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邦帮堂寇权:“伴随金融”是扩展优良资产的有效手段

2015-12-04 16:06:52 和讯网  和讯互联网金融

  和讯互联网金融消息 12月2日,本年度最后一场和讯互联网金融沙龙在京成功举办,本次沙龙紧扣时下热点,邀请多位互联网金融平台掌门人,围绕“‘资产荒’时代互联网金融发展之道”进行讨论,为发展提供新思路、新途径。邦帮堂董事长寇权在本次沙龙中发表主题演讲。

  寇权表示,互联网金融生存的根本即是资产端,平台要发展资产端,资产端的定位首先要准确,应扬长避短,定位于有充分经验的领域,深耕细分市场,不宜贸然进入新的资产领域。

  谈及优良资产的获得,寇权认为,目前各平台资金端普遍对接的是个人投资者,倾向于短期投资,而这种投资周期是无法创造优良资产的,部分优良资产的投资周期只有机构投资者能够承担。因此,未来机构投资者广泛进入市场后,互联网金融行业风险将得到有效的控制。

  同时,寇权分享了自己的从业经验,并提出针对中小微企业成长的不同阶段满足其需求,控制阶段性风险,形成全链条金融,这是扩展优良资产的可行性途径之一。

  以下为寇权演讲实录:

   我想讲一讲我们为什么会从这个角度思考互联网金融。

  一切还是源于我最早2011年在北京就建立了一家公司,叫信和,这是我在哈尔滨起的名字,然后勾画了整个公司的形式。在经营过程当中我就发现,我们可能看似在做一种形式,但是从根上,就是你到底要做哪一个资产市场,要想清楚。如果你做消费金融,你就应该有很成形的消费金融的风格模式;如果你做传统的银行,跟金融机构竞争,那些抵押的资产,就应该有和传统金融的利率PK,还有你整个的体系。

  在2014年,我辞去了原来公司的职务,股东也辞去了之后,我们跟天津鑫茂科技(000836,股吧)投资集团达成了共识,我们发现其实在国内,专注于企业的平台确实很多,在美国有个平台,专注于小微企业,而且最高融资成本高达35%左右,所以它应该是有一定的资源,而不是全部的资源。

  为什么它有一定的资源?我觉得做了二十年的民营科技产业园,我们虽然不能说国内最大,但是我们有全部16个这样的园。我考察了国内凡是以园冠名的有上千家,但是现在我们有国有性质,有民营的,我们发现真正企业主在这块绝对有很多弱势的。比如民营企业有很多不健全的体制,特别是小微企业,它的资金周期,包括使用计划都没有一个很成形的体系。

  这个行业和团队,目前在美国融资这么高的原因,也在于它整个金融管理的水平。我们可以简单举一个例子,比如餐饮业,在中国上市的餐饮业这么少,就是因为餐饮业可以盈利,是与民生有关的。但是餐饮业之间管理经营,特别是上下游的应收账款等等,很难做得很详实,比如我们说俏江南,有很多的现金收入,很难用记帐式管理,这样造成我们对这个行业有一个很大的疑问,它到底是不是可以得到资金的支持。如果我们传统金融对餐饮业都不支持的话,证明我们现在很多跟民生有关系的都没有办法绝对得到支持。

  另外我们考虑到业主,刚才韩总也在讲,你的客户,获客这方面是谁,除了资产方面,你还要考虑投资人方面。我们也很清楚,如果你考虑到投资人方面,你要考虑到投资人对你这个资产的认可度。比如这个咖啡厅,你跟一个农民来谈,说这个咖啡厅有盈利能力,但是这个农民可能只知道庄稼一年几季,他知道整个成本和整个利润,但是不懂这个咖啡厅的人可能投资的欲望就很小,甚至他对回报,要么就是要求过高,要么就是对这个不太了解。所以我们在想,园区内的企业,这是一个类型,但是园区的这些工人,就是蓝领,我们看到中国蓝领在提升,产业工人的能力在提升。从国家人社部的数据,中国不缺乏本科生,中国缺乏技术工人,而且这些人工资的增幅比本科生高得多。如果有生态,他就有进有出,大家知道很多企业在园区都是封闭式的,或者偏离我们城市的主城区的,更多说是封闭。这些人的投资和这个企业的需求如果能够达到平衡,我觉得这就是一个生态。

