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互联网金融论道第3期:互联网金融能否“倒逼传统金融改革”?

2015-02-07 16:11:46 和讯 

  

   一周前,银监会成立了普惠金融部,正式监管P2P,这个行业终于有了“家长”。这是不是意味着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要全面出台?

  不到一个月前,李克强总理来到深圳,视察了包括微众银行的多家互联网金融企业,他说,要给互联网金融一个“春天”,要“倒逼传统金融改革”。互联网金融能扛起这面大旗吗?  

  本期《互联网金融论道》对话节目,由本网华南新闻总监刘正旭主持,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杰出院长讲席教授欧阳辉、融金所集团董事长孙明达与团贷网CEO唐军共同做客和讯网,探讨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金融的改革。

  本期观点:

  ▇ ““监管机构的落地只是行业的刚刚开始” ”   团贷网CEO唐军称监管机构的落地只是行业刚刚的开始。欧阳辉也表示并非监管来了之后可以闭着眼睛可以去投资了,我们还要提高自己的风险意识。[详细]

  ▇ 监管、企业和市场三方不能形成对立面   对监管问题,融金所集团董事长孙明达有了自己的见解,他说“一管就管死,不管又乱”的观点,未免有些狭隘,他认为草根一直创业,就是为了抓住一个机会,会拼命地往上走,如果我们能给它提供一个很好的环境,给它提供一个有阳光有雨露的地方,或许它可以生长得更好,可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详细]

  ▇ “2015年才是真正P2P开始的时代”   “实际总理有一个期望,通过这个行为,能够鼓励大家看看我们的这些群体,特别是小额贷款,或者是中等贷款,稍微大一点的贷款,中小企业贷款。”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杰出院长讲席教授欧阳辉认为总理视察微众银行是对这个普惠金融的肯定。他还补充说,以前有一些观点说互联网金融要推翻传统的金融,这是不可能的,“李克强总理按这个键的行为,也是对传统金融的一个鞭策及鼓励”。 [详细]

  以下为本期实录

  00:00

  刘正旭:和讯网的网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互联网金融论道节目。互联网金融论道节目是和讯网出品的对话栏目。聚集行业内专家,还有行业内的领军人物,共同探讨行业话题。本期是第三期,话题是:互联网金融能否倒逼传统金融改革。大家都知道,不久前银监会成立了普惠金融部,正式监管P2P。在行业内,大家会说,P2P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长。是不是这就意味着,我们说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将要全面出台呢?另外,在今年元旦的时候,李克强总理曾经到微众银行进行了视察,他说要给互联网金融一个春天。我们想,互联网金融究竟能不能扛起我们说的普惠金融的大旗?今天我们就这个话题,有请几位嘉宾来聊一聊。现在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各位嘉宾。

  坐在我右手边的这位是来自团贷网的CEO唐军先生。

  01:07

  唐军:大家好,和讯的网友们,大家下午好。

  01:15

  刘正旭:坐在我右手边第二位的这位是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杰出院长讲席教授欧阳辉博士。

  01:22

  欧阳辉:大家好,和讯的网友好!

  01:26

  刘正旭:坐在我右手边第三位的是融金所集团的董事长孙明达先生。

  01:31

  孙明达:大家好,和讯网友大家好!

  01:34

  刘正旭:我是本期论坛的主持人,我是和讯网华南新闻总监刘正旭。那我们讨论第一个题目是:P2P监管花落银监会普惠金融工作部。这是否意味着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将全面出台?我们请三位嘉宾,就这个问题呢,给我们谈谈自己的见解。

  01:57

  孙明达:唐总先来吧。

  01:59

  唐总:好,OK!我觉得互联网金融,尤其是P2P目前的监管落到银监会普惠金融部,对我们大家来说是一个很好的事情,对行业也是一个很好的事情。尤其我觉得对我们自己来讲,我是作为一个创业者,对团贷网来讲,我觉得更好。因为,我们去年的时候做了将近一年时间的新三版挂牌的上市工作。目前这个P2P行业,我们不敢接,不知道你归谁管 推荐函正在落实的过程当中,就看到这个新闻出来了。我说这好了,这下你没法拒绝我了。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利好,我个人这么看。

