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直播|财道|论坛
第三方支付 | P2P网贷 | 众筹 | 金融电商 | 虚拟货币 | 区块链| 征信
网贷产品 | 网贷平台 | 网贷导航 | 网贷论坛

站在MMM“金字塔”骗局上的人

  • 字号
2016-04-26 09:42:57 来源:环球财经 

  

环球财经2016年4月刊
环球财经2016年4月刊

    《环球财经》特约 陈晓

  只要你加入名曰“MMM项目互联网普通人互助社区”,投入数目不等的金钱,坐在家中轻松点击鼠标,每个月即可获得30%的收益,而且这并非高收益投资项目,这是一个全球性互助基金平台,大家相互无私帮助,开办公司的目的不是攫取金钱,而是要摧毁不平等的世界金融体系金字塔……

  这么神奇而美妙的事情你相信吗?或许你会质疑。可是,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的近几年,世界各地,包括俄罗斯美国、欧洲多国、拉丁美洲、非洲、印度、马来西亚的许多人却笃信不疑,为此投入多达数亿美元的资金。当神话破灭,MMM公司破产,证明这就是一个集资骗局,政府金融监管部门查处逮捕该公司的创立人谢尔盖·马夫罗季(Sergey Mavrodi)时,居然有许多受骗者仍然相信马夫罗季是改革者,他的被捕属于政府迫害。

  谢尔盖·马夫罗季是谁?MMM是怎么回事?通过世界多种媒体,让我们来了解这个站在3M“金字塔”上超级骗局制造者及其背后的故事。

  起步,在苏联剧变前夜

  维基百科揭示了马夫罗季的人生历程。1955年8月11日,他出生于前苏联莫斯科一个普通的中产阶级家庭,从拥有乌克兰和希腊血统的父亲那里继承了马夫罗季这样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姓氏。中学时期的马夫罗季在精密科学上表现出了极大的天赋,多次参加过物理和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学毕业后,他进入莫斯科电子工程学院应用数学系学习, 1978年毕业,专业为“人工智能”。

  大学期间,马夫罗季对桑博(一种俄罗斯武术)感兴趣,并在莫斯科公开赛中取得60公斤级冠军。但是由于继续发展需要太多时间,他不得不结束他的运动职业生涯。毕业后,马夫罗季以程序员的身份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就辞职了,此后开始尝试从事办公设备贸易。

  1989年,也就是苏联剧变前夜,马夫罗季在他之前创办的几十个商业结构的基础上创办了名为“Mavrodi Mondial Moneybox ”合作社(MMM,意为“马夫罗季全球捐款箱/钱柜”)。合作社起初做的是当时新兴的电脑生意。1992年,马夫罗季通过为莫斯科居民提供全天免费地铁旅行的方式,使得该品牌名声大噪。1994年2月,MMM开始出售股票,并通过遍布全国各地的办事处进行广泛的网络销售。他还在有影响的媒体甚至中央级电视台上大量投放商业广告,大肆宣传购买MMM股票能在一个月内获利30%或更高的回报。马夫罗季宣称将用MMM积累下来的资金买下几家私有化的公司,然后把这些公司的股票分配给MMM的票券持有者,这样,在俄罗斯,当赚大钱公司的股东将不再只是少数超级富豪的“专利”,普通公民也有机会——想想看,这样的宣言在“七个寡头统治俄罗斯”的年代,对老百姓(603883,股吧)具有何等的诱惑力。

  据不完全统计,仅历时半年,MMM参与人的存款总额就高达10~15亿美元,而其股票价格,只需参与者执行一个“全权决定”就可以每月100%的速度上涨。据估计,在1992年至1994年期间,马夫罗季利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陷入恶性通货膨胀、成千上万的俄罗斯人尤其是靠退休金生活的人面临急速贫困的特殊时期,依靠扮演“经济拯救大师”并煽动大家相信他的公司支付高额回报等形象塑造,导致至少1000万俄罗斯人上钩。他把募集来的钱投入各类体育、慈善、媒体、广告之中,广邀社会名流、意见领袖来扩大公司的影响力,从而进一步增强自己的光环。1994年,在骗局不能为继、MMM票券无法兑现后,政府突袭了马夫罗季的办公室并逮捕了他,罪名是逃税和欺诈。

  据报道,这次事件导致约10000人破产,50人自杀。

  逃亡,令人结舌的“传奇”