  我们中国目前很多情况下,传统我就不批评了,因为都知道,干工人的不服工,干农民的不服农,大家都想找一个最简单、最快速的。为什么我们资产端已经做到用人,其实与风控的本身、商业能力本身有很大关系,另外还有把手弄黑,是我们这个行业区别于传统金融的最大根本。传统金融人绝对不想把手弄黑,他只希望在办公室里面看报表,所以互联网金融才有创新,才有民间草根进入。我希望这个行业走的是能够针对中小微企业成长的不同阶段,把它不同阶段的金融的需求满足了。

  由于我们集团可能干得早一些,所以它目前横跨产业,从创业开始,有众创空间,它还有相应的加速性,还有相应的引导基金、投资基金,再加上我们在企业发展当中的一些供应链,需要我们的设备融资租赁,再加上我们P2P的债权类的,还有上市公司的并购类的,这种需求是伴随企业的,我们称之为伴随金融、伙伴金融。这个伙伴金融的情况下,对于企业我们就更早的了解它的所需,甚至说知道它为什么在这个时期有这个需求。

  前段时间我们跟央行搞了课题,没有什么实际的研究内容。我们看了美国的硅谷,印度的班加罗尔,包括法国英国、以色列,全世界的都是政府行为靠前,但是中国政府的钱好像落不到那个地方。可以说我们今天做的互联网金融创新核心是什么?核心是国有和民营的这种抗争。如果目前我们能够把这种链接起来,也就是说对这个企业整个的周期,特别是对这笔钱的真正价值就展现出来了。原来我们就是抵押,这个钱能不能用到这个行业不知道。再说的灰色一点,我是2007年参与民间的放贷金融,2007年我们看到民间的最高成本是1毛2,都到这个程度。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发现房子抵押没有用,说目前什么工作也没有用,甚至我们现在的征信体系拿出来也不太够。2002年我们开会的时候,央行才有5亿,而且更多只有一个银行的记录,就是是否在银行有过贷款,还有信用卡,其它的一概没有,就是我们信息一个孤岛,数据没有办法全覆盖。

  我们看到目前这个行业浮躁式的发展,所以我们在2004年就想,我们细分一个市场。我们看到了日本有三菱银行,有人说我们是不是对现在的传统金融想得太过了。但是我们看到,三菱银行它因为从实业起家,然后做了金融,我们看到它曾经干过上下游供应链的产业带,绝对没有我们中国做的农业银行(601288,股吧)干了建行的事情,确实区分,我们细分这个市场就决定了我们的规模。

  我们看国内比较成形的民营的产业园有800多个,这些产业园的企业有一个数量和等级,目前从投资的角度来讲,现在仅是这些绝对不能解决企业的需求,也不能解决我们未来互联网金融创新的需求。目前有很多的平台它的资产是组合的,绝没有说仅限于我就是什么资产,它就是一个打包式。我们从个人的理财需求角度来讲,也没有一个人有专长能够考察某一个资产是不是安全的,我们现在很多客户没有这个能力的。更多的老百姓(603883,股吧)是相信你这个平台,这种情况下,你能不能做到长时间的经营和你的稳健经营,给他一个很清晰的理财收益需求,他只是了解你这个平台的主要方向,了解你帮助到谁就可以,更多是感性的,完全没有那么多理性的。

  我们目前做的这种互联网金融叫O2O模型,实际上从我们来说,已经探索了将近2年,两年来,我们一直在自己集团园区实施。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到园区的很多企业它的需求绝对不一样的。我跟几个老板谈过话,收益很不错,都是国际上的合作,但是有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比如中关村(000931,股吧)担保,你必须把自家的房产押过来,几个股东把房产全押光了,再融资没有抵押的。很多都融完A轮,但是还没有办法解决项目方的问题。

  现在我们创新的是把股权、债权,包括现在的不动产,还有它的专利,都纳入我们现在可以进行相应评价的体系。而且我们目前和相应的研究院有一个合作,就是我们对这种类型的企业整个估值要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认识。也就是说这个企业如果它想发展的话,我们还有相应的配套服务,不是简单的就给它经营数据,还包括它的管理,未来的上市融资,包括将来的一些勾画。也就是我们从原来的投资要回归到价值投资,这样我们对整个企业的周期就有一个非常清楚的认识。

