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蝌蚪众筹郑乐:新政对原私募股权众筹平台业务无影响

2015-09-02 11:26:12 和讯网  和讯互联网金融

  和讯互联网金融消息 8月27日下午,由和讯网组织的互联网金融沙龙8月专场活动在京举办,活动主题为《互联网金融政策监管与行业创新》,到场的近二十家企业掌门人与专家学者针对这个话题进行了热烈地讨论。

蝌蚪众筹运营副总裁郑乐
蝌蚪众筹运营副总裁郑乐

  蝌蚪众筹运营副总裁郑乐在主题演讲中表示,新政出台后,大部分平台都可以归类为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的平台,以蝌蚪众筹为例,除了把“股权众筹”的相关字样去掉外,业务并未受到影响。股权众筹强调公开、小额、大众,但非公开股权融资仍是属于少数人的游戏,公开和大众对平台来讲缺少吸引力,相比巨大的流量,平台更需要精准的投资人。

  以下是郑乐的演讲实录:

  郑乐:各位领导、各位同行大家好,包括股权众筹的张秘书长,大家好。我们是中关村(000931,股吧)股权众筹联盟之一,最近在中关村管委会的带领下,也跟证监会相关的部门和领导进行了非常多的探讨。包括同行、投资人,最近问我们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政策出台之后,你们怎么样,还能活吗?我代表曾经做众筹平台的人来说,我们还可以活。

  具体为什么有这样的底气,从去年证监会出台的《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它是一个试行办法,从这个名字大家可以看出,股权众筹在去年的试行办法当中是归为私募类的,所以它的全称叫私募股权众筹。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对于平台,对于私募股权众筹平台它要求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500万,单个股权众筹的项目不得低于100万,包括它不得就自己的平台进行众筹融资,不能为相关的关联方进行融资,而且不得与P2P进行兼营。在互联网金融这个大概念下,把P2P和股权众筹进行彻底的分离,这是非常重要的一块,这是对平台的界定。

  我们的解读,去年私募股权众筹最重要的投资观念是对于投资人的保护,因为它在私募的概念下,对它的投资人是有一定的界定,它要求它的投资人是近三年收入不得低于50万,它的金融资产累计资产不得低于300万,对于机构它的总资产不得低于1000万,是有这样的保护。

  去年出台这个政策之后,虽然它是一个试行的办法,但是对我们来讲是非常好的利好消息。刚才张总讲我们非常渴望监管,我们去年2014年上半年由中关村一群年轻的投资人感受到天使合投也好、股权众筹也好这样的大趋势,所以这个平台应运而生,去年9月19日,阿里巴巴在美国敲钟的那一天我们也正式上线了,因为我们的创始人也有两位是从阿里系出来的人,也算是比较有纪念意义。

  从头到尾我们做的时候都带着特别大的畏惧感,这个行业如此之新,去年P2P行业被政策监管也很严, 我们非常渴求由政府部门出面对我们进行监管,这样我们觉得才能找到路,去年这个政策出来之后我们很开心;但在7月18日,十部委出台了一个《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相信这个指导意见当中有针对P2P的明确规范,当然最重要一块是对股权众筹进行非常好的定义,它不再叫私募股权众筹平台,叫股权众筹。“股权众筹”被定为公开、小额、大众。谁可以做呢?现在出了这个政策之后谁可以叫股权众筹平台呢?现在只有取得了公募牌照的,有三家已经取得了公募牌照的平台,它们可以现在在公开的场合说它是做股权众筹平台。

  大家想说了,我们怎么办?我们以前曾经是按照这种私募股权的方式来进行互联网非公开的股权融资的平台,怎么办呢?去年我们也比较困惑。但是在7月18日出台这个政策之后,紧接着7月29号又补充的一个《场外证券管理备案办法》,原本的私募股权众筹修改成了非公开股权融资,我们大部分平台归类为这个,我们虽然不可以叫股权众筹,但是我们可以叫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我们平台看到这样管理办法出台的当天,就把我们所有的股权众筹的字眼全部拿掉,实际上它对我们的业务不产生任何的影响。

  为什么不产生影响?现在的股权众筹是公开、小额、大众,这其实跟我们完全不相干。因为公开、大众,股权众筹或者互联网非公开的股权融资来讲,还是少数人的游戏,其实公开和大众对我们来讲并没有任何的吸引力,就好像我们这样的平台并不需要大流量,而是需要精准的投资人的小流量就可以了。