  03:40

  刘正旭:请孙总从行业内给我们分析一下这个事。

  03:44

  孙明达:从今年来讲的话,我们也听到一些消息,可能今年三月份,一些监管的措施落地。我们听到说专门有普惠金融小组,对我们进行管理的话,是件非常好的事情。毕竟是把我们划在了普惠金融这块,说明我们是阳光化的发展,是得到了政府部门的认可。从整体发展速度上来讲的话,我觉得会下降下来,不会像以前的高速发展的速度。 05:10

  刘正旭:欧阳教授呢,你怎么看这个事?

  05:12

  欧阳辉:我觉得我很赞成孙总和唐总的意见,这个P2P放到银监会,至少是银监会,在政府层面是认同这个行业了。另外一个好处,就是说,现在这个行业发展比较快,也比较乱。另外一些差的P2P品牌,我们也搞不清楚。监管之后,也许不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好的企业就生存下来了。从这个数字来说,我们的P2P行业还是太大了。我们刚才聊天,美国你数不出超过五家P2P的品牌。我们呢, 2014年底就到了1570家。这个说明什么问题呢?就是说通过监管之后,也许真正好的那些P2P品牌,像孙总,唐总这样的品牌,大家就得到了公认。有些不太好的,他可以提高自己,我们不说他一定就死掉,那不一定,他可以提高自己。但是监管的角度呢,因为我们是学者,我在雷曼兄弟也工作过。所以,我从两边,从学术界和业界。像我们在银行里面工作的时候是不希望监管的。因为监管的话,我们总觉得自己做得很好了,搞那么多监管干什么。但是我们公司最后倒闭了,2008年9月15号,公司倒闭了。我们想,哎呀,当时监管严一点不就好了嘛,我们公司也许不会倒闭。也出了很多的事情,我总觉得监管是必须的。第一,假设要监管,孙总也说了,可能要监管。第一我们要保护这些投资人的利益。那么怎么去保护这些人的利益?在美国,有一些经验教训。

  07:33

  唐军:我觉得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光保护,其实是保护不了的。因为任何的平台,任何机构,你说银行存款不见了,或者担保公司倒闭了,都是有监管的。你说纯保护投资者的利益,是没法保护的。我觉得,从另外一个层面上来讲,做好投资者的教育工作,这是最核心的。多教会你识别平台的风险,真伪,提高你的风险意识,这个比保护更重要。让平台变少,质量变高。然后让投资者得到更好的筛选,同时给投资者一个很好的教育工作,我觉得这个更重要。

  08:28

  欧阳辉:这就是我第二个问题了。第一个我说保护的话。假设在我们国家,假设你投资一个阳光私募,或者投资一个对冲基金。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投资的。像美国的话,Lending Club,就有一定的门槛。它的门槛就是说,你的资产要25万美元,而且你有房产,有汽车,再加七万美元的资产。这样的人去投资,他要保证即使你这个产品失败了,他的生活不会受影响,也不会是个社会问题。所以,我觉得还是需要门槛。

  09:24

  唐军:国内和国外差别还是很大的,光拿Lending Club跟中国对比,我觉得没有可比性的。国外的信用机制跟国内完全不一样的,而且是80%以上不同。他的诚信体制,比如说在国外,信用不好,打不了出租车,住不了三星级以上的酒店,更没办法去开公司。在中国是不一样的。如果完全把Lending Club那个模式搬到中国来,一定会死的。就跟淘宝,阿里巴巴,天猫一样,美国是找不到中国这种模式的。所以,目前今天中国的互联网,已经从原来把美国的互联网模式复制到中国来,走向成功,已经变成了中国直接创造了。 10:46