  应该这么说,这是一个小种的门类,原因就是我们原来的集团有二十多年干民营产业园的资源,同时也是情怀,我们一致认为只有中国的民营科技性企业发展,才能给中国经济有一个真正的助推。我们创始人一直在讲,可能这个平台能拉动一点内需,未来不光是拉动内需,还有出口,然后就是我们目前整个科技行业,我们也看好科技行业未来在资金的聚集能力,现在三板也在分层。

  未来这些企业真正的价值决定是资金的方向,未来我们可能在P2P这块不一定赚钱,但只要平就OK了,我只不过伴随我产业园的发展我做了一项服务,但我真正核心赚钱的,有可能是我对这个企业发展中的清晰,我在某一个阶段的进入。天津的天地伟业、神州浩天等等都是在我们孵化器诞生的企业,我们当年是以最低的成本成为它的股东,所以今天它有所发展,我们成为受益者。但是我们也在尝试,在全国几个城市做个体,跟民生有关系的。当然我们也在北京做房产,我们不是不做,我们控制这方面,比如车辆方面2012年我们也做了,但我们的主项就是小微企业,辅助项我们通过车房、融资租赁、保理等等一系列积累经验和数据,当然还要建立合作方上下游,解决我们目前在企业融资过程当中的需求。我们不以产品为导向,是以企业再融资过程中、成长过程当中的需求,阶段性的风险来控制,所以这个跟我们很多的同行业谈过,我觉得我们也在摸索。

  我们邦帮堂这个名字创意就是城邦建堂,邦是一个小组织,堂也是一个小组织,中间是一个帮,就是组织帮组织,这样可能就实现了互联网金融的真正的精髓,就是互融互通。我们希望做小而美,不做高大的那种。大家知道我原来的信和财富在国内总体量接近500亿,其实对我来说这是我为什么离开的原因,因为我认为我们现在情怀还是要真正解决一个互融互通的问题,而不是你要做多大,在国内占多少的地位。我今年躺在病床上三个多月没有起床,今天出来非常感谢主办方给我们发言机会,同时还有这么多的同道,大家本身都是一个领域在一块打拼。

  我记得2012年,最早是中国小额信贷联盟成立P2P专项委员会的时候,我参与了中国最早的P2P行业自律协议的起草,同时我们达成一个协议,我们是为这个行业的生存奋斗而努力,而不是为某一个公司。那时候的想法到今天,刚刚过去两年,能感觉到这个行业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同时也能感觉到,目前创新很多,而且通道越来越多。这时候我们要思考一个问题,我们每个公司,包括我们管理者,身上肩负着很重要的责任,如何让这个行业回归到正规,或者让这个行业做得更好。

  记得2012年开会的时候讲,互联网金融的核心是金融,绝对不是互联网,那种到处的全跨界。反过来我们也看到,现在确实有很多的平台做得很好,有一个细分,是不是真正做到底,但是我反对简单的打广告,简单的做规模,简单的要平台,甚至现在很多人简单的就是把我们互联网金融形容成中国首富的缔造者,我觉得那都是未来的内容。

  真正互联网金融今天是生的问题,生存的根本就是资产的问题。互联网金融的本质如果是金融的话,金融的属性就很明确了,我们都干金融十几年,我们看到的就是现在很多的平台可能是不敢进来,我也希望大家还是要控制住资产的风险,我觉得中国认同互联网金融的肯定是一小群,绝对不是一大群。未来会不会成为全民,我认为互联网金融发展,目前是一个初级阶段。互联网金融的资产端发展也是一个初级阶段。未来,金融混业,现在目前这种业态情况下,未来是不是可能它的整个的形态会有相应的、特别是资产端有重新的认识,绝不是简单的你就是一个房产,有可能你是万能保险,加货币基金,还加你的债权,甚至还加你的股权,这个打包成三明治一样。这就是我们未来互联网金融给我们简单的消费人群的一个美味大餐,不需要知道夹的是什么,只需要知道这是一个不错的品牌就可以,然后它的收益应该回归到合理。