  为了逃避罪责,马夫罗季开始收集成为俄罗斯联邦国家杜马(议会)候选人的签名。他强辩自己是受害者,谎称被逮捕是政府为了霸占财产试图搞垮MMM公司;如果他能通过国内的政治体系影响到政府决策,MMM投资者将得到清偿——“奇迹”发生了,两个月后,马夫罗季如愿以偿当选为国会议员。并且在这期间,马夫罗季从未掩饰过他参加竞选只是为了获取议会豁免权的企图。

  不过,尽管如NANU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Yevhen Holovakha所称,马夫罗季的兴起是拜20世纪90年代俄罗斯社会处于苏联解体后的“无法无天”的状态所赐,但让一个显而易见的骗子堂皇于庙堂无疑让俄政府面上无光。一年后,有关部门终于从宪法中一条“国会议员不得经商”的规定中找到了依据,1995年10月6日,因被指控从事经营活动,马夫罗季被取消议会豁免权。1997年12月22日,马夫罗季宣布MMM破产,随后失踪并处于逃亡中,直至2003年被捕。

  不过,逃亡中的马夫罗季并没闲着。1998年他在亲属的帮助下创办了股票生成公司(Stock Generation),他将一个典型的金字塔式“虚拟股票市场”伪装成合法的赌博游戏,目标客户是“贪婪的美国人和西欧人”。公司网站故意运用晦涩难懂的语言和数学表述,并在初期成功蒙蔽了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地区法庭,后来法庭运用不成文法(Unwritten Law,是指非经国家立法机关以特定程序制定的,亦不以条文化形式展示法律内容的,却具有国家法律效力的法律形式),最终于2000年查封了该网站。而此时受害者已达约2万至2.75万人,蒙受的损失总金额估计至少为550万美元。

  在马夫罗季被撤销议员权利后,俄政府对他的调查也重新开始。他被列为国际通缉犯。据《时代周刊》报道,在五年多的时间里,马夫罗季对外散布谣言说自己去了美国,事实上他可能从未离开过莫斯科,有人怀疑他是被一帮得到丰厚报酬的苏联前情报人员或是不法分子藏匿在结构复杂如迷宫般的“安全公寓”中。

  狱后,只不过是从互联网再来

  在2003年被捕并经历历时3年半的调查后,马夫罗季于2007年4月28日被莫斯科切尔丹诺夫法院以诈骗和偷逃税款判处4年零5个月徒刑,并处罚金一万卢布。检察机关指称其所造成的损失约为1.1亿美元。与此同时,一直有人为马夫罗季辩护说,他所筹募的资金只是被用于MMM的发展,他没为自己谋得一点利益,没买游艇、豪宅、飞机……这些旨在与苏联解体后暴富的俄罗斯新贵相比较的言论,为马夫罗季挣得了不少“民意”。

  出狱后的马夫罗季一开始转向了从事文艺创作。2008年,他发表了在狱中写的小说《诱惑》(又名 《路西法儿子》)。全书共分100多个小故事,每一个故事都描述人类的一个恶习。他还写了无数关于哲理、爱情等主题的诗词,有的还被编成歌曲。他甚至以1994年的MMM为蓝本拍了电影“PiraMMMida”,剧本自然也是亲自操刀。

  在这些作品中,马夫罗季认为自己不但是俄罗斯最重要的经理人和金融家,而且是国家“最完美的超级英雄”。在2011年以后的音像资料中,他多次公开宣称自己的任务就是毁灭“邪恶的金字塔式的世界金融体系”,而大规模摧毁该体系的武器就是建立更强大的“金字塔”。在这些视频中,他总是反复宣称自己追求宏伟、夸大的目标。有精神分析师认为这表明马夫罗季是一个夸大狂精神病患者,患有因自大和自负、偏、执妄想导致的慢性精神障碍。

  2011年2月,马夫罗季重建MMM。这次MMM呈现的面目可不是一家公司了,而是互联网社区。 马夫罗季声称从1994年“错误经验”中吸取了教训,现在的MMM基本上没有钱,所有的钱都在参与者的账户中,MMM只是为那些想“无私”提供帮助的人和需要帮助的人“牵线搭桥”。仅仅三年半的时间,这个虚拟社区拥有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几百万成员。