  刘正旭:孙总对这方面也有自己的看法,孙总你再补充一下。

  12:18

  孙明达:其实这块还是属于一个环境的问题。当我们提出投资有风险,入市请谨慎这块,对于银行的投资客户群体是比较高的。我们刚刚说的,他的资产情况,他可以对整个投资是有意识的。但是目前投资P2P或互联网的,大多数我们说的叫屌丝群体。这部分屌丝群体呢,更多的不会有很强的专业知识。这部分投资群体也需要保护。我们就是给他一个环境。 13:16

  唐军:甚至从另外一个角度讲,我认为,监管机构的落地只是行业刚刚的开始。并不代表着,监管机构好了,有了家长了,这个行业就一定好。哪个行业没有监管啊?银监会有监管,担保公司有监管吗,小贷公司有监管吗?每天担保公司倒闭多了去了。我觉得对我们来说,今天这个行业才刚开始。

  14:11

  欧阳辉:接着唐总的话说,即使有监管,投资还是有风险。这个风险并不是说监管来了之后,我就可以闭着眼睛可以去投资了。还要提高我们自己风险意识。风险意识一定是要有的,不光是看有20%的收益,风险我就不管了,先冲进去再说。这和监管是没有关系的。 15:06

  刘正旭:中国有一个规律,你管得严就死,你不管,就乱,这已经被无数行业证明了。刚刚欧教授说到雷曼。其实雷曼在100多年历史中,他一直是个优秀的企业。我想雷曼在倒闭过程中,有没有最后对投资人兜底?

  16:26

  欧阳辉:这是这样的,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在国外是没有刚性兑付的。我们国家金融真正要想发展,经济要发展,一定要打破刚性兑付。金融是什么?金融就两个东西,一个是收益,一个是风险。假设都是刚性兑付了,就没有风险了。大家都觉得没有风险了,我只看收益了,实际上风险是很高的。

  16:50

  唐军:所有人都觉得没风险的时候,那就是最大的风险。因为大家都感觉,让政府来买单。 17:10

  刘正旭:这就是说,无论是欧阳教授的角度讲,还是唐总的角度讲。

  17:15

  欧阳辉:我觉得从整个行业,不管是学术还是行业来说,刚性兑付实际是对你们不公平的事。我这个产品,我说我保证你预期收益是10%,但是呢,投资有风险的。我没达到10%,你要我兑付10%啊?

  17:33

  唐军:这个我很同意,打破刚性兑付是必须的。但是有一点,现在的平台为什么打不破刚性兑付。原因在哪儿?我们一年前开始研究,第一,我投资的用户没有参与你平台的任何工作。我没见过借款人,借款人任何资料我也没看过,你到底干吗的,我都不清楚,你凭什么不兑付我。所以,这是一个原因。如果相互之间动起来,你让用户参与了整个审贷过程,或者参与了一点。他自己拍板了,就能够打破这个信息不对称。

  18:12

  欧阳辉:唐总说得很对,信息不对称。

  18:20

  孙明达:我觉得这个市场还需要时间。银监会为什么专门成立了这样一个普惠金融组,而且是把互联网金融P2P划进去。也就是给我们划了一条路,给你个位置。你要做的可能是在普惠金融,小而分散的这些东西。比如我们提到的前面很多企业,我可以兑付五千万,一个亿,两个亿,那后面你还能兑付多少?

  20:20

  唐军:说话是一种承诺而已,是空的,但是这个空头承诺,就让投资者养成了依赖。出了问题之后,就会去闹事,去堵政府,就去游行,我觉得这个东西就是不良的。

  20:50

  刘正旭:再给大家总结一下,比如我们自己开公司,大家合伙,赔了,没人去找政府要吧。

  20:58

  唐军:没人找。

  21:01

  刘正旭:你买股票亏钱了,也没找政府兑付。对不对?