  我有一个感触,到哪儿都可以看到互联网金融。大家知道2011年我们到北京的时候,很多周边的朋友跟我们讲,说你们到北京去死去吧,因为这个事情他们认为肯定干不成的。但是仅仅两到三年,我觉得又回到团购网的年代。

  现在资产多不多?多,但是优良资产很少。什么叫优良资产,我刚才跟李总探讨,这个优良资产应该有第三方评价,但是现在中国没有第三方评价说这是一笔优良资产,都完全是平台自己控制,风险自负。本来信息中介,我们最早2011年来北京的时候,认为这块创新给我们经营牌照,后来给我们一个信息中介,但是现在信息中介做得是信用中介的活,这种情况下对你的资产要求更高。所以可能大家目前都看到了互联网这个词,但未来能发展多远不好说。甚至唐宁说未来不知道有没有互联网金融这个词,因为什么?其实不需要。

  过去,看资产我们当时没人去看,但实际上从我最早的时候做资产端我就要求,我们做消费业这块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但是我要见人,100%的见,每一个借款的对象我都要见到这个人,见到他的家里,才知道他的借款需求,特别得到家人的支持才能放这个钱,所以我们要100%的面访。这可能不是一个风控,但我认为,如果要做一个优良资产不见这个人,任何数据都没有用,甚至学历,包括资格证都没有用,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在国外应该是高学历,这个人收入高,他对诚信的要求越来越高。但是在中国不一样,老赖往往是企业家,所以我们目前很多问题确实是没有办法用国际的标准衡量。我们当时注重形式,现在目前很多平台很好,回归到资产,你到底用什么样的资产,多高的收益,什么样的风控能解决你的出借端,就是投资人方面的需求,这是很重要的。

  我们现在很多平台对资产端的把握,现在目前还停留在合作,实际上我们看到的这种合作是建立在互相诚信的情况下。但现在是不公平的,特别是2012年那个时候资产端合作完全是一个导向,有资产的人要高价,低价是拿不到优良资产的。目前更是这样,现在一个平台拿到优良资产,你这个成本要控制,每一个平台都承担不了,因为越优良的资产成本越低。

  这块还有一个话题,你在资产端如果想控制住风险,有一个最低成本的资产、优良的资产,你的资金方要考虑从草根个人变成机构。银监会、保监会下面允许保险行业进入P2P行业,我那天兴奋得跟我原来的同事打电话,他在资产公司做经理,他说那是说说而已,我们绝对不会相信做这个事情。我们尝试做自己的平台,但是这个有多好我们不知道,但是资产荒,应该是优良资产荒。

  目前中国的状况是,两面的费用一直是打不平,无法创造这种对接,所以我们呼唤,如果要真进入优良资产的时代,呼唤机构投资者的进入。优良资产的周期多长?只有机构投资者能够承担,像现在的草根个人投资者,这种短期的投资是无法创造优良资产的,所以我这个人做事情,包括看一些事情我永远看两方面。之所以小微企业有融资需求,因为它不专业,它没有严格和健全的整个公司治理体系,才有临时融资的需求,所以它成本就应该高。而我们互联网金融现在成本高另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现在客户主要就是我们的个人投资者,而个人投资者不应该成为中国资本市场最主力的主力军。我们现在矛盾就在这里。如何能够达成这种共识,我觉得我已经等5年了,不在乎多等五年,如果五年之后再有机会在这里交流,我们看看那时候机构投资上来,这种资产上来可能就是优良资产,就不会出现很多人天天谈的叫资产荒。如果你在这个领域能够控制住你就做了,如果控制不住连这个平台都没有。

  今天在这里简单从我个人的一点经历,包括我们现在平台做的这种,为什么关注于园区型企业,但我们园区的院墙基本上是中国版图,从来没有局限在我们自己的园区。我们对这种概念,没有太多真正划分,比如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还是成渝。这四大集中带有重点的合作,我们跟长三角已经开始合作,大家知道我们并不是简单的关注于这个企业的发展,我们关注于这个企业的真正价值,这是邦帮堂的真正想法,我们希望关注这个产业,在这方面有一个细分、金融产业的结合。谢谢各位。

  

(责任编辑:赵然 HZ00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