  其实,马夫罗季的套路换汤不换药。他针对亚非拉不同地区运作所谓的“非开放市场项目”,虽然公开称“只不过是人们互动、赤裸裸相互给钱的项目,没有任何原由”,但高额回报预期下,就是有无数人赴汤蹈火,掏出真金白银购买其印制的名为“马夫罗”的仿真有价纸币、MMM信用卡。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使得外界认为,MMM显示了某种邪教的特性,这并非马夫罗季的独创。

  新兴市场,马夫罗季的新爱

  让我们来了解下世界各地的MMM项目网站是如何运作的。例如:2015年“MMM-南非”网站宣称单笔最小投资额为100兰特。一旦注册,投资人就可登录进入称为“在线用户中心”的地方,可以要求为缺钱的人提供帮助,你可以联系他以确保你要帮助的是真实存在的人,并且是与你一样的参与者。MMM系统称:没有参与者累积资金的中央账户,因为这样资金可能会被盗,所有汇款在参与者之间进行。这意味着,一切都是透明的。MMM系统扮演的是操作员角色,协调所有参与者在系统里运行。系统自动将投资者与需要帮助的人进行配对,投资者转账后,将收到用系统内货币“马夫罗”支付的投资金额收据,预期每月有30%的收益。参与者均不通过任何中介直接转账汇款,MMM只是规定了程序,系统属于大家。每月系统会将本息一起支付给投资者。MMM项目是一个“互助社区”,“帮助”即为转移资金,给予投资者的收益只是提供帮助后提供的奖金。

  毫无疑问,这仍然是一个典型的庞氏骗局。据路透社援引艾福瑞金融服务公司首席分析师Aleksandr Razuvaev的话说,“我们最终看到的景象是公司会拒绝履行现有偿付义务,一旦资金从‘金字塔’中抽离,谁也不可能再投资。”他解释:一旦资金后进入的投资者资金不足以支付已有投资者本息时,项目即告失败,就像金字塔般轰然倒塌,位于金字塔底的参与者连赔偿都得不到。

  在印度,马夫罗季如法炮制。安得拉邦犯罪调查局局长曾公开提醒民众不要落入马夫罗季编织的号称“月投资利息高达100%”的新型在线诈骗陷阱中。好在马夫罗季还来不及大施拳脚,印度司法部门就以“涉嫌欺诈”逮捕了三名俄罗斯人及其印度同伙,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虽然在印度受挫,但马夫罗季并未罢手,继续在亚洲推广所谓的“MMM World”项目。目前已知有马来西亚和泰国的投资者中招,都处于拿不到本与利的局面。但最让投资者抓狂的是投诉无门,因为MMM是一个双方自愿、没有实体店面的互联网平台。找谁投诉?报警抓谁?不知道。

  中国,MMM来了,要小心!

  庞大的中国市场显然不会是被马夫罗季遗忘的角落,“MMM China”网站已经启动。2015年11月11日,中国银监会、工业和信息化部、人民银行、工商总局联合发布提示:近期国内多地出现以“金融互助”为名,承诺高额收益,引诱公众投入资金的行为。银监会称,该类组织打着“境外名人”旗号,声称以“摧毁不公正世界金融体系、打破金融家的控制、创建普通人的社区”为目标,同时妄称“经过市场检验,已在多个国家成熟运作多年,拥有全球数亿会员”等等,依托互联网,通过网站、博客、微信、QQ等平台公开宣传,且隐蔽性强,多由境外人员远程操控,投资款往往通过个人银行账户网银转账或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流转——毫无疑问,这则公告针对的就是MMM。

  另有报道称,一位内部管理人员提供了数家MMM社区网站,均没有工信部ICP/IP备案信息,而是挂靠在国外服务器,不备案也可以访问。

  此前不久,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证券市场管理相当严格,违法者将面临被严惩的命运。马夫罗季对自己项目所要承担的责任,将在对其“金融金字塔”做相应定性后做出。

  从马夫罗季的“一而再,再而三”可以看出,他屡屡得手的原因,无非是利用人们对金钱的渴望和贪婪,以所谓的高投资回报率做诱饵,打着所谓“互助”的幌子,钻国家政府部门法律监管的漏洞而已。可无数的人就是前仆后继地妄想用较少的投资换取难以置信的高额回报,最终血本无归,这样的教训并不新鲜,这样的骗术也难称高明,马夫罗季不是第一个,也注定不会是最后一个。

(责任编辑:马郡 HN022)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互联网金融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