  21:05

  孙明达:这是有个市场行为,点在哪儿呢?我们当年在股票发展的时候,一样有人闹事,一样有人跳楼,这是发展的一个过程。

  21:15

  唐军:这是一个历史的过程,他必须要经历这个,而且他亲自参与了,拍板了。

  21:18

  欧阳辉:还有一个,我们要维稳,企业就三五个人,你闹不了什么大事啊。

  22:10

  刘正旭:这个话题告一段落。政府究竟应该监管啥?对很多P2P公司来说,或者互联网金融来讲,其实背景不深厚,很多是白手起家起来的。你管得太严,会不会搞得我们生意没得做啊。

  23:26

  唐军:我认为,这两个观点是矛盾的,同时有一点病态。为什么这么讲呢?你说高大上和背景实力。请问谁一出身就有背景,有实力呢?所以,我不赞同在某个地方,某个任何公共场合,就说该不该管?怎么管?管得严还是管得松的问题。政府监管部门跟市场,应该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面,不是谁去管谁,而是相互地去看这个市场,去研究,咱们怎么一起把这个事情做好,让这个社会体制更完善,这个更重要。

  今天的淘宝跟工商局打起来了,对立面了,我觉得这就不对了。

  25:17

  孙明达:我觉得现在我们说这个管,一管就管死,不管又乱,大家有这个狭隘观点。我们说这样一个词,说尖锐一点,就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种草根一直创业的,他抓住一个机会,都会在拼命地往上走。如果我们能给他提供一个很好的环境,不是火一烧,或者一点雨没有,把你旱死,其实不好。如果你能够给他提供一个有阳光,有雨露的地方的话,他可能生长得更好。

  唐军:监管和企业还有市场三方共存是最和谐的,一定是这样的。不是说谁来管谁,不能形成对立面。一旦形成对立面的话,要么企业死,要么市场死,就这么回事。

  28:12

  欧阳辉:政府的角色不一定是管谁,他是制定一个游戏规则的。从这个P2P平台来说,你要考虑你的利益。从我这个投资人的角度,我要考虑我的利益,我的收益。另外,从借钱人的角度,他想便宜点借到钱。这三方利益是不一样的。政府呢,我们希望他是和这些利益没有关系的,他能够制定一个公平的游戏规则。所以至于怎么监管。我觉得要有一个最简单的门槛,谁能够去投资。另外一个是谁能够做这个P2P平台?所以,政府要从三个角度,投资人角度,借钱人角度,另外是平台的角度,制定一个比较公平的,三方共赢的,大家都赢的。

  29:27

  唐军:先说让三方怎么共存,怎么生存。

  29:31

  刘正旭:我也看出大家的意思,政府其实是一个评判者,标准制定者。

  29:35

  欧阳辉:他是个裁判。

  29:37

  刘正旭:管是肯定管,但是更多的是艺术性的管理。包括唐总讲的,要引导,跟各个行业。

  29:48

  唐军:一起探讨。

  29:50

  刘正旭:大家一起来做一些东西。

  29:53

  欧阳辉:没有冲突了,不是一定要管住你不挣钱了。

  29:58

  孙明达:我们看到的,他这种管是帮助这个行业发展,不是说为了把这个行业压下去。是为了提供一个环境给它。

  30:08

  唐军:银监会成立普惠工作小组,就充分证明他是认可这个行业的。否则我凭什么要成立这个小组来专门做这个事情呢,没必要了。因为该生,该死,自生自灭吧。

  30:18

  刘正旭:这个问题我们讨论很长时间了。我们接下来讲,元旦的时候,李克强总理到微众银行的讨论。微众银行是一个互联网金融公司。互联网金融又涵盖了我们P2P领域。我们李总理按那次键,究竟给我们互联网金融竖立了什么信心?

