一下你是如何深入这两方面的数据在这两个领域做的如此之好,或者你对其他不同扩展的数据源怎么看待或者准备怎么使用的呢?

  张韶峰:谢谢顾凌云。实际上了解我们公司历史发展背景就知道我们最早不是一个做金融征信的企业,我们一直以来做数据的企业,从2009年开始给电子商务行业做大数据的服务,那时候就一个产品,个性化推荐引擎,跟亚马逊上猜你喜欢很像,到2011年开始给互联网媒体社区提供,到2012年给线下零售商提供,航空公司,各种金融机构提供服务。所以,对我们来讲,其实数据处理这个事情是比较熟悉的,而且处理数据的维度也是比较广泛的,但是由于我们在电子商务领域做得比较出名,电商90%的个性化推荐引擎是我们在提供。所以,最早的时候我们用电商数据来做金融的征信、反欺诈做的比较多。所以,大家就认为我们公司可能用电商数据用得比较多。我们最早做这个事儿是非常偶然的,就是像招行、光大、中信给我们钱,过去测一测,我们就根据我们的常识给他,我们过去的用户比他平均的逾期率低了2/3。后面我们开始加更多的维度,从纯电商到航空公司的数据,随着数据越来越多,我们就开始能够区分一些坏人,刚开始我们用好人,区分出一些坏人,生活地址,填的联系人,跟自己平常有没有联系,或者你的手机设备上是不是老换不同身份证号填来填去,经常更改自己的身份证号、联系方式,最早都是一些常识。到了后来数据维度越建越多,已经有几十万的变量,就开始采用机器学习的方法。因为我们是搞互联网出身的,大数据的方法,集成学习,深度学习都开始用,这个对中国目前的情况确实比较适用,刚才讲人民银行的用户互联网信息比较有限,中国的P2P也好,消费金融也好扩展速度远远超过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的扩展速度,两者是不匹配的,大量的用户是无法用人民银行的数据来评估的,采用这种方法可以解决一些实际的问题,廖总这边我们就在合作。

  对于我们来讲,早期的时候纯粹用电商扩展到用媒体、社交、运营商的数据是比较自然而然的,因为我们公司的基因最早是给所有行业提供大数据平台的供应商。比如华为的大数据平台也是我们建的,海尔,长安汽车(000625,股吧),长虹电视,几乎所有行业,还有政府广电总局的数据仓库也是我们建的。你能想到的所有行业数据我们都有触及。只不过从金融来讲,征信是个相对比较独立的领域,所以我们才独立出来成立单独的公司,我们数据源从一开始就是比较广泛的,我们一开始要用各个领域不同的数据来交叉验证一个人身份的真实性,以及行为的真实性。比如他号称月工资有十万,但是我们发现他平常团购的场所在城乡结合部,如果老是这样子的话我们会怀疑你月收入是否真有十万。用很多不同维度的数据做交叉验证,当维度很多的时候你能骗我一次、两次,但是你骗我十次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你的成本会提升。我们知道美国征信局数据来源非常广泛,可能从两三家企业收集数据,所有的攻与防都是成本和收益的对决,要骗我是可以的,但是你要算算成本,我每扩展一个行业数据源你要骗我就要攻那个数据源,你可以故意买东西,故意坐飞机,但是你合算吗?最后我们就用各个不同领域的数据交叉验证,我不在乎某个领域的数据是错的,我也会弄错,但我在乎的是当我验证一百次的时候我有几次出错,我验证一百次有80次正确的那基本上我就是可用的。

  这些原理跟我们自己搞大数据的时候没有涉及到金融的时候已经是这样想的,我自己做这个事情做了16年时间,我觉得我对这个事情是有感觉,什么叫大数据,我从十几年前开始做数据挖掘,2009年开始做电商数据和大数据,我对这个有自己的感觉和体会,我会套用非金融的理念用到金融里验证我的想法对不对,很多时候都是正确的,效果也是可以的。

  顾凌云:还有很多问题,但时间所限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每位一分钟简短的分享一下。我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跟创新和监管之间的问题,在今天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开始越来越成型,变的越来越上轨道的同时,诸位在使用数据的时候是怎么样在监管和创新二者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的?

  张韶峰:我们公司从2009年开始做大数据,从那个时候我们就开始研究全球隐私保护,包括美国体系,欧洲体系的不一样,我们从那个时候已经有这个问题。所以,我们在给电子商务企业提供推荐引擎服务的时候,尽可能:第一是让电商企业告知他的消费者某些服务不是我提供的,是另外第三方公司提供的,他们是跟我们联合运营分成的。所以,这个第三方公司必须拥有你的数据,你可以不同意,不同意我们就不提供这种服务。

  第二,我们跟那些电商公司签的合约,这个数据我们是可以脱敏加工之后二次使用的,等于在数据采集端,我们创业开始,七年前就开始做一些工作,迄今为止都还在做。

  第二,数据的使用端,我们尽可能要求我们的使用端告知他们的贷款申请者可能在跟第三方公司合作,尽可能把百融金服的名字点出来,让他知道了百融金服参与了决策评估。这件事情上我们没断过努力做这个工作。

  从实际上来看,有一些机构他自己的法律意识是比较淡漠的,我们当时跟电商谈在你的用户使用条款里加进去,直接说清楚第三方,他说这个没关系的,懒得加,弄得我们也没办法,我们尽可能的跟监管的要求,跟法律体系靠拢,但是有的时候别人不配合你,在中国的法律体系下,不管是个人也好,还是企业,对事情的看法认知还没到那个程度,他觉得我把生意做成就行了。这个时候我们也非常难办的,尽到我们最大努力把事情做好。但是我相信凌云讲的,中国肯定有一天走到那个程度,跟西方不管美国还是欧洲差不多,欧洲比美国严很多,美国更加靠近商业、亲商业,而欧洲更加亲个人隐私的,我相信中国至少要走到美国那个法律体系,去靠近我那个体系。它要求你商家用这个数据,如果消费者不反对就可以用,欧洲是你必须得明确告诉商家,商家可以用才可以用,两边法律体系是反过来,中国现在还没有特别清晰的法律体系,我们给自己加了个枷锁,这个枷锁很大程度上抬高了我们公司运营成本,但是我们依然在做这个事情。实际上今年3月份人民银行北京银管部的领导也到我们公司考察过,我们在市面上的相关公司里还是做得相对比较好的一家公司,我们会奖励我们的销售你跟客户谈下来,如果他愿意加这个条款我多给你一万块钱,这对我们来讲是个很大的成本,通过这种方法尽可能让我们公司更加合规。

  

(责任编辑:赵然 HZ00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百融金服张韶峰:大数据技术有可能改变风控的本质》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