  公开、大众涉及到两个问题,一个就是投资者的教育问题,并不是说有人都认为这是投资的行为,包括年长的前辈们,实际上他们对这个投资概念,对价值投资概念的认知并没有那么强。如果公开、大众,我们把他们吸引到我们平台上要做的投资者教育比较多。在早期的投资项目90%都可能死掉的情况下,他会来找我们。其实社会上非常喜欢这种公开的就这一个点进行闹事的情况,这是我们非常不想看到的。

  二是他能够承担风险,我们现在平台的投资者基本上来说是银行或者金融类的高管,包括中关村的一些天使投资人,是很多社会高净值人士和成功人士的集合,相对于民众来讲他们的风险意识是抗风险能力都是有的,一个项目投15万,他每年在我们平台上投6—7个项目,一百万之内的投资额对他来说可以承受,他的项目承受力还是比较高,即使一旦失败了,有基金丧失的风险,第一他心里可以承受,第二对他的资产不会产生更大的变动,不会说因此活不下去了,所以公开、大众对我们并没有太多的吸引力。

  小额,大家也知道,在受目前证券法的管理之下是有一个200人的上限,如果说200人的限制在那里摆着,小额又规定一个单个投资人单笔投资的上限,这两个数字一乘,对于我们能够支持初创企业融资的总投资额也没有太大的想象空间了,这也不是我们想看到的。

  出来这个政策之后,首先业务上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二是更界定我们要做什么,我们要做互联网非公开的股权融资。如果在座各位将来跟我们原本的股权众筹平台进行沟通的时候,可能大家都会很小心,不再这样的提。这是我们对政策的解读。

  对于行业的业务解读,跟大家分享两点。

  股权众筹平台它存在的两个非常重要的因素。第一,它要为投资人带来收益,这是最根本的,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我们当然是希望有很多初创类的项目跑出来,但实际上最根本的我们还是要保护投资人的利益。第二,如果这个平台想要生存发展,一定要有明星项目跑出来。

  明星项目怎么跑出来,所有的非标类产品都涉及到一个定价问题,这是政策对我们监管的非常重要的一块。至于说非标的永恒主题,定价的问题,所有我们项目都是有机构跟我们同进同出的。并不是说这个项目心血来潮,我想众筹500万,融100个投资人,它就拿来做了。它要有一个定价,这个定价不是由我们平台,也不是由项目方本身给出的,而是由专业的投资机构给出,并且在这轮投资当中,大部分的资金是由投资机构跟进的,我们是以同等的估值跟进,这样保证了项目原有估值的公允性。

  保护投资人这方面,所有的投资人面对非标产品的时候会很困惑,也会很不安,会想跟项目的创始人进行一对一的沟通,但是这个融资效率会大大的降低,如果轮到众筹投资人的身上只有5万的话,项目创始人没有办法跟这100个人进行详尽的沟通,并且每个人对这个项目的理解能力有限。应对这个问题我们采取了一个策略,就是领投和跟投,也就是这一轮众筹当中假设有30位投资人,把这30位投资人全部装入一个合伙企业,由合伙企业再持有这个项目的股权。在这30个人当中我们确定至少一到两个领投人,领投人肯定对这个项目本身和对这个行业也非常雄厚的知识储备。

  假设30个人投了500万,他肯定是投了30%--50%,他真金白银的投进去了,是跟大家风险共担的。剩下的20多个人我们希望营造一种类似于粉丝经济的,也就是在我们的实践当中发现,如果一个机构投了,对单个投资人的吸引力不是太大,机构也不可能跳出来为我单个的投资人进行项目的信用背书。反而领头人个人的信用背书和号召力比较强一些。

  如果是在座的某一个人成为我们项目的领投人,对您熟知的圈子里面的人更相信你的价值判断,从而他对项目本身没有那么熟悉的情况下,也愿意来跟着你一起投。大家装入一个合伙企业,分成GP和LP的身份,共同持有项目股权,同进同退。在风控的角度来讲,从保护投资人的利益角度来讲,也是做了一个很好的把控,这是我们目前实践当中的一些做法。

  这是从宏观政策角度,和我们微观实践角度跟大家做的分享,更多的内容在圆桌会议的时候,希望跟大家有更多的交流,谢谢。

  

(责任编辑:赵然 HZ00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