  30:45

  唐军:我觉得李克强总理按下那个键,最代表意义的就是充分证明,我对互联网认可,我对科技认可,我对互联网金融现在也是认可的。我既然能亲自来按这个键,就充分证明,互联网金融一定是我认可的事情。 31:33

  孙明达:我觉得应该是一个鼓励的态度。其实这块来讲,我们看到他选定的人物是一个的哥。本身我是从事小贷行业的。对于的哥这块的贷款的话,被传统金融机构列为高危客户人群。为什么叫高位客户人群?第一,从事这长期在车里面的职业,有交通事故。第二,身体情况,经常坐在那里。第三,收入可能是不稳定的,流动性比较大。这部分人群其实正是我们传统金融机构扶持不到的。我们可能通过很多科技创新的东西,能快速地解决这种服务不到的客户人群,这才是关键的。

  欧阳辉:我认为,以前有一些观点说互联网金融要推翻传统的金融,这是不可能的。李克强总理按了这个键,他借了一个三万五千块钱给了一位司机。我同意两位老总的意见,对这个普惠金融是一个肯定。但是你不能光看这个东西,互联网这个东西,就是说能够把我们的GDP搞上去。现在我们的GDP是六十万亿人民币。我们还要互联网传统金融一定要结合起来。我觉得李总理这个行为,也是对传统金融的一个鞭策,鼓励。也许有些事情你们还没照顾到,我们的四大行,五大行,他们的资产是160万亿,能不能搞一点放到我们这些小额的,微小企业,中等企业,到这里来。实际他有一个期望,通过这个行为,能够鼓励大家看看我们的这些群体,特别是小额贷款,或者是中等贷款,稍微大一点的贷款,中小企业贷款。现在中小企业贷款难。靠一个微众银行,要颠覆我们工行、农行是不可能的。我是做传统金融的,在做这项工作,假设你贷款五十亿人民币。你能够通过互联网去贷款吗?你去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他团队怎么样,他的行业靠不靠谱,具体的项目是不是可行?你通过科技的办法是没法鉴别的。所以,还是通过传统的行业。实际上互联网最后碰到一个很大的瓶颈。 36:19

  刘正旭:刚才我们说了一个问题,其实大家谈到了,李总理按了那个键,贷款的是一个出租司机。大家也说到了,中小微企业,包括个人的用款需求其实是蛮大的。那我们想,我们说P2P行业,或者说互联网金融,能不能够把这个问题解决。从两位行业的老总,包括行业专家。

  38:25

  孙明达:为什么把互联网金融划为普惠金融呢?它就像一场春雨一样,不光是我们民间的金融机构得到了甘露。银行、证券、基金、保险都得到了。只是在整个活动中,我们民间的互联网金融这块充当了一线,在活跃着整个市场。我们觉得我们互联网金融是把它做活了的。

  39:52

  欧阳辉:有一个问题给两位老总提出,你们的平台,借钱能不能比高利贷低一点?

  40:10

  孙明达:这个是一定的。

  40:15

  欧阳辉:就是说你补了一个空白。

  40:17

  唐军:我们是拒绝高利贷的,一定是不借高利贷的,我们的利率一定是比典当行低的,这是肯定的,比小贷公司也是低的,甚至有的个别产品跟小贷公司是持平的,这是一定的。

  41:03

  孙明达:还有一点,我们把市场搞活了,我们把很多借不到钱的人呢,只能通过高利贷借钱的方式的人呢,多了很多的渠道。从民间来讲,高利贷也要转变。

  41:30

  唐军:高利贷生活不下去了。

  41:34

  孙明达:你看我们很多传统机构对我们互联网金融来讲的话,为什么见着我们就头疼呢?我们是搅局的,我们是把整个局,把整个市场搅动活了。 42:23

  欧阳辉:降低了整个社会的融资成本。

  42:26

  孙明达:对。从整个经济来讲,企业前期,特别是前期的企业孵化速度能够快,得到扶持力度更高,社会进步的速度就会越快,企业成长的时间就会越来越短。这个是有利于中国整个企业在不断地转型升级。 43:42

  唐军:就牺牲了。

  43:46

  欧阳辉:到一定程度,互联网金融也会跟传统金融竞争的。假设你的额大了,跟你借十亿,二十亿,你得到线下去调查一下,用传统金融的手段。

  44:04

  孙明达:我们说到融合这块,后期还有一点。但是你那个时候千万不要想着跟传统机构去竞争,更多的是合作,这个是一个发展的趋势。

  45:35

  刘正旭:我最后想问个问题,因为李总理也来了,普惠金融部也成立了。大家怎么看2015年或者更长期里面,我们互联网金融发展的趋势。 46:00

  唐军:我觉得过去的2014年是整个P2P最活跃的一年,也是倒闭最多的一年。但是,我觉得2015年才是真正P2P开始的时代,因为2015年依然会倒。但是2015年随着监管的深入,平台的差距却越来越大。第三个,2015年整个行业的冬天来了,不是春天来了。以往的融资,拿了风投的平台,烧了一年两年三年,到2015年差不多钱也烧没了,再融资,融不到了,有可能挂了。我觉得2015年是整个P2P行业的冬天,谁在2015年活下来,活到2016年。我觉得2016年,2017年会产生一个春天。2015年是寒冬,2014年只是冬天,前面打了几下霜而已,2015年是一直地冬天下去。所以,整个2015年,只要P2P企业坚持不死,不倒,熬过2015年年底,2016年就是春天。

  47:25

  欧阳辉:我的看法很相似了。2014年P2P突飞猛进,我们可以叫野蛮生长。我觉得监管还没出来,我们判断可能到下半年会出来。2015年上半年可能还会猛冲一阵子。因为经济不是很好,传统金融融资还是比较难的。很多企业还是愿意到P2P的平台融资的,也就是说客户是有的。投资的人呢,现在股票市场也稳定下来了,他一看,我到P2P平台去投资,收益还是可以的。我估计上半年还是有一些发展,像2014年一样。到下半年,像唐总说的,真刀真枪就干起来了,不好的可能真要出事了。2014年,假如你新增加了七八百家,倒了两百多家,平均30%几的出事了。所以,这个到2015年会延续下去。我从投资者的角度看得比较多,所以投资者要注意那些平台。就是说,融资的第二轮快来了,平台的利息特别高的平台,要特别小心。

  29:12

  刘正旭:像上市公司一样,临时做业绩。

  49:15

  欧阳辉:因为他要生存,不是做业绩的问题了。

  49:17

  唐军:2015年真的是很难。

  49:18

  欧阳辉:因为他的融资(期限)已经到了。

  49:19

  唐军:欧教授刚刚的,基本上我们差不多。但是有一点,我觉得2015年跟2014年不一样,上半年也不会有一个冲的局面,没有冲的局面了。2015年从现在一开始已经进入寒冬了,尤其是春节以后,不会起了。不像以前一样,过完春节,资金活跃了,平台多,继续开发起来了,开不起来了。

  49:41

  欧阳辉:春节后可能有一波。

  49:43

  唐军:一波都没有了,一定是寒冬了。

  49:48

  刘正旭:孙总怎么看这个事?

  49:50

  孙明达:我觉得2014年确实只是说,我们看到很多都是跑路的。但是2015年你看到很多都是因为经营上的问题。比如现在我们会发现,互联网金融很有意思,它一定是精力充沛的才能做的了的事情。就像《中国合伙人》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你掉在水里面不会死,但是你掉在水里面不游就会死,才是最关键的。互联网金融是需要不停地蜕变,不停地进化自己,不停地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如果你停了,可能你就会被别人超越,可能面临着被别人淘汰。互联网金融是这样子的,我们后面很多企业在跑的时候,都能做到阳光化,正规化,标准化,流程化。那互联网金融存在的意义何在呢?就是不断地升级,不断地改造。

  52:09

  刘正旭:行,那我们今天关于互联网金融论道节目,就谈到这里。感谢各位网友的观看,我们下期见。

  52:20

(责任编辑:刘江南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合作供稿方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